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这灵气要命 >

第362章 绯凰惨案

    绯凰共和,武安市。③≠八③≠八③≠读③≠书,.↗.o●

    2004年,中午12点。

    李氏重工集团大厦第74层宴会大厅,今天举行着一场浓重的股东宴会。

    集团总裁李延和夫人韩雅云正与来宾推杯换盏,亲切交谈。

    作为世界重工业领头羊企业,李氏重工一直没有上市,采取了家族管理制。

    这一点被许多股东诟病,在过去几年的股东会议上,一直都有引入职业经理人和iPo的声音,李氏夫妇也一直都在想方设法与各个董事和股东们周旋。

    今天的宴会,其目的主要是让李墨阳在董事会的成员面前露个脸,为今后的总裁交接牵个头。

    24岁的李墨阳站在落地窗前,手里端着一杯香槟,看着窗外的武安市全景。

    武安市是一个南方城市,被一条大江分为江北和江南两个部分。南部是武安市重要的商业重地,而江北则是新兴科技产业的开发区。

    今天万里无云,站在74层眺望江对面,天地一片清明,街道上犹如蚂蚁一般的车辆也历历在目,一切井然有序,显得十分无聊。

    李墨阳耳边传来玩味的口哨声,他回头一看,是母亲韩雅云。

    44岁的韩雅云风韵犹存,穿着黑色的商务礼服,依然保持着娇好的身材,礼服的面料很好,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黑色发亮。

    “看看这位帅哥是谁?你今天看起来真不错。”韩雅云端着酒杯走到李墨阳身边,笑道。

    “我不喜欢蓝色的西装,还有这条墨绿色的领带,我……”李墨阳叹气道。

    “我想你不是不喜欢这身衣服。”韩雅云看穿了李墨阳的心思。

    “我宁愿呆在实验室里,这里让我感到不自在。”李墨阳道。

    “你要学会习惯,你迟早要从船长手里接过望远镜。”韩雅云笑道。

    “为什么我们不能找个人来帮里打理公司?”李墨阳问道。

    韩雅云饮了口香槟,将手搭在儿子的肩头,看向窗外的武安市。》八》八》读》书,.∞.o◎

    “看这座城市,李墨阳。30年前你的父亲来到这里,带领着失业的工人,拿着仅有的积蓄创办了第一家钉子厂。大家用工人合作社的方式,一起努力干活,一起走向富裕,李氏重工不仅属于我们李家,它更属于20万工人。”韩雅云道。

    李墨阳点点头。

    “李墨阳,这座城市和这些工人养育了你,我们和他们是一体的,这群工人才是李氏重工,你知道资本主义那一套,引入职业经理人,接着就是大规模裁员,上市,股票游戏,然后整个集团便会从内部开始腐烂。”韩雅云接着道。

    “所以,打起精神,你爸爸身上的重担,有一天会落到你的肩上,做好准备,顺便和今天宴会上的股东们熟络熟络。”韩雅云拍了拍李墨阳的肩头。

    李墨阳叹了口气,此时,一位股东前来,与韩雅云打招呼。

    “李夫人,今天的你可真耀眼,总裁的发言马上要开始了,我能单独和您聊聊吗?”

    “当然可以,我们去那边怎么样?”

    看着母亲离去的身影,李墨阳仰头将香槟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酝酿了一下情绪,李墨阳看向窗外远处的天空,两个小黑点正高速移动。

    “今天我把大家召集至此,是为了宣布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情对于李氏财团来说,都非常重要。”

    与此同时,李延站在宴会厅的讲台上,开始进行今天宴会的重要环节:总裁致辞。

    大家礼貌性的鼓掌,全都凑到讲台附近,并瞬间安静了下来。

    李墨阳理了理领带,也往讲台处走去,但由于他慢了一步,所以只能呆在最wài wéi。

    “第一件事情呢,是李氏重工决定从下个月开始,改名为武安重工。”李延宣布道。

    “哦……要改名?”人群里引发了一阵小骚动。

    一个国际性的大集团改名,是一件非常重要且慎重的事情,既然在股东宴会上宣布了,那就代表着董事会已经通过了这个提议。

    “武安重工……是工人的集团,这家企业能有今天,不是靠我一个人,而是靠20万工人的共同努力,也离不开武安市的鼎力支持……”李延慷慨陈词,解释了一番改名的初衷。

    “嗯……”李墨阳感觉到一种振动,仿佛地板在抖。他看了看其他人,大家或多或少也都有这种感觉,但总裁在致辞,于是都没有当一回事儿。

    “第二件事情……董事会决定,将为李墨阳增设一个席位,成为集团的董事之一。”李延道。

    “哦……总裁的儿子。”

    “是儿子啊。”

    人群里有人小声议论起来。

    李墨阳作为富二代,被爹在集团里各种铺路,确实很难让外人看上眼,李延知道这么做的舆论阻力,但他并没有太担心。

    “李墨阳是我的儿子,今年才24岁,24岁就进董事会,难免各位会有其他想法。但我李延今天就跟各位掏掏心窝子,想当年,我和我夫人韩雅云一起,带着几十个弟兄开了第一家厂房,只做一件事,就是造钉子。”李延感慨起来。

    “我们靠卖钉子赚了第一桶金,接着开始学习新技术,引入新机器,开始造比钉子大得多的玩意儿!拖拉机、收割机、船、吊臂、采矿大卡车、架桥机!当时我们就说,咱们工人有力量!没有我们不能造的东西!”

    李延一边说,一遍触景深情起来,眼神飘忽到过去的奋斗历程,仿佛过去三十年的一幕幕在眼前放映,说话的口气也不端着了,开始回复其特有的口音。

    “但是我跟你们讲呀……那些东西,都是工人造的,我不能拿那些东西当自己的成就,我这辈子造的最好的东西你们猜是什么?是我的儿子。”李延说着,看向李墨阳。

    周围的股东也都顺着李延的视线,将目光聚焦在李墨阳身上。

    “他20岁就从合众联邦玛省理工大学毕业,21岁加入集团的研究部门,带头推进了集团在材料和机械动力领域的发展。一直都是李氏重工研发部门的领头人物。”李延道。

    “久闻集团研发部门的强大,没想到带头的是李公子。”一位股东离李墨阳比较近,情不自禁伸出手来想要握手。

    李墨阳象征性的握住摇了摇,不自在的笑了笑。

    他看到父亲和母亲在讲台上朝他微笑,好像还说了些什么,但耳边的声音变得模糊。

    时间在这一刻滞缓。

    一柄黑色的飞剑从大厅右边的墙壁穿墙而入。

    破裂的墙壁石块缓慢的在空中四散而去,那飞剑从李延和嘉宾的中间的空隙飞去,一圈白色的音爆将他们撕得粉碎。

    李延的头被气浪切成六瓣,就像是一朵红色的鲜花,白色的头骨就像是被厉风刮过,形成了一个开放式的切口,粉红的大脑在空中散开。

    韩雅云的上半身被从左往右扒开,森白的肉和暖黄色的油脂就着暗红色的血混合在一起飞向人群。

    前排的十几个嘉宾也都在瞬间被切气浪切成好几片,血就像是被猛烈摇过的罐装可乐,喷到讲台上。

    在那飞剑后面,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人跟着剑横贯大厅,他40多岁,右手朝那黑色的飞剑伸直,脸朝后,看向自己的脚底。

    另一个全身金色铠甲的人紧随其后,手握一杆银qiāng,朝着黑衣人飞去。

    这4秒钟在李墨阳的眼里显得无比漫长。

    4秒过后。

    巨大的气浪和尖锐的空爆声在大厅里释放出来,那两个飞人撞破了落地窗户,朝着外头的天空飞走,大厅里犹如被龙卷洗劫,前排和讲台上的人都腾空飞起,被气浪夹裹着,撞向大厅左侧的落地窗户。

    不少人就此从74层摔下楼去,李墨阳也被那气浪掀飞,撞在了一旁的柱子上,闷哼一声,感觉肋骨断了几根。

    大厅里一片狼藉,成了血肉之池,满脸是血的股东们趴在地上,忍受着74层高空的强烈劲风,李墨阳朝着父母的方向爬去,耳边,有股东一直在喊着……

    “超人……是超人……”1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