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女生频道 > 别闹,薄先生! >

第1974章

    桑榆一步步被薄景行拉着上了楼,只觉得一颗心马上就要跳出来一般。

    关于嫂子的事情,她也是今天进了公司,甚至上了一个上午的班,才无意间听到有人讨论网上的事情才知道的。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无论如何都要去看看她的情况。

    可是却没有想到,薄景行会带着晚晚去公司里找她,电话挂断之后,她便马上下了楼,后来便直接来了这里。

    薄家现在因为大哥的事情,一直都不愉快,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最近一直不见他的身影,也是看到网上的消息才知道他也去了国际峰会……

    正这样想着,便听到一声房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她整个人便被扯进了房间里。

    他好像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力道跟他那副强壮的身体完全匹配。

    门被他用力关上,她站在门口,只剩两个人的房间让她心里莫名紧张。

    “你……你什么时候回平城的?”

    “昨天晚上,太累了,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了。”

    薄景行回答她,似乎在解释昨天晚上他没有回家。

    桑榆点点头,“我在网上看到你也在国际峰会……”

    她话没说完,整个人突然又被一股力道抵到了门板上。

    一声惊呼都还未来得及发声,薄景行的唇便压了下来。

    “想死老子了……该死的女人……”

    密密麻麻的吻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唇——

    被狠狠纠缠,密不透风,他的急切还有粗霭的呼吸让桑榆的头皮一阵发麻。

    碍于他禁锢着她的强大力道,她分毫动弹不得,男人的气息难免也带动起她的些许情绪,缓缓抬手,踮起脚尖回应着他,攀住了他的肩膀。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她的柔软和曲线,以及他的健硕和硬朗,此刻都好像是完美揉到一起一般,密不可分。

    桑榆身上的衣服被扯得凌乱不堪,薄景行完全没有耐心,直接挑开她的衬衫衣摆探了进去。

    搂着他脖子的双臂紧了紧,薄景行咬咬牙,直接抱起她将她扔到了床上。

    桑榆连忙撑起身子,手掌抵在他的肩膀,一张唇鲜红欲滴。

    “别……我还没洗漱……”

    “草……不管!”

    薄景行咒骂一声,再次俯身,压向她的颈项。

    “不洗都这么香……”

    这味道,简直太让他魂牵梦萦。

    天知道这几天忙来忙去,他憋的到底有多难受。

    一想到她这张脸,这副柔软的身子,还有那温馨淡淡的香气,更有她在那个时候的勾缠和触感,就更他妈难受了。

    这次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他一定要把以前的都补回来。

    桑榆被他的话说的面红耳赤,可也奈何不了他的霸道-

    沈繁星给许清知拿了一套睡衣,本来打算带着晚晚洗澡,结果晚晚看到她们两个的睡衣,也非要要睡衣,趁着许清知和沈繁星不注意的时候,跑出了房间。

    可是跑出房间,却不知道桑榆住在哪个房间,她哒哒哒跑到最里面的房间,抬手用力拍了拍门、

    门没多久便打开了,薄景川以为是沈繁星回来了,结果门打开,面前却空无一人。

    “大哥哥,我在这里。”

    一声稚嫩的声音让薄景川低下了头,在看到自己脚下的小家伙时,微微蹙了蹙眉,声音沉冷。

    “你干什么?”

    晚晚有些害怕他,但还是一把抱住了他的腿,仰着小脑袋看着他,一双大眼睛黑的发亮。

    “大哥哥,晚晚要找小鱼,晚晚也要穿漂亮的睡衣……”

    薄景川挑挑眉,一直低着头看着晚晚。

    这个小不点儿……

    不知道到时候他的女儿会不会也这么……

    抿了抿唇,他将心中的想法压了下去,又看了她一会儿,忽然弯身将她抱了起来。

    脸色依旧面无表情,强大的气场实在太震撼,晚晚虽然讨好的乖乖搂着他的肩膀,但是小身子却有些僵硬。

    “大哥哥……”

    薄景川挑挑眉,“我带你去你妈……姐姐……”

    晚晚开心地点点头,“恩恩,去找小鱼……小鱼一定会给晚晚准备漂亮睡衣的……”

    薄景行这个时候刚刚解开桑榆的牛仔裤扣子,脸色有些青。高达穿越世界

    “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穿个裙子会死吗?”

    桑榆羞涩地咬唇,“天气冷。”

    薄景行不耐地“啧”了一声,“那大街上那些女人……”

    桑榆掀眸看他,薄景行也顿了一下,“……那些女人都制杖吗?天那么冷还穿着裙子到处显摆什么?!”

    桑榆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生气了。

    托起桑榆的身体,刚刚将牛仔裤退下扔到一边,眼看就要吃到他心心念念的肉,结果房门这个时候却响了起来。

    两个人一顿,桑榆连忙扯开被子,将自己埋了进去。

    薄景行看着自己怀里的温温软软的美人儿溜走,气的肺都炸了!

    “靠!谁啊!”

    这个时候来敲门!

    不知道孤男寡女的门慎敲吗

    会出事不知道?!

    “开门。”

    薄景川冷漠的声音隔着门板传了进来,薄景行仰头闭了闭眼睛。

    “妈的,绝对是故意报复我的!”

    “行行,行行,是晚晚!开门~~”

    晚晚的声音响起,桑榆从床上坐了起来,从地上捡起衣服,有些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

    薄景行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看着薄景川抱着晚晚站在门口,脸色臭的可以,声音更是没好气。

    “干什么?!”

    薄景川淡淡扫了他一眼,腰上的皮带早就不见了踪影,衬衫扣子扯开两粒,抬手撑在门框上,褶皱的衬衫更显得凌乱。

    想尽办法支开晚晚,迫不及待的带走女人,现在又是这幅德行,显然……没能尽兴……

    扯了扯唇,他难得心情不错地将怀里的女孩儿塞到了薄景行的怀里。

    “她说要穿睡衣睡觉,让桑榆给她找睡衣。”

    薄景行嘴角抽了抽,“这里哪有她的睡衣啊?”

    薄景川挑眉,“你问我?”

    薄景行咬了咬牙,“我问我自己。”

    “穿好睡衣记得把她给许清知送过去,不然她们一会儿找不到她,可能会挨个敲门找人,别让他们太担心。”

    晚晚一双肉嘟嘟的小胳膊就抱着薄景行的脖子,大大的眼睛看着他,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

    她的手放到薄景行脖子上漏出来的皮肤上,轻轻拍了拍,“行行,你不冷吗?”

    薄景行抿紧了唇,直接转身进了房间、

    薄景川扯扯唇,心里总算是平衡一点。

    是时候让他知道中途被打断好事的滋味了。

    薄景行抱着晚晚进去的时候,桑榆已经重新穿好了衣服,脸上还有些慌乱。

    看到只是薄景行抱着晚晚进来,她心里难免大松一口气。

    薄景行冷着脸道:“她非要穿睡衣睡觉!”

    “有的,妈以前有给晚晚准备。”

    桑榆点头,连忙转身打开柜子去翻找。

    薄景行抱着晚晚坐在床上,低头在她的头顶弹了一个脑崩儿。

    “屁大点儿穿什么睡意,光着睡才舒服知道吗?”

    晚晚不满地抱着自己的头,“可是清知阿姨和大嫂嫂都有漂亮的睡衣啊,晚晚是女孩子,当然要漂漂亮亮的。”

    桑榆这个时候已经找到了睡衣,从薄景行的怀里接过晚晚,一张脸笑得清淡又温柔。

    “嗯,晚晚什么时候都是漂漂亮亮的。看,这是奶奶给你准备的毛茸茸粉色小猫咪睡衣,漂不漂亮?”

    晚晚点点头,张开双手配合着桑榆给她脱衣服。

    “漂亮,奶奶眼光棒棒哒……”

    桑榆唇畔的笑意更浓了一些。

    薄景行索性躺到床上,侧身撑着脑袋看着眼前一大一小。

    桑榆给晚晚换衣服的动作自然又熟练,面对晚晚时的神情永远都是一幅恬淡温柔的样子。

    除却她上班时不苟言笑,穿着生硬又没什么情趣之外,在家里可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整个人都是温温柔柔的,尤其是抱在怀里的感觉尤为的明显。

    这女人动作间似乎都没有什么可以让人看着不顺眼的地方,甚至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诱惑。

    那张唇经过刚刚的蹂躏,到现在都还泛着光泽的红肿,身上的衬衫已经有些褶皱,因为慌慌张张穿好的衣服,也没有平常那么一丝不苟的整洁,扣子都系错了位,领口露出洁白的肌肤,精致的锁骨在给晚晚穿换衣服间,张张合合地吸引着他的视线。我在人间修仙路

    喉结不由自主地滚动了几下,刚刚压下去的火一点点又开始涨上来。

    “好了。”

    桑榆的注意力全在晚晚的身上,根本没有留意到薄景行的变化,看着穿上睡衣变得粉粉嘟嘟的晚晚,桑榆笑的格外开心。

    “真漂亮。”

    晚晚有些着急地跳下床,站在房间里的立体镜前扭动着小身子看了看,显得格外的开心。

    薄景行挑挑眉,突然从床上弹跳起来,一把将晚晚提了起来,“走,带你去找你的大嫂嫂和清知阿姨。”

    “别扯,别扯……睡衣不漂亮了……”

    晚晚气呼呼地道,小身子也不满的挣扎着。

    “事儿多。”

    吐槽一句,还是将托着晚晚的小屁股朝着门口走去。

    薄景行看孩子到底有多粗鲁,桑榆早就习惯了。

    之所以现在默不作声,是因为的在这件事情上她已经说了他好几次,也不见他改,后来也觉得晚晚似乎也没事,便也任由他去了。

    他应该是有分寸的。

    薄景行刚带着晚晚出了门,就看到了许清知和沈繁星在走廊里,看到他抱着晚晚出来,脸上紧张的神情瞬间松懈下来。

    薄景行将晚晚放到地上,看到两个女人有些着急地跑过来。

    “你们两个人一起都看不住一个孩子,要是真生了,你们确定能看得了孩子?还是提前多招几个月嫂时时刻刻帮忙看着吧,不然真有可能把孩子丢了。”

    许清知和沈繁星被薄景行怼的哑口无言。

    的确,刚刚都还在房间里,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这是在家里,要是在外面……

    真是不敢想象。

    薄景行双手抱胸看着她们,“都是快当妈的人了,快长点心吧。奇怪你们还有心思管别的事情,以为当妈真那么容易?太多学问了知道吗?还有几个月,好好学着点儿吧你们!”

    许清知嘴角紧绷着,狠狠瞪了他一眼,“跟个老太太唠唠叨叨,没完了了?欲求不满就变身老妈子了是不是?桑榆,桑榆!”

    她突然大声喊了起来,桑榆闻声跑出来。

    “怎么了?清知姐?”

    许清知下巴朝着薄景行扬了扬,“这家伙欲求不满怎么跟个老妈子一样,你快治治他!”

    桑榆猝不及防被许清知如此直击,看了一眼薄景行,脸色当即红透。

    沈繁星也在旁边无奈地扣了扣眉心。

    欲求不满?

    治治他?

    清知到底经历了什么,现在居然变得这么……接地气。

    眼看桑榆羞的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她伸手将许清知拉了过来,“好了,赶紧回房间,洗洗休息了。”

    晚晚仰头看着薄景行,脸色有些纠结,“行行你生病了吗?不然……晚晚留下来照顾你好了……”

    薄景行当即拉过桑榆的手,扯着她进了房间。

    “不用,你去跟她们睡就好,你姐一个人照顾我就够了!”

    跟后面有狼追似的关上门,薄景行才松了一口气。

    晚晚这个小东西,就是个不定时zhà dàn。

    冷不丁来一套“违规操作”!

    对面的桑榆看到薄景行那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薄景行在她面前向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霸道强势的很,结果没想到,他居然会被晚晚一句话吓成这个样子。

    她的笑声难免引起薄景行的不满,大手突然扣住她的腰,将她拉进了他的怀里。

    他凑近她,温热霸道的气息压下来,“笑屁!”

    桑榆脸色微微红了红,“……笑你啊。”

    薄景行微微顿了顿,“胆子肥了,还敢骂我?”

    桑榆笑着瞥了他一眼,“是你自己……”

    话音未落,她整个人便被突然抱了起来,几秒钟后便被扔到了床上。

    “我可不是白给你笑的,今晚你得加倍给我报酬。”

    桑榆眸子闪了闪,看着男人整个人压下来。

    又不是傻子,今晚从一开始,她就知道逃不过与他的一场疯狂。

    别闹,薄先生!

    别闹,薄先生!

    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