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暖婚似阳 >

第265章 罗影帝坦白心思

    来港城两天,沈千寻被这边的美食折服了,她跟靳牧寒去看过装修了一半的大房子,一切是按照着她的设计去进行的,她很期待房子装修完住进来的那一天。

    以后真的要在这边定居,对于云城,肯定多多少少会有有不舍吧,那里承载她许许多多的记忆,难过的,美好的,想想,貌似没办法全部割舍,她的朋友都在那座城市,不过现在庸人自扰未免太早。

    港城的这个家,就当以后他们累了可以栖息的一个地方,来到这边,也不需要割舍什么东西。

    “阿寻,在想什么?”

    沈千寻的耳朵,被男人捏了捏。

    手指温凉。

    沈千寻耳朵敏感,微微泛红。她摇摇头,笑着说没什么。

    靳牧寒哪里不懂她的心思,他抱住她,在她眉心轻轻吻一下,“以后想偷懒了我们就来这边。”

    沈千寻又笑了,点头。

    她挺喜欢这里的。

    这里很安逸。

    这片别墅区靠海,从这里去海边,只需走几分钟就到了。

    海很清,沙子很软。

    风景很美。

    “我们回去吧,等房子完全装修好了再给妈一个惊喜。”沈千寻计划着。

    “好。”

    两人回了酒店,去找沈知意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罗文玺。

    沈知意现在的心态完全是一个十几岁小孩的年纪,爱好啊和喜欢的事物都特别的年轻化。

    追星是一点,不过好像只追罗文玺一个男明星,粉的特别起劲。

    她还是动漫《海贼王》的粉丝,特别喜欢罗宾跟女帝那种类型的御姐,收集了不少有关于海贼王人物的海报和手办。

    这么多年,沈千寻从没想过让沈知意想起她曾经那段糟糕的过往,她的这种情况并不是不治之症,是可以动手术,有的治的,有很大的几率能想起来。

    不过沈千寻有私心,她希望沈知意过得无忧无虑,后半生幸福美满。再说,沈知意真恢复如初,不一定能接受现在的自己。

    在沈千寻的印象里,她的妈妈一直是知性优雅的,跟如今的样子,天差地别。

    沈知意手里拿的是《海贼王》的限量版手办,脸上写满的全是喜欢,她高兴极了,对送她手办的那个男人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罗哥哥,谢谢你,这个手办我觊觎很久了。”

    脸颊微软的触感,罗文玺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沈知意亲他了。

    他要不要礼尚往来一下?

    沈知意本来就是迷妹,霎时间被迷得晕头转向。

    罗哥哥真有魅力。

    不愧是那么多少女心目中的国民男神哦。

    罗文玺嗓音温柔:“我还给你带了其他礼物,快拆开看看。”

    沈千寻:“······”

    沈知意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多少学了他们那边表达感谢的礼仪。但是由于对象是罗文玺,总觉得哪不对劲。

    沈千寻一直打量着罗文玺,很快,她发现了到底是哪儿不对劲了。

    是眼神。

    罗文玺看她妈妈的眼神太温柔了,似藏了星星,会发光,跟靳牧寒看她的眼神几乎一模一样。

    沈千寻失笑,她早该发现的。

    靳牧寒表情淡然,他的阿寻总算发现罗文玺的不对劲了。

    这个老男人,不安好心,想拐走沈知意呢。

    沈千寻呢喃:“我说罗文玺怎么对粉丝那么好。”

    其实不是对粉丝好,而是对沈知意好。

    靳牧寒想说什么,但沈知意的声音先传了过来:“寻寻,女婿,你们回来了!”

    罗文玺扭过头。

    自然是发现沈千寻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劲,他松了口气,总算是发现了他对沈知意的心思了。

    在娱乐圈叱咤多年的影帝大人想着该怎么征得沈千寻的同意,好抱得美人归。

    即便是沈千寻同意了,跟沈知意在一起的这条路可是一点都不好走,但罗文玺甘之如饴,从他爱上这个女人,他就没想过给自己退路。

    罗文玺对沈知意图谋不轨,沈千寻似乎并没有表现的有多反感,她只是有些好奇,好奇罗文玺是从什么时候起的心思。

    靳牧寒貌似知道点什么,但他一直以来没有点破。

    把拆礼物拆的乐不思蜀的沈知意支走,在罗文玺对面沙发坐下,从容不迫的:“罗先生。”

    罗文玺真不喜欢这个称呼,不喊玺哥,喊罗叔叔可不可以?

    “千寻,你总算看出来了。”罗文玺说。

    沈千寻挑了挑眉。

    “如你所见,我喜欢沈知意。”罗文玺坦坦荡荡,眉眼含情。“你是她女儿,我喜欢你母亲这件事,即便你不支持,我还是想恳请你不要反对。”

    沈千寻没表明立场,只是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母亲的?”

    罗文玺没隐瞒:“七年前。”

    这个答案,沈千寻似乎有所预料。

    因为罗文玺从一开始跟他们接触貌似就是有目的性的,而那时沈千寻没多想,回想起来,她真觉得自己的情商未免太低。

    罗文玺言简意赅:“沈知意睡了我。”

    呃···

    沈千寻默。

    “当然了,这是在你妈妈离婚后的事情,而我是心甘情愿的。”

    一眼误终生。

    罗文玺对沈知意一见钟情,所以,他乐意当沈知意失意醉酒发泄的对象,只不过,沈知意清醒之后,对他并没有多余的感情,只有尴尬。

    这让罗文玺一度觉得挫败。

    他自认为自己没有哪一点比不上魏行洲,偏偏,沈知意避他如蛇蝎,拒绝他的理由还挺多,什么他年纪比她小,他们不合适,什么我刚离婚,暂时没想过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他想跟她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的,但沈知意一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直到沈知意出了车祸。

    那时候他有一部戏正好在外地进行封闭式的训练,等他回来的时候,一切为时已晚。

    沈千寻不否认罗文玺的确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他成熟稳重,最关键是专情。“你知道我妈妈现在的情况,就跟小孩似的,你对她的感情,她可能永远给不了你回应。”

    沈知意现在的什么都好,就是男女之情对她来说,太复杂了。

    罗文玺说没关系,“她现在很好,而我,想照顾她,守她后半生一世安然。”

    沈千寻还是没说什么。

    罗文玺走的时候,沈知意念念不舍,她还说:“罗哥哥,你去哪呀,要不带上我吧,我已经不想当寻寻和女婿的电灯泡了。”

    沈千寻哭笑不得。

    靳牧寒唇边带笑,没说什么。

    罗文玺走只是要回家一趟,他当然想把沈知意带走了,但是得经过沈千寻同意啊,显然,沈千寻目前不会同意的。

    罗文玺道:“我是回家一趟,晚点我再过来寻你,带你去吃好吃的。”

    “罗哥哥,那我们晚上见哦。”沈知意笑眯眯的。

    “晚上见。”

    人走了。

    沈知意回房继续拆礼物了。

    沈千寻微拧着眉,仰头,对靳牧寒说:“我妈是不是有点太黏罗文玺了。”

    靳牧寒不置可否。

    事实如此。

    靳牧寒说:“不见得是坏事。”

    闻言,沈千寻眯了眯眼,她扑倒靳牧寒身上。

    靳牧寒倒在沙发上,而沈千寻则是压在他身上。

    他搂着人,眼里含笑。

    沈千寻咬了他下巴一口,开始兴师问罪:“你早发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咬人的劲,不痛不痒。

    靳牧寒嗓音低柔:“我的错。”

    “你错哪?”

    没早点告诉她算错吗?

    不算。

    但靳牧寒并不想沈千寻探究下去,想尽快结束这么话题。

    靳牧寒默了默。

    沈千寻手捧住男人的脸,指腹轻轻摩擦,“靳先生,你到底说说,你何错之有?”

    有点磨人。

    靳牧寒气息重了些。

    他握住沈千寻的手,“阿寻···”

    想说什么,沈知意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寻寻,你不要欺负女婿哦。”说完,她拿了东西,又吧嗒吧嗒的回了房。

    霎时间,压在靳牧寒身上的沈千寻脸倏地红的彻底。

    靳牧寒笑出了声。

    “阿寻。”

    男人嗓音缱绻。

    沈千寻有点糗:“别叫我。”

    “宝宝···”

    总而言之,沈千寻现在有点炸毛便是。

    晚上,罗文玺做东。

    餐厅是选在港城最繁荣热闹的维多港。

    江风徐徐。

    灯火阑珊。

    魏行洲没想到他有公事在身走港城一趟会遇到他的女儿沈千寻,以及他的前妻。饭局上他喝了不少,本想出来醒醒酒,但没想到会看到如此其乐融融的一幕,忆起过去,他的眼睛霎时红了一圈。

    事到如今,他才晓得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匆匆看了一眼,他逃亡似的回了包厢。

    靠近江边到底是风大,靳牧寒拿过披肩给沈千寻披上,“待会出去逛逛啊,就我们两人。”

    沈千寻抬头,眸光打趣:“靳先生,你这是在给罗先生制造机会吗?”

    “冤枉,夫人。”靳牧寒眸光温柔,“给个单独约会的机会,恩?”

    这些天,三人行。

    两人几乎没有独处的机会。

    白天,沈千寻带着沈知意出去玩,夜里,她还让自己独守空房。

    沈千寻看了眼罗文玺,点头应好。1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