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可惜顾薇薇这个算计只有一个地方不成立,那就是她没有想到许醉凝确实是在医学方面颇有建树,她有的是这个世界闻所未闻的医术,这点小问题根本难不倒她。 像是什么美容口服液,这根本就是拿不出手的东西,也没想到会在这个世界被如此的追捧。 她现在想要医好那个老太太的头疼,也压根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顾薇薇哪里知晓这其中的关系,还是一副热情的样子,在拼命的推荐着许醉凝,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感觉是在宣告许醉凝的死期,情绪高涨的不得了。 “老夫人,您就相信我吧!醉凝的医术是出了名的,好些大明星都找她看病的!您这头疼反正西医试了这么长时间,不也没什么用吗,就让醉凝给看一看吧!” 许醉凝不由得冷笑出声,顾薇薇这副捧杀的样子还真是卖力呀。 只把自己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由此也可以看得出顾薇薇到底对自己是有多恨了,就这么想让自己去死吗? 现在顾薇薇把自己给捧的有多高,到时候如果自己治不好老太太的头疼,恐怕自己的下场就会有多惨了。 这手段倒是让人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只可惜对她许醉凝来说,到底还是不值一提的。 倒是不如说她现在还挺期待的,这对许醉凝来说却是自己一个天大的机会。 这么说来顾薇薇还算是帮了她一个大忙了。 许醉凝现在在网上,虽然美容口服液已经卖得很好了,但是这从来就不是许醉凝的目的。 她想要做的并不是去贩卖这些保健品,她是真真正正的希望是中医能在这片大陆上复兴。 但是这个世界上对于中医年龄的偏见实在是太过于牢固,许醉凝根本就没有可以冲破的余地。 她想了这么久,都没有办法打开局面,顾薇薇竟然就直接把这个机会送到了自己的眼前。 如果她这次能够直接治好这老太太的头疼,她才算是真正的一炮打响了自己的中医名号。 许醉凝也不在意顾薇薇是在算计了,只微笑着点点头。 “老夫人,就让我帮看看吧。” 顾薇薇听到对方答应的这么干脆,高兴的都差点要手舞足蹈了。 顾薇薇只觉得许醉凝实在是太蠢了,她还以为这是什么轻松的差事?这卓老太太是整个家族的根本人物,如果出个三长两短…… 就算是许醉凝这边还有欧阳楚撑腰又怎么样? 欧阳楚还能为了许醉凝这样一个丑八怪和卓家翻脸吗,到时候许醉凝就一定会万劫不复的! 更何况她也比较想看看,这个许醉凝被楚少放弃之后,又知道自己小命不保之时会是怎样的一副嘴脸! 顾薇薇这个是婚姻在强行压抑自己脸上的笑容,就算再怎么高兴……这戏还是要演下去的,因此还是捏着嗓子假惺惺的开口了。 “是呀,老夫人,醉凝的医术是出了名的好的,您就让她试一试吧!” 一边说着,一边又冲站在一旁的卓宏凌抛了个媚眼。 卓宏凌确实是渣男,但是他每一次渣别人的时候,他也是真心实意的认真投入的,而且他这个时候正对顾薇薇爱的情真意切呢。 此刻收到了顾薇薇的眼神暗示,自然是要帮着顾薇薇说话了,他马上就开口到。 “是啊奶奶,那些个西医这么多天了都没能治好,要不就试试吧!” 卓老太太原本还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信任这样年轻的中医小姑娘,但是自己的宝贝孙子既然已经开口了,老太太也就顺势松了口气,然后把自己的手伸了出去。 许醉凝微笑着点点头,坐在床边开始把脉,表情一直都很淡泊。 这个时候,秦老和楚老也已经进了房间,不过他们两个也已经为老夫人看病了一段时间了,这次来应该也只是来复诊的。 所以他们并不急着上去把脉,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这等年轻的丫头,还画着这么不入流的妆,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许醉凝也没有搭理这些人,她自然是知道对方心中所想,但她现在目前还是把精力都集中在老太太的脉象上。 但是很快许醉凝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但这一直不说话的样子却让秦老有些沉不住气了。 “这小丫头听了这么长时间,听出来什么了没有?到底懂不懂中医啊?” 许醉凝听到对方的质问,脸色有些难看的抬起了手,然后声音冷清着问。 “是给老夫人用了川芎茶调散?” 面前的两位老中医一下子就怔住了,他们的老太太看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们两个讨论过后一致认为老夫人的头痛是风寒头痛,所以就使用了这个最基础的川芎茶调散。 但是许醉凝应该只是听了听她的脉搏而已,怎么可能就直接诊断出了老夫人这阵子所用的药物呢。 应该是误打误撞吧……一定是有人提前告诉了这个小丫头,她才能够在这里装神弄鬼的! 秦老想到这里已经完笃定了,也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就是我们两个确诊让用的,老夫人的病症很明显,就是风寒头痛,影响了肺气宣降才会咳嗽,还有舌苔薄白,有什么不服的吗?” 许醉凝听到这话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老夫人这根本就不是风寒头痛,咳嗽多痰舌苔白腻,这难道不是痰浊头痛的表现吗?连肾阳虚和肾阴虚都分不清,还在这里乱用药物,才会让病情越发的严重了!” 秦老目瞪口呆,最近反应过来之后就气的吹胡子瞪眼的,连声音都已经提高了一个8度,带着老年人特有的沙哑。 “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意思是我误诊了!给老夫人用错了药才会让老夫人这么长时间来比起不得不好转,反而更加严重的吗?” 许醉凝看着面前震怒的秦老,神色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变化。 “我就是这么说的,理解的没问题。” 秦老原本气势汹汹,现在一下子被噎的话也说不出来,他多久没有见过敢这样子和他说话的人了?他毕竟是这个行业里面数一数二的人物了,在整个中医届几乎就是权威一样的存在。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