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戏精总裁:双面娇妻要甜宠 >

第二百六十章 时间

    等大家商定了半天的时候,叶辰单才缓缓的出现,冒了一个头。

    所有人瞬间噎了一下之后,干巴巴的发了一句,“现在才结束啊,身体真好……”

    白清北看着这几句话只感觉脸上温度直线飙升,但她现在又不好说自己不是叶辰单,不然那不更尴尬吗,只能敷衍的回了一个,“嗯。”

    大概是平时叶辰单就是这个样子和他们说话的,大家也没感觉哪里不对劲的,就问叶辰单要不要他们帮忙之类的,尤其的杨得信,只感觉心里愧疚,要不是他也就不会出这些事情了。

    白清北看的一脸茫然,因为她还没来得及爬楼呢,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又发了一个问号出去。

    大家看见这个问号才感觉到不对劲,刚想问什么,就看见叶辰单的账号又发了一个消息,“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家心里的那种怪异感刚刚散去还没来得及好好跟叶辰单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呢,就看见那个头像又弹出来一个消息,“刚才她和你们聊什么呢?”

    “……”

    这下子大家都沉默了,所以刚才他们调侃的不是叶辰单,是嫂子?

    恨不得现在就把刚才的那几句消息给撤回,但是时间已经超过两分钟了,不能撤回。

    于是叶辰单直接手指一滑,就把所有的消息收入眼底,不由得嘲讽出来,“的确是比你们时间要长。”

    “……”

    刚才是谁说要帮忙的,他们现在不想帮忙了,并且还想要打人。

    主播兜兜的事情对于他们而言特别的简单,她那边从杨得信这边要的推荐位资源已经收了,还有她今天在他们之后故意搞出来的这些事情,也该收拾一下的。

    杨得信估摸了一下,要不就直接把她直播的位置给撤了吧。

    叶辰单却是不赞同,毕竟这些人现在骂白清北骂的那么难听,直接全部撤了,估计路人也会有不好的感觉。

    杨得信一脸懵,那怎么办啊,总不能一直让这个人在这里卖惨吧,而且……

    杨得信看看那些评论,气的都感觉自己要睡不着了,“这些骂我渣男?还有这什么粉丝,还让我负责,我负什么责,我还没跟她见过面呢,我干什么了?”

    姜一山发了一个抽烟的表情包,感慨着大家都是兄弟,没想到同一天还都能被女人给坑了,也是一种缘分啊。

    这话杨得信无法回复,他就感觉自己太悲惨了。

    “不急,等她给自己坑挖的再大一点,你说她身上能干净多少?”

    所有人都安静了一瞬间,本来还以为叶辰单就要这样放过她的呢,敢情这是在酝酿大招啊!

    这下子好了,兜兜估计是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还有杨得信,也被叶辰单教育了好一会儿,就对于他这种广撒网,不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人的下手情况发出了批评,意思是下一次看清楚对方是什么人在下手,不嫌膈应丢人的。

    杨得信快要哭了,他这都不能下手,难道要找人品特好的那种在渣了对方?

    那他可就真的是货真价实的渣男了。

    他现在这就是在互相渣,大家各取所需,兜兜看上他的地位他的钱,刚好他看上去兜兜的长相和能说会道,怎么也没想到好好的一个把妹,就被毁成这个样子了啊……

    叶辰单眼睛微微一眯,直接发过去一句,“你这是怪你嫂子了?”

    其他几个人有样学样的,也把这句话给刷新了一个遍。

    杨得信没说过话了,多说多错,更何况叶辰单现在就知道他老婆了。

    不过……这个兜兜的确是没脑子的代表了。

    白清北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叶辰单正拿着她的破手机挑挑捡捡的看着,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好奇模样,让她有点不好意思。

    她一直说换手机都忘了,主要是现在钱都买了戒指了,真的是穷的叮当响了。

    叶辰单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见白清北站在那就直接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意思是都给白清北准备好了。

    “你这个手机怎么还不换啊,刚才我点了一下都卡的眼睛疼。”叶辰单语气很是自然的说着,不是嫌弃也不是调侃,就是简简单单的陈述一件事实而已。

    白清北却紧张的不行,生怕叶辰单让她现在就换个手机,她现在是真的没钱了,万一他在追问钱去哪了,那到时候要怎么说啊。

    所幸,叶辰单也没再多说什么,很快就把要给白清北换手机的事情念在心里头。

    刚才两个人真的什么都没做,叶辰单还不至于激动到在兄弟家里就不管不顾的玩游戏,而是和白清北再看电视剧,就是最近两个人一起看的那个,看完他就去洗澡了。

    谁知道那群人脑子里面的想法怎么这么多的。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大早,一群人醒过来不是生物钟也不是闹钟,而是姜一山的惨叫声。

    白清北一开始吓了一跳,还以为这是怎么了呢,当时就要穿鞋子出去看一看,最后被叶辰单拦住了。

    叶辰单看上去格外的淡定,打着领带扣着扣子最后才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没事应该是傻狗早上叫他起来压着他了。”

    “……”

    白清北想了一下姜一山昨天说过的话,在想想傻狗金毛的那个体型,最后很是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大概就是一种悲惨吧,太惨了,简直惨是不能再惨了。

    事实证明,叶辰单是真的很了解傻狗和姜一山了。

    姜一山现在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看上去仿佛快要懵圈了一般的,眼睛都瞪大了一圈,双手推着身上的傻狗,然而傻狗根本就是不为所动,就那样待着不动,很是倔强。

    姜一山深呼吸一口气,才正常吸收了氧气,不然真的要被压死了。

    “我该给你改名字了,你以后不叫傻狗就叫傻猪得了……”

    姜一山说完这一句话都感觉自己要不行了,最后缓了好一会儿,才又聚集了力气把身上的“金毛猪”推了下去。

    从前有人问过姜一山,也没见你经常跑健身房啊,为什么你的胳膊那么有力?

    答案就是,你养一只“金毛猪”试一试,时间长了,下一个有力的就是你了,都省了健身房的钱了。20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