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戏精总裁:双面娇妻要甜宠 >

第三百零一章 赖床

    之后的几天里,也都是平平淡淡的一整天,没有什么发生的大事情,也没有什么过于枯燥的小生活。

    简单来说,就是叶辰单和白清北的生活总算是步入了平稳的时期。

    他们刚刚拍完那一整套,不知道将近几百张还是上千张的婚纱照,现在那些照片刚刚开始步入正轨的开始挑选和精修期间,两个人总算是下班有了下班放松时间,上班也是井井有条的安排着了。

    白清北还是很喜欢这样的生活的,因为这样的生活她向往了太久太久了,当然也没有向往到这种几乎十全十美,不,已经是十全十美的地步了。

    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今天就已经敢拿出来看看了。

    床头柜上是两人一张随手拍的zì pāi照,照片上的叶辰单维持着外面的形象,但是眉眼可见的柔和了许多,而白清北笑得像是个傻子一样,靠着他的肩膀,站在他的身边。

    周六的太阳有点大,透过一丝没有拉进的窗帘,往房间里可以触碰到的每一丝地板和空气张扬着热情。

    白清北已经早早的醒来了,现在正蹲在地板上搓着脏衣服,昨天洗衣服的时候露了一件叶辰单的衬衫,不过还好漏下来了,这件衬衫布料只能手洗,要是机洗了之后,估计就是用来当抹布了。

    史上最为豪华的抹布就是这一款了。

    等白清北把衬衫晾在阳台的时候,就看见远处天边的光线照耀着整片大地,带着些许湿润的空气里充满着活力与清新,这时候不深吸一口气仿佛都是亏本了。

    白清北站在阳台上足足呼吸了五分钟左右,等感觉那温度都有点烫人了,才赶紧钻进房间里,试图叫醒那一睡总是不愿意起的叶辰单。

    “起来了,你不是说了今天要带我去野炊吗?”白清北晃着叶辰单的胳膊,力气大的努力控制着叶辰单的眼皮,试图让它睁开,睁开再睁大一点。

    而叶辰单一个扭头,就全部的回归到最初的起点。

    白清北泄了气,算是对总是自我放弃的叶辰单感到无奈了,只要不上班,这个人心里没有了那根紧绷的会自己提醒自己的弦,他就相当于是不可能早起了。

    用叶辰单的话来说,美好的一天,最美好的地方在哪里你知道吗?

    不一定是夜晚,说不定是清晨你赖床的时候,想一想夏季凉爽的空调房,冬季温暖舒适的被窝,最重要的就是你可以赖床,而在你不知道的地方,还有那么多的人要辛勤劳作的对比感。

    虽然这种感觉说出来很有可能会被鄙视和引起针对,但是……和叶辰单肯定是没有关系的,反正赖床就是对了。

    赖床就是对自己这张花了巨额高价定制的床,最好的回报和证明。

    今天也是开心的一天了。

    叶辰单开心,白清北不怎么开心。

    说好的野炊,这下是真的变成了吹了。

    所幸她没有再等一会,家里门铃突然响了起来,等她一激灵的站起身快步跑下去打开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几个穿着运动服的帅哥。

    这几个帅哥实在是太眼熟了。

    李文跃站在最前面,有点内敛的对白清北挥挥手,白清北看着一堵墙似的他也是镇定的挥挥手。

    见到开门的是白清北,大家几个也就不躲了,刚才还怕叶辰单不愿意开门放他们进去呢,毕竟他们被拉黑的微信账号至今都没有被放出来,也算是奇迹了。

    现在发现是白清北开门,那就什么都不怕了。

    一群人走进来之后,熟悉的就像是自己家一样,各自拿了一瓶饮料,还有一个大早上摸到酒水,想了想自己不能喝醉了,又放回去的。

    姜一山就像是贼一样,左右看了一大圈没有看到叶辰单,心里大概有了一个猜测,“他不会是还没起吧?”

    不愧是好兄弟啊!

    白清北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大家瞬间秒懂了。

    那一分钟里,各种稀奇古怪的恶整想法都算是冒出头来炫耀一把了,最后还是被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叶辰单起床气的样子吓了回去。

    有命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啊,为什么要想不开的要弄还没有睡醒的叶辰单呢?

    所以这一切都怪谁?

    怪谁导致他们现在坐在沙发上无聊的发呆?

    那就肯定是怪姜一山了,这个活动是他阻止的,都怪他时间选择有误,下次就应该选择上班时间,这样叶辰单就不会起不来了。

    还有翘一天班很正常,不多试几次,哪能知道其中的美妙呢?

    姜一山也感觉是自己决策失误了,下一次真的可以试一试这个方式。

    白清北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很想说他们这个想法到底都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好奇怪啊!

    还有,他们车都停在门口呢,总是担心一会有人偷走了,毕竟最近新闻好多偷车的,他们就那么一辆车啊,这可不能丢了。

    白清北了一下,看上去很是惊讶的样子,这几个人不说是很正常的野炊吗?不会是又开了一些那种贵到离谱的豪车出来吧。

    不过最近又说豪车被偷的事情报道吗?好像没有吧?

    白清北也没多想,只以为是自己没有关注这些事情而已。

    她看了一眼大家都在漫长等待的样子,感觉这样下去不行啊。

    最后一咬牙一跺脚就又上了楼,她要去再叫一次叶辰单起床,这马上都要睡到九点钟了,再不走是要晚上野炊吗?

    那晚上露宿街头,还真的是很应景了。

    时间过去一分一秒,所有人都还在猜测叶辰单这次大概又要耗多长时间的时候,就见叶辰单从楼上晃晃悠悠的下来了。

    叶辰单好像一点都不意外他们会在这里的样子,两眼迷迷糊糊的睁着,看上去十分的空洞,就是扫过几个人所在的地方时看上去都没有聚焦,好像这里就没有人一样的样子。

    咳咳,有点吓人。

    最后还是姜一山被悲剧的推了出来,带头主动跟可能还有残余起床气的叶辰单打招呼。

    “那个,早啊!”

    叶辰单动作都没有顿一下,直接转身往一楼的洗手间走了过去,他要先洗把冷水澡,不然马上就能气的喷火了。

    叶辰单看起来很正常,一直到进洗手间房门的时候都很正常。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