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戏精总裁:双面娇妻要甜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要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反正你自己都这样努力的不要脸了,我不给你证明一下也不太好对吧,要不然你不就是白不要脸了?

    温如言一下子就噎住了话语,瞪大眼睛看着白清北,表情僵硬,并且一点都笑不出来。

    白清北放下手里的最后一点东西,绕着温如言走了一圈之后,难免没忍住的轻笑了一声。

    到底是在笑什么也没人清楚。

    只见白清北凑近了温如言的身边之后,轻声说了一句什么话,当时就见温如言脸色很不对的变化了一番之后。

    白清北抬脚就要抱着东西走,结果当然被温如言又给叫住了,“你可别太欺人太甚了,你能有现在,到底是因为什么你自己心理清楚,要不是意外你真以为你能接近到他的身边?”

    “所以呢?要我给你看看现在的现实是什么吗?”

    白清北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温如言有点没反应过来不对劲,只是愣了一下之后,再想去阻止就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白清北伸手从自己的衣领里扯出来一条项链,项链上坠着的可不就是一枚戒指,看上去很是眼熟?

    这部门里的所有人瞬间沉默了,就是那个没有脑子还想要护着温如言,跟白清北呛声的男同事都不说话了,这该不会是……求婚戒指吧?

    白清北要是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估计能笑得肚子疼,早知道就不藏了,结果现在光明正大的拿出来了,也没人敢想一想这是不是订婚戒指。

    倒是听见动静刚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程主任眼皮一抽抽,完蛋了,这个场面看上去就很得了。

    这该不会是又得罪了白清北吧?

    而白清北就这样拎着项链甩了一圈之后,“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温如言看着这枚戒指其实心里还真的没什么太大的波动,毕竟白清北和叶辰单之间的关系她最清楚了。

    所以她现在冷静的站在原地,就这样看着白清北。

    当然了,她也想反驳什么东西,就是大部分时间说不出来话而已。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最起码现在大家都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要是再说下去,万一白清北就说出来了呢?

    小不忍则乱大谋,温如言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最起码的放平心态还是要有的。

    门当户对这四个字一直在温如言的耳边转个不停,这也是她从小听到大的话,都说一场婚姻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门当户对,另一个就是真爱。

    可是温如言显然不相信叶辰单和白清北之间能有什么真爱。

    先不提他们之间那巨大的差距了,就是这短暂的不过半年的时间,能发展出来什么真爱?

    就是相亲从恋爱到结婚的时间都是不够的。

    所以她不断的安慰自己不要着急,只要等待就可以了,等待下去,总能遇见下一个路口,到时候叶辰单就能发现自己一个站在路口等着他,一定会感动的恍然醒悟的。

    到时候白清北还不是该从哪里来的就到哪里去?

    而白清北看着温如言突然沉默的样子,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估计是这个人又在心里想着什么有的没的的东西呢。

    也不知道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就不知道白天做梦不太现实呢。

    钱开开和张亭璇总算是找到机会了,凑上前来帮白清北伸手整理着那鲜少几样的办公用品,这一个箱子帮她装上之后,才有点胆战心惊又关心的说着,“你别跟有些人在意,工作群其实进不进都没所谓的,大不了我找主任把你拉回来,到时候看看又谁敢说什么东西。”

    张亭璇也是暂停的点点头,并且担忧的,用别人都听不到的声音小声说着,“你可别赌气的就要不干了,你在我们部门那就是一个镇部之宝啊,你要是走了,以后我们部门就又变成了整个公司的垫底王了。”

    白清北扭过头来刚想说什么,就听见那钱开开紧跟着又开了口,“对啊,你都回来收拾东西了,该不会是真的要走吧?”

    “你要是真的走了,那温如言就真的得逞了,我们还是可以控制一下这个局面的,不用退步啊。”

    “对啊,你别忘了你才是正宫的身份,就是退那也得她退,你可不能慌的。”

    “……”

    白清北有点无语了,她根本找不到说话的机会,自己这也没说是要干脆辞职啊,她就是回来收拾个东西,以方便换岗……

    哦,说到换岗白清北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来得及告诉这两人呢,难怪这两人乱猜还吓得不轻。

    “你们帮我拿一下东西吧,我腿脚还不怎么方便。”其实这都算是借口了,白清北走起路来看上去蛮正常的。

    然而钱开开和张亭璇也没多想,当时就是点点头抱着箱子,手里揽着那仙人球,走的稳稳的。

    一直等上了电梯,这两个人还在劝导着白清北千万别冲动的辞职,又列举了一系列关于全职太太的缺点和不怎么zì yóu的概念之后。

    白清北总算是rěn wú kě rěn了,直接抬手打断了这两个人剩下的话语,为自己证明着,“等等,你们是从哪里看出来我要辞职的,还全职太太?”

    那两个人纳闷的面面相觑了一番之后,就听见白清北又开口自我调侃了起来,“我就是想当全职太太,那肯定这些东西都懒得入眼了,还能回来收拾东西?”

    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那你这是干什么?突然回来站在温如言面前就收拾东西,更何况了,你那个动手的样子简直是吓人好不好。”

    这下轮到白清北自己纳闷了,她动什么手了?

    “你动手拽住温如言项链的时候,我一颗心都提起来了,生怕你一个情绪上头就把那项链给拽断了,那可是三十多万啊!”

    “说的有道理,三十多万,我们以后还是轻拿轻放的比较好,不对,还是不要拿的比较好,这玩意真的太考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白清北了然的点点头,随后眉心一皱的念了一句,“你们俩的承受能力什么时候这么弱了?”

    这话说的,张亭璇就不乐意,力求为自己的胆量证明,“在金钱面前,胆量什么都都是虚的,能屈能缩就是最聪明的人。”

    额,这话题好像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