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背靠吃货好乘凉 >

第419章 被穿成筛子的清朝(31)

    秦嬷嬷也没等福晋开口,就跟着莯妍的话落也笑着道:“老奴一道去听雪小筑接小阿哥和小格格,也先行告退了。”

    一出了院子,莯妍就开口道:“不知道嬷嬷可定下如何赶路?”

    秦嬷嬷被问的一愣:“此去只能走陆路。”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有一个建议,不如把贵重急用的药材之类的物件单捡出来,平均分到侍卫们的马上,随我一起日夜兼程骑马赶路,也好免得路上拖沓,我也能早日赶到爷身边照顾爷,至于剩下的药材、衣物、器具等,就随马车和一部分侍卫跟在后面,不知道这样是否可行?”

    秦嬷嬷猛地停下脚步,站在原地认真地打量着莯妍的神色,似乎是在分辨莯妍话中的真假,然后眼眶突然一红,哑着声音道:“若是能骑马日夜兼程早日赶到主子爷身边自然是再好没有的了,不过,佟佳主子的身子可受得住?毕竟···”

    “嬷嬷安心便是,我既然说得出,自然就做得到。”

    “好,好啊~”

    莯妍一身藏色骑装披着厚厚的披风坐到马背上之后,都没弄明白刚刚她对秦嬷嬷说下的话到底是从哪来的自信,不过,当她在看到马的一瞬间,几近本能地就能翻身上马拉住缰绳之后,心中莫名就定了下来。

    说是日夜兼程,莯妍就没有食言,每日里就睡两个时辰,吃饭也都是和侍卫们吃的一样的,从赶路之后更是再未洗漱过,拼命地把时间压缩再压缩,在到达时,比预计的时间要快上一半还要多。

    “万岁爷,四郡王府中的人到了。”

    康熙收起折子,看着梁九功:“到了?”

    “回万岁爷的话,正红旗的阿颜觉罗宁古里佐领来禀说他们一行是骑马日夜兼程赶来的,随身只带了小包的急用物什,衣物之类的都还在路上。”

    康熙砰的一声狠狠地砸了一下桌案:“老四院里就没人来侍疾!”

    “禀万岁爷,来了,来的是佟佳侧福晋,与侍卫一道日夜骑马疾行,佟佳侧福晋说是她几日都未曾洗漱过,不敢到圣前,这会子正候在四郡王院门口呢~”

    “佟佳氏?就是那个诞下龙凤胎的佟佳氏?”

    “回万岁爷,就是那位佟佳侧福晋。”

    康熙垂眸转了转手上的扳指,“传宁古里。”

    “嗻。”

    十三看见满身狼狈的莯妍,疾步上前:“小四嫂!”

    “十三爷。”

    “小四嫂怎么会如此···”

    “赶路匆忙了些,一身狼狈,倒是让十三爷见笑了。”

    十三看着莯妍明显应对地心不在焉,眼神时不时就往院内看,知道佟佳莯妍是心忧他四哥,也就熄了强撑着笑脸,不再多言寒暄。

    “请侧福晋安。”

    “梁公公快请起。”

    梁九功看着莯妍脸上狼狈中难掩的急色,也不耽误,直接就让门口的侍卫放行。

    “有劳梁公公。”莯妍匆匆谢了一句,完全忽视了不远处正朝着这个方向过来的太子等人,飞快地冲进了院子里。

    “奴才叩见佟佳主子。”

    “起。”莯妍半点视线都没给跪倒在地的苏培盛,直接冲向屋内。

    苏培盛看着门口递进来的一包包东西,擦了擦眼角,红着眼睛刚把东西接到手中,就听见屋里传出来一句高声的:“滚!”

    苏培盛立马拎着往屋里冲,一间屋就看见跪倒在地的两个宫女,和完全不介意床榻之下的呕吐物坐在床上小心地轻擦着主子爷的脸的佟佳主子。

    莯妍看着四爷惨白消瘦的脸上那一道明显的被指甲划出来血道心中酸疼,厉声道:“苏培盛,把这两个敢伤了主子的奴才赶出院子!”

    “嗻!”苏培盛这会子也看见了主子爷脸上的血道,一双微凸的眸子狠狠地瞪着跪伏在地的两个丫鬟,亲自叫人把这两人给押了出去。

    莯妍擦干净四爷的脸和手,才转身出了屋子,对着三个太医问道:“三位太医可定下了诊治章程了?”

    三个太医面面相觑,静默不语。

    “回话。”

    “回侧福晋的话,我等,才疏学浅。”

    “既然三位太医都没有个章程,那这院子里就都听我的,先和三位说清楚,我这个人脾气可不怎么好,若是哪位在我面前碍手碍脚还说不出个门道,瞧见没,大门就在那,自己离开,否则,被押出去可就不怎么好看了。”

    莯妍也不去看三个太医脸上青红交加的脸色,直接对一旁的苏培盛说道:“苏培盛,叫人烧热水,准备干净衣物被褥。”

    “嗻。”

    莯妍仔细地给四爷擦身、更换衣物被褥,叫苏培盛找人看着把换下来的东西都烧了,才转身进了厨房。

    莯妍调换了厨房的鲫鱼,用猴儿酒去腥,炖了一砂锅奶白的鲫鱼汤。

    苏培盛看着莯妍端着奶白飘香的鱼汤心进了屋,守在门口的他头一回儿‘不守规矩’地不住地往主子爷屋里张望,心中焦急中又隐隐生出了两份期待,自从主子爷得了时疫之后,入口的东西一贯是吃多少吐多少,佟佳主子炖的鱼汤味道这般鲜香,他光闻着就口水不停,说不定主子爷就吃进去了呢?

    莯妍再次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个明显瘦脱了相的人,依旧觉得嗓子堵得慌,轻声唤道:“爷?”

    四爷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唤他,声音依旧是记忆中那般娇娇软软,却带着三分惹人心疼的沙哑,脑中不自觉又一次浮现出了那个人影,这是第几次了?他都不记得了。

    想他爱新觉罗胤禛,在位十三载,严厉明察,循名责实,整饬吏治,清理财政,日夜忧勤,毫无土木、声色之娱,满朝吏治清明,臣下莫不奉公守法,未曾想重活一世,却遭此生死大劫···

    “爷?”

    四爷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屋中的味道不似之前那般难忍,身上似乎带着洗漱后的清爽,床旁侧坐着一个曾多次出现在他梦中的女子,那张他曾经反复描画的极为熟悉的小脸上,眼眶通红,却笑颜依旧那般灿烂。

    “爷,妾炖了鱼汤,爷赏脸尝尝可好~”

    莯妍小心地扶着四爷坐起身,然后舀着鱼汤轻吹,确定温度合适才递到四爷唇边。2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