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背靠吃货好乘凉 >

第420章 被穿成筛子的清朝(32)

    四爷张了张嘴,想问‘你怎么来了?’‘你来了弘皓他们怎么办?’‘你怎么敢来!’

    可是,他看着莯妍仪容狼狈的模样,嗓子就哑了,在看到递到唇边的汤匙,哪怕一点想要食用的都没有,哪怕他恨极了那吃完必呕吐的狼狈,哪怕他再不愿那双灿烂的眸子中带上他这些日子见多了的嫌恶,却依旧还是张了口。

    他如何舍得她的一腔心思东付流水?

    他会尽力忍下呕意的,他一贯是最能忍的。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入口的鱼汤温温暖暖,满口的苦涩刹那间就被鲜香所替代,那股子暖意就像是温柔的春风,顺着嗓子眼往下轻柔地抚过他僵硬的发寒的身子,那片刻的暖意和一瞬间能够再次掌控身子的感觉,让他上瘾,让他迫不及待想要抓住,并且一辈子都不放手。

    “爷,您慢着点,妾知道妾的手艺不错,您就算不做出这般样子,妾心中难道就没有数了?妾就知道,没妾在身边,您肯定又不好好用膳了,这会子妾来了,一日六顿,顿顿都不能拉下,妾可是会看着爷的,爷接下来想用什么?”

    莯妍语调笑颜依旧,照顾病重的人,最不能就是拉着脸哭天抹泪,要不然怕是就把本来还有的几分生机全给哭没了,照顾的人都没有战胜病魔的勇气,那生病的人,从哪里获得支撑?

    莯妍的成功投喂,着实惊住了院中人,四爷这些日子如何模样,他们长眼的自然分辨的出,若不是四爷之前已经一副马上咽气的架势,那两个侍候的丫鬟又如何敢那般伺候?

    苏培盛看着主子爷用了一碗鱼汤还没够,又重添了小半碗,眼泪吧嗒就落了下来,用袖子一呼啦,笑呲了牙。

    这些日子,有多少次他都强忍着没有掉泪,因为他知道,整个院子里的奴才,哪个不是再盯着他的神色,若是他但凡露出一点不好,那些奴才怕是伺候的就更不用心了!

    若说他曾经还有两分脸面,但主子爷这一倒在床上,都是奴才,他哪里镇得住其他人?主子爷这般模样,他又没有戏文子里的分身术,哪里照看的过来?

    要不是佟佳主子一进院子就把两个丫鬟扭了出去,又当众下了三位太医的脸面,立住了威,院子里这些个捧高踩低的狗奴才哪里会像现在这么‘安生’‘乖巧’?

    接下来的日子,莯妍悄悄把长生不老药捻成粉末,隔三差五地掺小米大小的一点进入各种汤汤水水中,虽没有叫停太医的药,但每次苏培盛一把药端进来,莯妍就当着苏培盛和四爷的面把药倒进了屋里的盆栽中。

    苏培盛一开始到底有心想说些什么,但是瞧着没喝药,主子爷反而有了起色,立马从身到心全向佟佳主子看齐,都不用佟佳主子亲自动手,只要佟佳主子一个眼色,他就自己把药给倒了。

    莯妍瞧着苏培盛利落地倒药,边喂着四爷粥,边笑着道“你倒是换盆花霍霍啊!这些药都往一盆里倒,你是怕别人瞧不出来不成?”

    四爷半靠在床上,咽下口中的鸡汤小米粥,瞧着苏培盛保持着倒药的姿势站在原地,脸上是难得一间的怔愣无措,低笑出声。

    苏培盛本来还稍微有些尴尬,这些日子他是一举一动都听佟佳主子的吩咐,这会子脑袋都有些不好使了,但一听到主子爷的笑声,脸上瞬间就满是喜色。

    要是主子爷能这般愉悦,他别说是就被佟佳主子笑骂两句,就算揍他一顿他都是极乐意的啊!

    这些日子,四爷的身子眼见着就好起来了,梁公公来问的也更为频繁了,别说院子里的奴才,就是那三位太医,守院子的大内侍卫,都一改往日模样全都对他客客气气的,每日里送进来的蔬菜瓜果,鱼虾鲜肉,隔三差五万岁爷和众爷送进来的衣物器具,不用他吱声,侍卫就会妥帖地拎进院子交给小太监,哪里像曾经那般什么苦力活都得他这一双手去做?

    想着曾经,每日里的蔬菜瓜果,鱼虾鲜肉就那么放在院门口的摊愣在太阳地里,那些个眼高于顶的大内侍卫完全视而不见,院里的小太监又一推二三四,只说是一会儿就去拿。

    一会子去拿?!

    那些个蔬菜瓜果也就罢了,可那些个鱼虾鲜肉哪里就能这么放在太阳底下?主子爷的胃口本就不好,若是东西再不新鲜了,岂不是更碍胃口了?他这个好些年都没做过重活的只好亲自动手,不过几天胳膊腰就酸痛得上,不过半月,两条胳膊就壮实了不少。

    苏培盛掐了掐胳膊,也笑得一脸灿烂,如今,可算是好了。

    “你这是真把爷当你那时候喂啊!”四爷看着莯妍端进来的今天第六顿膳,心中满胀,嘴却下意识抽了抽。

    虽然说他在嗅觉恢复之后,闻着空气中传来的食物的香气,是胃口大开,可是,若是让他人知道,他在养病时一日六顿吃着,这像什么话?

    “爷您瞧瞧您这胳膊,您这脸,算了,怪麻烦的,您就瞧瞧您这双手。”

    苏培盛看着门口递进来的一包包东西,擦了擦眼角,红着眼睛刚把东西接到手中,就听见屋里传出来一句高声的“滚!”

    苏培盛立马拎着往屋里冲,一间屋就看见跪倒在地的两个宫女,和完全不介意床榻之下的呕吐物坐在床上小心地轻擦着主子爷的脸的佟佳主子。

    莯妍看着四爷惨白消瘦的脸上那一道明显的被指甲划出来血道心中酸疼,厉声道“苏培盛,把这两个敢伤了主子的奴才赶出院子!”

    “嗻!”苏培盛这会子也看见了主子爷脸上的血道,一双微凸的眸子狠狠地瞪着跪伏在地的两个丫鬟,亲自叫人把这两人给押了出去。

    莯妍擦干净四爷的脸和手,才转身出了屋子,对着三个太医问道“三位太医可定下了诊治章程了?”

    三个太医面面相觑,静默不语。

    “回话。”

    “回侧福晋的话,我等,才疏学浅。”。6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