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一生一念:秋语燕然 >

祁轩语兮第二十二章 好久不见

    女子的话像是意有所指又仿佛全无意义,轻轻的在周遭飘散开去,带着熟悉的音调,让墨竹不自觉的就展露了笑意。

    肩上的触感有些意外却又带着那人偶尔自顾自的风格。墨竹待她收手,微微直起身子,这才转眸看向方才一直护着她的男人。唇角动了动,终是什么也没说,淡淡一颔首,不做多余的事儿。

    祁轩此刻自然也认出了面前这个有过几面之缘的“旧友”,见他没有忽视自己,浅浅垂眸,算是回礼。

    他看得出语兮在见到墨竹后的诧异与欣喜。毕竟是曾经相处过的人,又护卫过她的安全,于他来说,也是一个有恩的存在。

    只是他都在这儿了,那个人是不是,也会出现?

    对于语兮口中那“意想不到的收获”,眼下不止祁轩,他们身后的钟鸣等人也大概得出了答案。

    虽则这样的重逢多少让他们有些猝不及防,但看女子反应,大抵她也没想到会遇上故人。

    而另一方面,即便这位墨竹带来的人手也不是那么够看,可有江湖内部的人在,无论如何也会牵制萧家的行动,他们的警戒状态,亦不必太过紧绷了。

    语兮确实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使用那块紫玉玉佩,招来的帮手,就是曾经的旧识。

    她猜到那枚玉佩在江湖盟主名下的系统里势必系数一定的优先级,可面对不知何时能启用的现实,这种在最近处的相逢,着实令人惊喜。

    “墨竹你,给人的感觉变了呢。”语兮眸底带笑,后退一步,重又将人上下打量了一遍。

    墨竹微怔,毕竟与他接触过的人都从未认真的对他说过类似的话。即便是跟随多年的那位主子,偶尔谈及这方面,各自也会保持好距离,不过多深入。

    “希望没让夫人失望。”墨竹敛眉,考虑半晌,才想出这么一句回应语兮。

    女子笑笑,绿眸在光影间一闪而过。除了近前的几人,那边未知的,依然不晓有份儿真实就隐藏在他们面前。

    “叔父,他们说的那个墨竹,是夜盟主身边的那个”萧杭不敢确定,何况对方就在眼前,当着人面儿质疑,依他性情实在有些做不到。

    萧慈玦第一个想到的自然也是那人,可他也未曾见过本人,凭一个名字就将己方的处境直接划入死局?如果他们只是虚张声势呢?

    “便是那个墨竹,就凭他这点人手,我们萧家还能收拾不了?”

    萧染转身从后绕到叔父的马侧,一双眸子紧盯那边当着自己夫君的面儿还能冲别的男人笑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满心觉得今日不教训她一顿,都对不起自己的姓氏。

    她确实听过夜盟主和墨竹的大名,可那些人离她毕竟太远,她实在无法儿和自己的所遇挂钩划等。

    再说,那被唤作“墨竹”的男人很明显与朗晏不存在上下级关系,而要说这份儿交情完全是因为一个身残的女子建立?她无论如何都不会信。

    耳听侄女如此愤慨且不计后果的建议,萧慈玦顿感心底发寒。就算眼下确有可能是对方布的一个局,可如若那是真的墨竹,那么与他如此熟络的男女,又该是怎样的身份?

    “胡闹,你以为江湖的事儿是这么容易解决的吗?退下,别在这儿跟我添乱!”

    没等得出答案,萧慈玦就下意识的出口将萧染训斥了一番。即便不是自己的儿女,训斥小辈儿,便是错了,日后也可挽回。但若今夜当真得罪了那位最亲近武林盟主的大人,那他们萧家

    “叔父!”

    “小染!”眼见小妹还欲争辩,旁侧的萧杭急急喊了一声,抬手想要将人拽住,偏又被萧染躲开。

    “哥,你们都在,怕什么啊!”萧染气急败坏的看着自己的叔父与兄长,“你们都忘了自己今晚本来的目的了吗?就因为一个还无法儿确认身份的人,就”

    “看样子我不现身,这江湖上还真有人敢都不把墨竹放在眼里了。”

    遥遥传来的一声不仅打断了萧染的话头,更让萧慈玦等人的心越发沉了。这“墨竹”之后,竟还有援兵?而且听上去那人,绝非友方。

    他们这究竟是,遇上了些什么人啊!

    祁轩只听一个前音,就迅速判断出了来者何人。他的眉下意识的皱起,然后又在语兮察觉之前,缓缓舒展。

    当年他愿意主动退出,无论如何,都在一定程度上削减了语兮对他的愧疚之情。旁的不论,就语兮以洛筠的身份在京城周旋的那段时日,帮她最多的,无疑是明霍。

    他那时不晓语兮的行动中有一大部分是为了白怡腹中那个不属于他的孩子在报复,或许在他眼里,他助她达成愿望,就是在把心爱的女人生生推开。

    可他还是做了,只因那是她之所愿。

    抛开感情不谈,明霍的守护与妥协,祁轩没法儿全盘否定。而这三年他有意的销声匿迹,也使祁轩丧失了责问的立场。

    何况,他不会再怀疑她对他的真心,那么这位其实还与他有一些血缘的兄弟,至少平静相迎,总该是要做到的。

    语兮诧异回眸,看向墨竹,在接触到他的目光后眸底光彩越发闪耀。她知道他一定会让自己过得很好,但如此重逢,她实在是有些

    女子转身去看就近在身侧的男人,不见皱眉,不现冷眼,只是稍显平淡,却没有丁点儿烦躁的征兆。

    有弧度在女子的唇角微微漾开,三年了,的确早就该放下了。

    一匹全黑的骏马嘶鸣着扬起前蹄,男人凤眸狭长,脸上的欣喜毫不掩饰。

    他当先一骑撇开下属匆匆赶来,尘土飞扬间,紫袍翻飞,下一瞬,那惯有的邪魅笑意,就张扬在那张记忆里的俊颜上。

    明霍随意的将马缰一甩,快步朝语兮的方向走去,又戛然在丈外止步。

    他看着几年不见的那双被月华掩盖的绿眸,张了张口,接着却是转向了祁轩。

    祁轩微微一怔,有那么一会儿,他完全没抓住明霍这一眼的用意。及至男人朝他略一颔首,猛然惊悟,不由颇为无奈的扶了扶额,一声轻笑低低溢出。

    语兮只觉背脊被人轻轻一拍,回首望去,就见祁轩朝她挑了挑眉,唇瓣微动,是一句,“我可看着呢!”

    她有些不解,但接着就将她环绕的拥抱满是那久违的香料气息。

    明霍虚虚将人揽住,笑着看了眼一旁稍稍别开眼的祁轩,继而埋首在她发上,“嗯,好久不见。”1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