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拒嫁三王爷 >

第六百一十二章 长高了不少

    最后父子两人还是提前去了养心殿,没有迟到。

    因为司空榕要睡午觉了,觉得这两人在这里有些碍眼。

    特别是朱明玄,碍眼的很,那就赶别地去吧,别碍着她睡觉就行了。

    然后父子两人只好提前离去了呗。

    等两人到到养心殿的时候,门口的李全子赶忙上前来接驾,实际上他也才回宫一会儿呢,也就刚刚吃完午饭,没想到过来溜达一圈就遇见了玄皇。

    “皇上万岁万万岁,裕王千岁千千岁。”

    “今日怎么样?”

    简单的一句问话,李全子立马领会到玄皇的意思。

    他道:“奴才最先带着人去的是咱们的状元张宴习家,他家住在那贡院附近,那附近住的多是读书人或者咱们朝中五六品以下的官员们,倒是不错的地儿。接着去了榜眼孙响家,奴才去的时候,孙大人也正在家中……”关于孙响的事儿,李全子没有多说,因为他相信皇上对孙响的了解,不会比他少的。

    “嗯,那探花李岩呢?”

    “探花李岩,已在dōng zhōu书院办理了退学事宜,此时正居住在dōng zhōu书院附近的一个小院子里面,那院子确实挺小的。”

    而且还有些破落,他们几人一进那院子就感觉有些拥挤了。

    此时几人已经走到了养心殿内,李全子赶忙让一旁的小太监下去泡茶。

    “皇上,奴才觉得那状元张宴习家中的茶倒是挺好喝的。”

    李全子的这话刚一说完,就有两道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朱明玄有些意味深长的问道:“噢,你喝过?”

    “是呢还是状元亲自给奴才泡的,是他家小弟给奴才端来的了,那茶着实不错,奴才总觉得现在嘴里面还留有一些余味……”

    李全子是真的有些回味今日在张喝的茶水。

    今日一共去了三个地儿喝茶,喝过张家的茶,再喝其余两家泡的茶,都觉得味道不咋滴。

    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张家的茶,他喝起来,也不是平日里面听过的,喝过的,闻过的什么名茶。

    可就是觉得好喝的很,一下肚子就一股清香清爽的感觉,直冲头顶一般。

    像似把这几日以来的疲劳都给冲散了。

    “哼,你个老东西,运气还真好啊,有状元给你泡茶,还有一个小娃儿给你端茶,你也好意思喝呢!”在语句当中倒是有着一定的醋意哦。

    “奴才……奴才,这不也是替皇上您喝的嘛!”在皇上最近的醋意,还真的有些大了。

    “给你端茶的那小孩儿可是宴丰?”

    听到这话的朱高裕心中一惊。面上仍然不动声色。

    “呃,奴才去的时候张家只有一个小孩在,那该就是宴丰吧。”

    朱明玄不知道想着了什么眼眸都含上了笑意:“那小家伙是个能吃能跳能跑的,这有些日子没见了,肯定又长高,长壮了不少了。”

    “嗯,瞧着是挺结实的。”他去的时候,那小娃身上还捆着一根围裙呢,小围裙捆在小娃身上,倒也是可爱的紧,就是不知一个小娃娃捆着的一根围裙是在干什么呢?

    这时下面的小太监已经泡好了茶端了过来。

    朱高裕随手端了一杯,用茶盖轻轻的碰了碰茶杯。

    没有着急着喝,而是壮事无意的随口问道:“父皇,您怎么对今年的新科状元张家怎那么了解?”

    朱明玄也端了杯茶,轻轻的珉了一口然后之道:“之前无意间去过一次,有一番了解。那是一户挺特别的人家。”

    朱高裕还想继续多问一点,但外面守门的小太监已经高声呼喊了起来,今年科举考试的前三甲都来了。

    “吾皇万岁万万岁,裕王万岁千岁千岁千千岁。”

    “嗯,三位爱卿免礼,快快请起。赐座上茶。”几人的膝盖刚刚弯下,玄皇就给他们赐座了。

    “谢皇上圣恩。”

    这是几人第一次单独面见皇上,还有大名鼎鼎的裕王。

    不过……这父子两人今日的衣裳有些……特别呢!

    张宴习对这两身衣裳都熟悉的很,他知道这是卫记的最新款。

    就玄皇穿的那身衣裳的图纸的还是他亲手画的呐!

    咳咳,当然,真正的原稿并不是他所做,而是他家小妹所做,不过小妹做的那原稿绣娘着实看不懂。小妹才不得不来求助他。

    小妹说这个衣裳是限量版的一种,每一种型号,还有颜色,都只有一件。

    小妹当时给他留了一件墨黑色的。

    他还没有舍得穿呢。

    没想到,这父子两人竟然也穿上了卫记的衣裳。

    今日玄皇召集他们来,主要是熟悉熟悉吧。

    算是真正的面对面考察了这群人,当然在外人看来就以为他们是一番闲谈。

    这闲谈就谈了足足有一个时辰之久。

    “不错,不错,今年的状元榜眼,还有探花,都非常的不错,朕都非常的赏识你们,你们三人加油好好干,以后有的是你们的路可以走。行了,今日时辰也不早了,你们就各自回家去吧,好好的准备准备,过几日你们就要开始真正的进入官场了,做好了准备没有?”

    “臣等随时待命,定不负圣恩。”三人齐刷刷的答道。

    “好好好,状元郎留下朕还有事儿与你说,其他两位就由李公公亲自送出去吧!”

    “是,微臣告退。”

    被留下的张宴习,依然处变不惊,一脸淡然。

    “宴习,可还认得朕。”

    张宴习做惶恐状:“微臣不敢忘。”

    “哈哈哈,行了,不必再拘于那些虚礼了,现在就是一个私人场合,你还是依然把朕当成来你家借宿的那个大伯就好了。”

    张宴习恭敬的答道:“是”

    然后张家大哥的背脊一下子就松了下来,整个人的状态也变了。

    悠悠然的,把一旁放着的茶杯端了起来,接着在悠悠然地喝了一大口。

    养心殿内的其他几人:“……”

    这小子刚刚是憋坏了吧?

    “哈哈哈,你还是朕认识的那个张宴习,不错不错,我就知道你定不是那池中之物。”

    “宴习也知道大伯您并不是一般的大伯。”

    两人又像一般的友人相聚一样,闲聊了几句。

    每一句朱高裕都是认真的听进了心里去的。

    “哈哈哈,你家小弟宴丰该又是长高了不少吧?”2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