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行走的神明 >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两败俱伤

    “鬼域!他居然开启了鬼域!!”

    暗夜,孤岛远处另一座岛屿。赵高眼底闪可恐惧又兴奋的光芒。

    他太渴望这个力量了。两千年后的世界,早已不是以前的冷兵器时代,要在这个世界有所作为,没有那样强大的力量是不可能的。

    他饥渴、贪婪地看着孤岛上的一切,那个仿若死神的男子。

    北弥生!你居然到达了这个程度。

    小心驶得万年船,所幸,没有放手一搏。

    此时想来自己当时赌咒发誓,一定寻回那个死丫头的行为是多么愚蠢,若不是对方自己现了身,想来此时,他已经灰飞烟灭了!

    幸好,幸好,命运总是眷顾着我的!计划简直太完美了!

    蒙氏兄弟、公子扶苏,一个两个都与当年一样蠢笨如猪。

    这两千年真是白活了,哈哈!赵高心底冷笑着,两眼一眨不眨地密切注视着那处的动静。

    他很担心,如果这具身体能有温度的话,此时该是怎么的大汗淋漓。

    鬼域一开,死亡的气息遍布了方圆几十里之内,若不是水天生存在着消减能量的屏障,恐怕这片水域将无一物可生还。

    临近湖面的鱼虾蟹浮尸千千万,一一翻着肚皮,至死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湖底深处的鱼儿惊得向更深处游去,好像湖面上有什么恐怖的怪兽一般。

    师暄暄的感知能力并没有因为有孕在身而减退,她及时地释出紫光护住结界中的林染。

    鹤老的灵力本就不高,这浓重的死亡气息实在太可怕了。她没有信息能将这种威能隔绝之外,便只能在第一时间将染儿保护起来。

    素儿凝神静气,此时她才知道自己不该鲁莽地偏要跟着来此处。没有帮上一点忙,反而还连累到扶苏分身来救自己,想到此,心中呕着一股子愤气。

    呦呜。布风鸟负着沉重的枷锁在低空中向扶苏飞来,鬼域的范围很大,它感受到了,躁动地甩着八条光华璀璨的尾翼,卷起阵阵清风。

    想要将这种令它感觉极不舒服的气息吹散,然而却徒劳无功。

    当白沙盖顶而来之时,扶苏拧着眉,瞬身,跃到八尾布风庞大的身躯上。折身向姬戎渊俯冲去,同时,白与飞凝了一气拔身朝北弥生遁影而来。

    他知道,扶苏的突破口是那个相对弱一些的白衣男子。而盘冥洞中人,必然将他拦在半道。

    这两人之间的配合太默契了,若不将之瓦解,这场战局会对扶苏越来越不利的。想着,白与飞已经来到了北弥生面前。两人在暗夜里遁影飞驰着。

    太阿!再见太阿。

    剑意出手,姬戎渊像只倒飞的鹞子奋力后退。

    还未及掠身飞起,喇拉一声,太阿透体而过。姬戎渊的身体像刚刚放飞便断了线的风筝,晃了一晃颓然倒下。惯力使然,身体在地面上拖行出一道长长的擦痕。

    “戎渊!”北弥生眼底红光闪过,一掌击在白与飞头顶。

    少年!你还只是个少年而已。像我当年一样,青涩懵懂无知,却比我当年勇敢多了。

    北弥生划空而起向姬戎渊急飞去,“我饶不了你。扶苏!”

    一声嘶吼,鬼域的威压由方圆几十里急急收缩。

    浓稠的死亡气息,化都化不开。整座孤岛上已没有一口能令人呼吸的空气,所有空气都被挤压出这个空间。

    姬戎渊在倒地后,双手紧紧按压住地面,低空飞着的八尾布风鸟,像似被钉在了地上,不得动弹。

    扶苏扛着威压瞬身来到白与飞身边,少年原本就白皙的肤色此时看上去已经苍白如纸。

    但他并没有闭上眼,而是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

    扶苏摇摇头示意他别再轻举妄动,返身接住紧缀身后杀将而来的北弥生那如催山般的一掌。

    汩汩幽蓝红光顺着这一掌探入扶苏体内,转眼又悉数被星光攫住抽离。整个过程就像在自行排毒吐出毒素一般,精彩绝伦。

    姬戎渊没有被刺中要害,只是受了重创。

    这便够了,只需削减去北弥生这个有利的助力,两人之间的战斗便相对平衡一些。

    并且,因为姬戎渊倒地,北弥生被激怒了。竟然放弃了远攻而直接近身厮杀起来。

    扶苏不知道北弥生是装作乱了心神,还是因为同伴受伤而真的失了志,他谨慎地将北弥生引向了离白与飞稍远一些的地方。

    地面上全是纷乱倒地的树木,抬手间,那些残枝断木似是感受到了扶苏的召唤,一一从地面上浮起向北弥生疾射去。

    北弥生并没有将之放在眼里,白沙所到之处,树枝像被一片白蚁啃噬而过,纷纷化为粉尘。

    因为这个空间被鬼域的威压挤成了真空,所以,那些细小的微末一时之间飘浮于半空中好像停顿住了一般。

    当他从粉尘中掠身而过之时,突然感觉到一丝异样。

    嗡!囚牛剑出奇不意不知从何处横刺而来。

    这个意外了!却是因为姬戎渊再无多余的力量去控制除八尾布风身上的十道巫灵之门,蒙毅竟是从那处扭曲空间挣脱而出。

    而令北弥生更想不到的是,隔挡去这一剑意,却只觉肋下一热。

    哦,这种奇怪的感觉。不,是曾经无比熟悉的感觉。避开了囚牛,却没避过太阿!

    扶苏原本也没计算到蒙毅在此时破门而出,太阿剑藏匿在树木的轰飞之中。

    目标本是北弥生的手臂,但是他却因为先感受到了囚牛剑意而错身去挡,结果却将自己的肋下暴露在了太阿的尖刃之下。

    北弥生没去在意肋下的伤势,只冷冷一笑,抬臂手掌紧握为拳。

    蒙毅眼前的空间便是一声爆裂声响。扶苏凝眉。鬼域的威能愈紧致其密度越大,便能在一瞬间引爆。这也就意味着,北弥生心念一动,这座孤岛随时都会被轰成齑粉。

    当然,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在意的人也在岛上。

    湖水再深也不可能将他们淹死,只不过水中的战斗,谁都讨不到好。鲛人若在场,才会希望看到这一幕发生吧!

    既然不是想将整座岛轰毁沉湖,那就意味着在这个空间里,他随时都可以引爆任何一个爆点。

    这就好比他手中握着一个开关,遥控着在暗处凝结成形的‘zhà yào’!

    当扶苏心中做出个判断之时,便听到蒙毅一片闷哼。粗壮的身躯在半空中急速坠落,糟了!

    心惊的同时,瞬身。嗒。蒙毅看了扶苏一眼,歪过头,一口鲜血吐出。

    胸口赫然一个焦黑的印记,皮开肉绽血渍横流。

    “天意!”北弥生再握一拳。瞬身。扶苏携着蒙毅直直出现在北弥生背后。

    整个空间中没有空气,这虽然不妨碍他们存活,但是灵力却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连最起码的护盾都凝结不成形了,这就十分的让人头痛。扶苏拧着眉看向北弥生的后背,太阿剑掠空刺去。

    嘭,一声爆裂改变了太阿的方向,反而向他右前方的白与飞飞去。

    白与飞两眼放光,在剑意击来的同时,扭身翻到了一旁。晃晃悠悠地撑起虚弱的身躯。

    北弥生没有去管这个对他来说还只是个少年的幻灵族人,歪着脑袋看向扶苏与蒙毅。

    “两千年前,我不去找你们,两千年后,你们反倒自己送上门来。天意!tiān yào miè你,莫怪我。”

    扶苏两眼微微眯起,感受到周身哪处的威压最密。

    这种细微的感知很难,并且是在对战之中去感知就更难了。但好在,一直以来他的感知能力就非常灵敏。

    当北弥生摧动两处爆点之时,他已经带着蒙毅瞬身到了另一外。眼中精光微放,扶苏不经意间发现自己竟是瞬身来到了姬戎渊的身边。

    斜斜睨过一眼,姬戎渊半蹲在地面上紧紧控着八尾布风鸟。只这一眼,北弥生顿感寒毛竖起。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

    北弥生面色一凛看了姬戎渊一眼,姬戎渊回望他的眼神中毫无惧意。

    嘭,白与飞再次跳开,气喘吁吁,苍白的脸渍着鲜血殷红的唇。

    北弥生看向已再无力抵挡住任何一击的白与飞,冷声说道:“若再往前一步,我便先杀了这小子。”

    姬戎渊近在扶苏咫尺,白与飞也在北弥生触手可及处,双方像是各持着彼此的人质一般。

    静默对峙,不发一语。最害怕这种沉默,死一般的寂静。

    “莽汉。哈哈…”远处的赵高两眼放光,阴邪暗笑。

    蒙毅你也并非蠢笨之人,一个伺于帝王身边的人,何以这样冲动?!

    对峙被打破,蒙毅像一道光冲向姬戎渊,而同时,北弥生的双手落下。四下里,响起无数爆裂之声。

    姬戎渊偏身躲开,却仍是被囚牛之剑意透过心口。

    温热的血在白衣上像怒放的花儿一般,灼眼灼心。北弥生的反应有多快?!快到扶苏不及感知,蒙毅已经被数不清的爆裂炸飞落入湖中。

    太阿剑伴着星光寒芒尽现,刺向心神失守的北弥生。

    扑!北弥生低头看了眼胸口一道细密的缝隙,继而毫不在意地掠身到姬戎渊身边。姬戎渊咬着牙,面无表情地俯身于地。鲜血不停溢出,染了一地殷红。

    “我要,杀了你!”北弥生低着头,眼神冷若冰霜看向扶苏。

    双臂抬起,孤岛中,扶苏周边遍布着无数幽蓝色的亮光。掌心星光印记适时亮起,一如在亚马城地宫中一样,覆于身周形成一件璀璨的星尘纱衣。美伦美奂。

    然而,北弥生不是亚马族人。鬼域也不是那些黑戟杀阵可比拟的!一阵狂烈的爆声之后,星尘纱衣竟瞬间化为乌有,扶苏周身也现出不少细密的裂割痕迹。

    空间内的威压仍在不断压缩、再压缩。这种压力之感甚至比海底两万米还让人感觉到难受,挤得扶苏与白与飞两人的面容都有些扭曲起来。

    爆裂声不断响起。狂暴的攻击中,扶苏只得不停瞬身躲闪。

    呦呜…布风被巫灵之门困缚不得动弹,随着四起的声响吃痛地哀鸣着。

    扶苏没有将它收回到林地之中,他在等,等她听到布风的声音,现身。

    到了这个程度,彼此的底牌都打完了。

    而显然自己落了下风,他突然没了信心。

    可仍不想放弃,即使知道她再不可能回到当初的她。他也不想放弃!

    不管她的心意为何,他仍想告诉她自己的心意。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会伴于身侧!

    对不起了,布风。让我们把她找回来好吗?再坚持一下,她一定会现身的。

    不知为何,扶苏在整个空间里都感受不到桑夏的气息。

    不确定她是否能看到这一切,但她与林地的连结,与布风之间的感应不可能传达不到。所以,她一定知道此时布风需要她的出现。

    而自己,更需要!

    嘣!白与飞被爆点击中,像颗堕落的流星飞落入湖中。

    当他没入湖面的一刹,看到了不远处结界中的林染。

    她的面色苍白,藕色外套上殷出的红色触目惊心。

    他知道扶苏已经留下灵力修补她的伤口,但他的心很痛很痛。痛到恨不得代她去承受所有的伤害,但他不能。因为现在,他连自己都救不了了!

    ‘小飞,你说以后等我退休了,我们是回飞羽洛溪生活还是留在山头呢?

    小飞,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以后我老了而你还是这个模样会不会嫌弃我?

    小飞,我觉得等我退休了我们还是去环球旅行吧…’

    老爹说染儿是个不错的姑娘,你想留在人类世界那就留吧,只是如果有一天飞羽洛溪需要你,你必须回来。

    老娘只在传音羽里说了句:儿子,记住自己的职责!…

    职责!他是幻灵族的人间考察使,同时还倒霉催的是阴间考察使。

    观察、尽己所能地守护两个世界的平衡。他何德何能呢?年纪最小,资历最短,处事不妥灵力还弱,胆子又小怂得没少被别人笑话。

    我没有能力守护两个世界,我还不够强大。

    可是!我也有我想要保护的人啊!

    是的,我有我想要守好的人。

    最后看了一眼结界中受伤昏迷的女孩,耳边响起不间断的爆裂声…7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