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旷世秦门 >

第三百零五章 条件

    秦泽想了想,不慌不忙道:“九殿下,此人便在龙岛,不过龙岛上诸多仙府中人,倘若九殿下贸然前去,恐遭不测。”

    “笑话。”秦泽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敖义粗暴打断:“我敖义还会怕他们不成?”

    紫眸从字里行间知道了秦泽的意思,便起身道:“九殿下英雄盖世,自然不会畏惧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不过那岛上皆是大乘境界以上的修士,其中归仙境界的修士恐怕有数十人。纵然九殿下是天纵之才,也要为水族众生考虑考虑才是。”

    紫眸说罢,缓缓起身,她走到秦泽身边,紧接着道:“况且这六大仙府齐聚一处,水族若是登岛,恐怕”

    她的话并未说完,但敖义已经知道了她的意思。他仔细想想,方才自己确实太过冲动了。圆觉的出现,虽然触怒了敖义,但细想之下,此事当与另外几位龙王商议才是。

    敖义坐下身子,沉思片刻,便朝着秦泽二人道:“二位,请坐。”

    秦泽二人对视一眼,看来敖义并不是一个莽夫。不过这也难怪,倘若敖义当真是个莽夫,也不会坐到今天这个位置。

    敖义身边站着的鼍龙一直没有出声,此刻却是沉声道:“你们二人极力撺掇九殿下,究竟是何居心?”

    秦泽闻言一愣,当即笑道:“鼍老何出此言?”

    “从你们来到海域到现在,这一手打草惊蛇,借刀杀人的连环计,使得实在是妙绝。”鼍龙面色不善,显然已经看穿了秦泽的心思。

    这话说了出来,敖义自然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先前是秦泽一顿的溜须拍马,让他有些飘飘然,紧接着圆觉的事情又让他气急败坏。这一连串的事叠加在一起,到让他有些失去了理智与判断能力。

    不过好在有鼍龙在一旁,此人能够成为敖义的丞相,不是没有道理的。

    “鼍老此言差矣,要知道,我秦门先祖当年率众与六大仙府交战,多少子弟死在这龙岛之上?”秦泽脸色一正,但并未起身,作为秦门长子,倘若秦如楠不在,秦门便是他说了算。所以与鼍龙对话,他还用不着起身对答。

    秦泽顿了顿,紧接着又道:“当年参战者,水族也不在少数,既然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哪里谈得上借刀杀人了?况且老龙王死在圆觉手上这件事,我事先并不知晓。”

    鼍龙冷笑一声,与敖义附耳道:“殿下,此人巧舌如簧,万不可中了他的奸计。”

    声音虽小,但秦泽与紫眸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如何决断,还是要由敖义来定夺。

    以紫眸的辈分,加上秦月炎与老龙王敖昂的关系,敖义断然不会当场翻脸,只是能不能得到他的助力,决断权还是在敖义手中。

    敖义听完秦泽的话,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是轻声道:“说说看你此次的来意吧,你不会告诉我只是为了道谢吧?这不像是你。”

    终于,话题还是来到了重头戏。

    敖义说罢,秦泽当即起身,他缓步走到敖义跟前,郑重施礼。态度之诚恳,前所未有。

    “九殿下,你可还记得当初在镇妖塔内我身边那只青丘兽?”

    敖义眉头一挑,琉璃的存在他自然知晓,他看了一眼紫眸,不由道:“自然记得,不就是你身边这位吗?”

    秦泽摇了摇头。紧接着道:“九殿下此言差矣,这位是紫眸大人,我说的是琉璃。”

    “你身为妖兽,为一个人类付出至此,难道不会后悔吗?”

    “我自出生,便未见过父母。他救我性命,视我为亲。此生若此,虽死不悔。”

    不知为何,敖义的脑海中忽然闪现过这么一段对话。显然,他对琉璃的印象还是很深的。

    “你继续说。”

    秦泽朝着敖义拱了拱手:“九殿下,秦泽此次来泽海拜访,专程是为它。前些日子,琉璃为了救我性命,不惜吞下鸑鷟火精,导致元神大损。即便是紫眸大人用自己的元神去修补,也无济于事。此次来泽海,只求九殿下能够相助。”

    敖义眉头微皱,他看了一眼紫眸,便朝秦泽道:“连紫眸族长都奈何不得,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不知九殿下处,可否有阴性灵物?”

    敖义略加思索,龙宫内的宝物实在是太多,这一时半会儿却也想不起个详细,便只好道:“你要阴性灵物作甚?”

    “回殿下话,鸑鷟火精乃至阳之物,若没有至阴之物从中中和,恐怕”

    说道这里,敖义点了点头。琉璃虽不是水族,但同样作为妖兽,他还是十分敬佩这个小家伙的。

    “鼍龙,我记得府库里还有一只冰蚕,你去看看是否还在。”敖义略作思考,便朝身边的鼍龙吩咐道。

    鼍龙愣了愣神,不知敖义为何会突然如此大方,但这龙宫内毕竟是敖义做主,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便应承了一声,径自去了。

    秦泽见状大喜过望,不由欣喜道:“多谢九殿下慷慨解囊,秦泽感激不尽。”

    敖义笑了笑,身子微微向前,双手托着下巴,轻声道:“你先别忙谢我,若不是看在紫眸族长与你先祖的份儿上,这忙我可不会帮你。”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秦泽知道,想从敖义这里白白拿走一些东西,是绝无可能的了。

    “不知九殿下有何条件,秦泽一定尽力满足。”秦泽不假思索,为了琉璃,即便再难,他也不会退缩。

    “三年内,杀了圆觉,我们之间的账,便两清了。”敖义的手指,敲打着身前的水晶桌案,不紧不慢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我”

    秦泽还未来得及答应,身边的紫眸当即道:“九殿下,你这条件是否有些强人所难了?圆觉修行千年,其修为哪里是秦泽能够比拟的?这个条件,未免太苛刻。”

    然而,秦泽并未想那么多,为了琉璃,豁出自己的性命又如何了?

    敖义笑了笑,显然,方才的话似乎并不是他真正的目的。

    “既如此,我们换个条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