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歌手中的泥石流 >

25.生无可恋

    昨晚朱还做梦了,梦见自己是一个大侠,于跃、戴高兴、张月明等人在欺负幼儿园小朋友的时候,被他一记霸王剑法打的抱头痛哭,连呼饶命。

    并因此登上了金陵日报头版头条。

    刊登的那张照片,是他朱还脚踩着张月明脑袋,手抓着戴高兴头发,指着倒在地上的于跃哈哈大笑,并且周围还有着一群漂亮姑娘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的梦幻场景。

    所以早上起床去上课的时候,朱还心情十分的好。

    走着走着,他看见食堂旁边的那一排平房的屋檐上,垂下来的一排冰凌,掰断一根就冲着同行的戴高兴大叫道:“恶贼,吃我一剑。”

    戴高兴也不甘示弱,闪身冲到屋檐下也拔了一根下来,大喝道:“小畜生,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敢跟爷爷叫板!”

    两人一来二去,打的有声有色。

    直到一群女生从旁边走过去,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

    两人才把冰凌扔到雪地上,红着脸赶往教室。

    一分钟后,张月明和刘笑路过,刘笑拿起地上的冰凌大叫一声:“张月明,吃我一记大笑神剑!”

    张月明也眼尖的看到了地上另一根冰凌,捡起来怒斥道:“你是什么货色,敢在这里撒野!”

    两人乒乒乓乓地打了几个回合。

    然后在女生的目光下,无地自容的走向教室。

    然后……

    然后……

    中二少年的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下午的语文课上,语文老师给出的作文题目是《秃头》。

    让同学们自由发挥。

    文体不限,内容不限。

    于跃看着这个题目,脑海只有两个字。

    魔性。

    他忽然问了朱还一句:“我好像记得你说过,赵小明老师跟教导处主任陆河关系不太好。我看刚才赵老师进教室的时候,脸色很差,不会是今天跟陆主任又产生什么矛盾了吧。”

    朱还想到了陆主任那个地中海的发型,眼睛忽然一亮,说道:“还真有可能!兄弟,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这个作文怎么写了!哈哈!”

    右边的戴高兴,忽然小声问道:“你们说什么?赵鬼才和陆灯泡怎么了?不会是打架了吧?怎么样?有没有血溅五步?”

    打你妹啊!戴高兴你有毒吧!

    于跃刚想解释,张月明猛地一回头,说道:“不会吧!陆灯泡血溅五步?命丧黄泉?那他赵鬼才怎么还有心思来上课?”

    “我靠!你们别瞎说!”

    于跃有点抗不住这几个人的脑洞,再这么瞎说下去,自己就成了造谣者了。

    这谁顶得住啊!

    “你不是说他血溅五步的吗?”张月明问道。

    神tm我说的,那是戴高兴说的好吧!

    张月明直接把目光投向戴高兴:“说说看什么情况,让我高兴一下!”

    戴高兴:??

    我怎么知道?不是于跃说的吗?

    于跃:……

    麻蛋,这事说不清了……

    我怎么会跟这群沙雕分在一个班的?

    是报应吗?

    我不就在六岁的时候亲过隔壁的王二丫一口,至于这样吗?

    当年连隔壁的王叔叔看见了都没有说什么!

    只有米糖糖同学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了一眼坐在讲台后面的语文老师赵小明。

    果然赵老师冲冠一怒为红颜,与情敌陆主任相爱相杀,最后用生命谱写了一曲爱的悲歌。

    可歌可泣,可悲可叹。

    如果有哪个男孩子能为了我这么拼命,我一定嫁给他!

    赵小明在讲台呆的无聊,准备巡视一番。抬头就看见教室的角落里,米奕甜、戴高兴、张月明三人都在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赵小明:???

    什么情况?

    ……

    下课的铃声刚刚响起,就听见朱还拐角一声,大笑道:“哈哈,我的作文写好了!”

    于跃拿过来一看,朱还的作文还真是写好了。

    内容是光明剑客大战少林叛僧秃头上人的故事。

    我靠,这货果然是武侠小说看多了,中毒这么深!

    彻底没救了。

    朱还也看了一眼于跃的作文本,除了“秃头”二字,其他什么都没写。

    整个一节作文课都在划水。

    他拍了拍于跃的肩膀,表示理解。

    于跃:……

    你这同情的目光是怎么回事?平时作文不都是我先写好的吗?

    今天难得一次完成的这么快,就开始飘了?

    “喂,张月明,你作文写好了吗?”朱还得意洋洋的问了张月明。

    “嗯,写好了。”

    “你也挺快啊,让我看看写的什么内容。”

    看了一会,朱还发现张月明通过写的是秃鹫觅食的故事,从而引出“奇人必有异相”的道理。

    也不知道这其中的鬼逻辑是从哪里来的。

    看来看去,感觉还是自己的作文写的好。

    然后就继续得意洋洋地离开了座位,上厕所去了。

    等他上完厕所回来的时候,已经冻得缩成一团。

    “这鬼天气,都快四月份了,怎么还这么冷!”

    张月明接过了话题:“你不懂,这是老天爷在渲染一种凄惨悲凉的气氛!”

    “啥?”

    “老天爷在提醒你,你这一年的生活都将会像现在的天气一样,变得凄惨悲凉。”

    “去去去,狗嘴吐不出象牙!”

    “狗子不是你的小名吗?‘狗嘴吐不出象牙’这句话怎么能用在我身上?”张月明恍然大悟:“哦,你不是狗子,你是猪蛋蛋。”

    “滚!”

    “其实吧,这是一种控诉。咱们刚过完年没多久就开始上学,这么悲惨的命运,连老天爷都为我们感到凄凉,所以才会这么的冷。”

    朱还点点头:“这句话说的才像句人话,寒假就应该再多放一个月,等天气暖和了,再上学。”

    张月明深以为然。

    “拉倒吧,你们俩。”于跃嘲讽道:“两个整天无所事事的渣渣,在这讨论开学早,要脸不?你们有没有考虑过那些需要参加高考的学生,他们的感受?你们知道什么叫国际班,什么叫火箭班?还凄凉,两个死矫情的家伙!”

    朱还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就你话多,我跟张明月聊天,关你鸟事,你还是好好写你的作文!一个字没写,还好意思在这说别人!”

    然而,朱还就惊讶的发现,于跃的作文竟然写完了!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曹!你什么时候写的?”

    “就你上厕所的时候啊,写个作文嘛,五分钟还不写好,能叫写作文?”

    然后,于跃还故意问了一句:“咦,你的作文是花了多长时间写好的?”

    朱还哼了一声,拿过于跃的作文,一看之下,惊为天人,瞬间被于跃的才华所折服。

    于跃的作文的内容比张月明的还魔性。

    写得是秃头的形成原因,以及秃头与某功能衰退之间的关联,还写了一些养生攻略和防治秃头的方法。

    兄嘚!你家是卖“加特效洗发水”的吧!

    真怕你忽然“duang”一下。

    这是收了多少广告费?

    还有某功能衰退写到作文里真的好吗?

    你怕不是石乐志吧!

    于跃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谁会爱上谁。

    “对了,于跃,之前给你送情书的妹子后来有没有再找过你?”朱还忽然问起这件事。

    于跃心中一突,难道昨天买饮料遇到陆小燃的事情被朱还看到了?

    于跃想到,昨天自己后来去篮球场的时候朱还也刚到,难道真的这么巧?被他看到了?

    想想又有点小兴奋。

    兄弟,快帮忙宣传呐!

    “怎么了?”于跃试探性的问道。

    “就问问你那姑娘后来有没有联系过你啊?”朱还说道:“好歹我也是给你送来情书的人,也算半个媒人了,如果你们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那我岂不是挺尴尬。”

    朱还忽然变得很感性。

    “如果你们就这么没有结果了,别人会不会认为这是因为我,才导致那个姑娘决定再也不联系你的?毕竟我这帅!你说万一那姑娘回去之后,发现我才是他的真命天子,那我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了?咱们的兄弟情,不能因为一个女人毁了!”

    于跃:……

    我说……

    猪蛋蛋同学。

    你哪来的自信?

    于跃刚想说话,就看见前面的米糖糖同学,忽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于跃:……

    朱还:……

    “她这是疯了吗?”正好刚回座位的张月明看到了这一幕,疑惑地问道。

    于跃和朱还很同步地耸了耸肩,表示并不知情,同时也并不关心在米奕身上甜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概是被外星人附体了吧。

    然后三个大男生,就一起看着米糖糖同学“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然后一边商量着治疗方案。

    “我觉得一棍子打晕就可以了。”于跃首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不要吧,还是送医务室靠谱。”张月明难的回答的正常一回。

    朱还说道:“我觉得,要不就地正法?”

    “嗯?”

    “嗯?”

    两人一脸震惊的看着朱还。

    “呃……我是觉得她是在嘲笑我,所以我支持于跃打晕她。”

    兄弟,能别乱用成语吗?

    米奕甜笑了半天才缓过神来,然后问了朱还一句。

    “你长成什么样,心里没点逼数的吗?”

    朱还:……

    张月明:???

    你们背着我都干了什么?

    朱还气愤道:“果然是在嘲笑我!是不是!我就知道!怎么没笑断气!”

    于跃拍了拍朱还的肩膀。

    “兄弟,委屈你了!”

    朱还刚想跟米奕甜据理力争,就又听见米奕甜幽幽地问道:“我记得去年谁偷丝袜来着?”

    朱还整个人都石化了。他默默地走到窗边,考虑着要不要跳下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们再不拦着我,我就跳下去了!

    然而,其他人都只是用一种我很感兴趣的眼神看着他。

    米奕甜拿出一包薯片,一边吃一边看热闹。

    戴高兴摇旗呐喊,为朱还助威。

    张月明还落井下石地鼓励道:“兄弟,这是二楼,摔不死的。”

    心怀愧疚的于跃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把平时插在鸡尾酒上做装饰的小纸伞递给朱还,让他跳下去的时候可以缓冲一下。

    朱还却完全体会不到于跃的良苦用心,他只认为这是于跃对他的羞辱。

    生无可恋啊!

    生无可恋。

    你们这帮畜生太过分了!

    天空一朵白云飘散开来,躲在后面的太阳终于露出了脑袋,阳光照在了朱还的脸上,让他在冰冷的天气里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哎……

    何必呢。

    清者自清。

    我又何必在意你们这帮人渣的想法?

    天空开始放晴,朱还心里的阴霾慢慢消散。

    嗯……

    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的缺少友爱和正能量!

    就是被这帮弱智污染的!

    人心不古!

    不过……

    黑丝什么的……

    还真的挺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