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女生频道 > 伪妹妖妃 >

第979章 沉默的罪过

    “小姐呀!你独自呆站在这里做什么呢?看什么看的这么入迷呀?”

    她一转头这才发现了吟心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哦,吟心你来啦?你快跟我来吧!”

    她说着便一把拽过了丫鬟的手,转身就将她往门内一拉。

    她屈了屈腿,讶异的眸底里分明就溢满了失落。

    “又有什么事呀?就这样说不是挺好的吗?小姐你可又想是要大题小做了嘛?”

    睨了一眼头顶的天空,她喃喃低语:“眼看暮色深沉,其实我也觉得心力交瘁,仿佛即将快要变天似的,哎…………”

    进得屋里之后,外面却是起风了,只见窗外一阵阵树叶随风飘落。

    “小姐呀!你那么不快乐到底是因为什么呢?从认识你以来就总感觉你心里藏着多么重的心事似的,哎!还是别去想了吧!我今天做了好吃的东西,尝尝看吧!尝尝兴许就会心情好啦!你每日助君日理万机,如果总是郁郁寡欢的话,一辈子那么长,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呀?恐怕久而久之也是对身体不好的吧?我不是对您说过吗?您的身边还有奴婢的呀!”

    她抬头与吟心四目相对了片刻,却又忽然间抿嘴笑了。

    “丫头呀!如若这个世间没有了你,没有了你对我的鼓励,我真的不知还能怎么活得下去?”

    话虽如此,然而她沉重的眼皮越发的闪烁,一阵困倦的浓烈睡意正持续袭来,随即她便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揉着额角眼里充满了倦怠之色。

    “嗯…………我觉得好困,就先不尝你做的东西啦!等睡醒了再说吧!”

    她打着哈欠揉着额角,脸上的困倦之色也跟着越发浓烈了。

    闻言,吟心脸色微沉,一时略有不快,就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突然给阴云笼罩了似的,一片暗灰色的沉闷感还夹杂着一丝微熏的生疼。

    “唔……………好吧………”

    她转过身就落寞的跨出了门,然而她那眼角眉梢上的失落感却也瞬间凝固了。

    “为什么无论我做什么都入不了你的心?”

    此时冷风吹来,想到这里,她不觉鼻子一阵酸楚,两行泪滴顺着眼角隐隐滑落了。

    “其实只怪自己没啥出息,这么多年过去了,存在感也就一直是这么多余………”

    忽然,她的耳边传来一声低语:“你真的那么爱麟王吗?”

    “谁?!!!…………”

    “谁不重要!就是不想看你难过罢了!”

    “你是谁?!!!………………”

    只是这两句对话之后,她便来了精神。

    “既然麟王不爱你,你也苦恋了那么多年了,为何不放弃选择别的出路呢?女人呀!到了一定的年纪就越来越没有资本了,既然付出那么多是仍是没有结果,为什么不为自己另谋一条出路呢?”

    听了这话之后,她忽然犹如溺水挣扎的逃命鬼,紧张的四处环顾。

    “你到底是谁?!!!竟敢在本宫面前装神弄鬼!………………”

    然而,当她转来转去的环视周围的时候,却怎么也没有发现说话之人的半个身影。

    瞬间她只感到内心一阵阵的惊恐犹如狡猾的蛇一般顺着脊背直往领口上蔓延。

    “啊………………我、我这难道是在做梦吗?”

    顿时她揉着自己的额角,转身慌神的奔跑,心里不停对自己说这一切只是幻觉,然而一个笑随即却浮上了她的面颊,脑海里的念头也随之跳跃而出。

    “莫非…………莫非哪位神仙看我凄苦,所以怜悯我?”

    她摇摇晃晃的想要转身一探究竟,然而望了望这暗沉沉的天际,一种胆怯的感觉却让她打消了念头。

    “算了,天快黑了,要有神仙怎么也不会是晚上来找我的吧!……”

    想到这里,她不禁过神一颤,此时一阵冷风刮过来凉意更是入了心。

    “你别走呀!难道你就不想知道用什么办法能让麟王爱上你吗?”

    “嗯?…………”

    她又停下了脚步,正想回头看看情况的时候,心里却又浮起了另一个念头:都已经是傍晚了,如果是善类的话,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来找我的呀!

    她的心情矛盾而纠结,刚刚才平复了一下受惊过度的心情,只觉得头疼的感觉已经加重了一点儿。

    “噢…………算了吧!我不想知道这些,有什么事情等白天再说吧!”

    她揉了揉眼眶,冷静地平复了一下自己狂跳不已的心情。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等白天再来吧!”

    果然,那个声音说完了话之后就消失了。

    她站在原地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除了唰唰唰的风声在卷动着树叶漫天飞舞之外,灰暗的夜色里只剩下一片孤冷的寂静。

    “咦?今晚怎么会这么安静呢?按理说没道理这么安静的呀!为什么没有宫女?为什么没有巡夜的御林军呢?”

    不仅如此,她抬头环视了一圈四周,甚至就连头顶上的的宫殿檐宇下挂着的灯笼的光芒也显得异常的微弱。

    “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我走错了地方吗?”

    她焦灼的揉着额,心里七上八下的狂跳感已经令她难以驾驭。

    “还是先离开这里吧!一定是我走错地方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匆忙沿着宫殿的廊道一直往前走。

    “虽然是如此,不过我怎么觉得好像还是在原地走呢?”

    “啊…………妹妹,你怎么哭了?!!!”

    “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本王的促织可是华陵城里独一无二的佼佼者啊!怎么会屡战屡败?”

    瀛王一时下不来台,但是又不好言而无信,于是他怒发冲冠的打翻了罐子,眼看斗败的蟋蟀就这么活活惨死了。老太监也只好撅着嘴奉命将麟王从树上放了下来。

    看到瀛王一干人等渐行渐远之后,夏凌月皱着眉头扫视了麟王几眼,怜悯的摇了摇头。

    “哎………………你看你好可怜呐!下次可注意了,千万别再犯错,要不然可没人救得了你了。”

    她说着从手腕上脱下了两只宫铃镯塞进麟王的手里,由于当时的麟王蓬头垢面看不清楚真面目。

    “做奴才可真不易呀!哎…………其实呢,我这做大小姐的也不易,虽然是嫡出长女可惜娘死的早!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呀!哎…………不提也罢!虽然这两个镯子不值几个钱,就当是我送给你拿去吃顿饱饭吧!”

    “哦………………原来是御林军里的统领又换人啦?那这样一来魏将军也该是告老还乡去看了吧?也好,起码也算是还好………………”

    春香闻言瞬时接话道:“魏将军可不是吃素的角色,怎么就会如此轻而易举善罢甘休呢?”

    她的话瞬时就点醒了姜贵妃。

    “既然如此,那就是说你知道丢玉佩的人是谁了吗?”

    姜贵妃的话让她瞬间来了精神………………

    …………………………………………………………

    ………………………………………………………2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