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春风十里玉门关 >

第356章 找我何事

    “你说,谁递的帖子?”顾清若愣了一秒,有些迷茫。

    “淮阳侯世子,程瑄。”瑶红重复了一遍。

    顾清若把这人在脑子里过了三四遍,都没想到曾跟他有过什么交集,甚至她连程瑄长的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顾清若给自己剥了瓣橘子放到嘴里,半眯着眼懒洋洋地问:“帖子里可有说找我何事?”

    瑶红摇了摇头:“没有。”

    “……不过,淮阳侯世子在帖子里夹了一枚同心结。”

    顾清若握橘子的手差点没把橘子抓碎了。

    她木着脸转头看向瑶红:“我记得淮阳侯世子已经娶亲……”

    “是。”瑶红歪头想了想,道:“所以这才是奇怪之处啊。”淮阳侯家教严明,禁止纳妾,按理说淮阳侯世子不该做这种令人误会的事情才是。

    ……呸呸呸,她家姑娘才不会给人当妾室呢。

    “那……姑娘,您见还是不见?”

    淮阳侯世子叫了两个心腹随从进来收拾残局,一边捂着头准备回屋换朝服出门上朝。

    路过门外的程璟还忍不住踹了他一脚:“发什么呆!还不赶紧想想这么办!”

    “我这不是正想着呢么。”程璟拍了拍衣服,他这不是陪着折腾了一宿,一会儿还得去跟先生论道呢,谁又比谁好过了,“最近京里不太平,那位心里憋着火呢。”

    “这还用你说?”淮阳侯世子皱眉,这京里如今的局势看着平静,却全然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旁人或许感觉不到,但是他们这些跟叶瑾煜走得近之人,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不妥之处。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程璟抬眼望向宫廷所在的巍峨高楼,道:“兄长,也该是你我尽忠之时了。”

    “晚上记得备好酒。”

    淮阳侯世子捂着胸口,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

    还来?

    “瑾兄,这借酒浇愁愁更愁,琼浆虽好,却不能解忧。”程璟紧忙帮着劝道:“再说了,府里管得严,就这俩还是我们偷偷藏的,哪比得上宫里的玉液琼浆。”

    “反正我晚上来,你们看着办吧。”

    说完,罪魁祸首毫不犹豫地拂袖走了。

    淮阳侯府。

    淮阳侯世子跟程璟用眼神打了半天架,程璟终于败下阵来,鼓起勇气上前轻声道:“瑾兄,醒醒。”

    “瑾兄?”

    叫了两声,没见反应,程璟朝兄长两手一摊。

    他尽力了。

    淮阳侯世子瞪了程璟一眼,这叫什么尽力!就猫叫似的喊了两声,谁能听见!

    但是这尊大神可不能在这躺着,这眼看着就要耽误上早朝的时辰了。

    这罪名,到时候谁担得起?

    淮阳侯世子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程璟忽然从旁边伸出来一只脚,抬脚就踹了过去。

    下一刻,淮阳侯世子就跟叶瑾煜对了个正眼,差点没脚一软跪下去请罪。

    “瑾兄,家兄是想提醒您,已经寅时了。”程璟站得远远地,貌似无辜地提醒了一句。

    淮阳侯世子恨不得刚刚那一脚是他踹的,直接把程璟给踹出去!

    叶瑾煜随手一扔攥着的酒杯,起身松了松筋骨,意味深长地看了淮阳侯世子一眼:“是该上朝了。”

    不过如今,顾清若的把握有了十成了。

    只是湘东王府那关,怕是不好过。

    她倒是有心想帮萧世子一把,只是如今她行动不便,出不了门。

    这可怎么办呢……

    璧青仿佛看出了顾清若的顾虑,建议道:“不如让夫人试一试?”

    “不行,娘亲的面子还不够大。”顾清若否定了这个可能,要出面就一定要一次到位,找一位身份压得住的人才行。

    只是能让湘东王妃松口的人,实在不多……

    “你们这是在说什么?”瑶红有些迷糊,这话题是从哪开始的?她也没出去过啊,怎么就听不懂了。

    璧青解释道:“世子要出京,必然要给王府一个交代,自己说肯定是不行的,姑娘的意思是要找一个有身份的人去帮忙开这个口。”

    “原来是这样。”瑶红恍然大悟,接着道:“那必然要找一位身份贵重,又与湘东王府交好之人才可。”

    “这便是难处。”

    顾清若揉了揉眉头,这下该怎么办呢……

    第二日,天刚微蒙,瑶红就收到了其他亲卫传来的消息。

    姑娘果然神机妙算,萧世子可不就来了么。

    瑶红亲自将信送了出去,才回来服侍顾清若晨起。

    回到若芳居,见灯火通明,便知道她家姑娘已经起身,兴冲冲进去问道:“姑娘可知,我方才去见了谁?”

    顾清若正捧了帕子净面,闻言眼都不睁,只道:“信送给世子了。”

    “是呢!”瑶红点点头,回想方才的情景,道:“世子仿佛一夜未歇,眼底都是乌青,脸色也不大好。”

    顾清若嗯了一声,慢悠悠道:“他昨夜定然去探问消息了。刑部那些人虽然没用,但应该能问到几分,加上世子又不是愚钝之人,猜也能猜到八分。若这样还能安睡,我倒得对他另眼相看了。”

    只不过这八分,到底能不能动摇萧世子,顾清若之前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自然是看在昭昭的份上。”顾清若道:“否则镇国公府与湘东王府素无来往,我何必要为难他。”

    “昭昭的心愿,我自然尽力为她达成。”顾清若的字力透纸背,几乎要嵌进桌子里去:“这世界纵有千般万般求不得,不试一试,又怎知毫无转机?”

    “那如此看来,萧世子与宁大人的缘分,便算是尽了吧。”瑶红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句。

    “那不一定。”顾清若放了笔,把方才写好的纸叠好收入信封中,道:“明日若世子来见,就把这个给他。”

    瑶红虽不明所以,却也点头应下。

    “姑娘。”瑶红过来给顾清若磨墨,轻声问:“您好像猜到了世子不会去?”

    “他自然不会去。”顾清若提笔写字:“湘东王府怕夜长梦多,大婚之间把他盯得紧紧的。他如今一出京,大婚之前肯定回不来,湘东王府能答应么?”

    “再说了,如今刑部接连有大案,他又身在要职,怎么可能擅离职守。”

    瑶红奇怪:“既然这样,您怎么还让他跑这一趟?”

    “顾将军,我敬你是一军之将,巾帼英雄,也念你是昭昭的至交,所以才会冒险前来。你若有事须我出手,无论能不能办到,我都会尽力一试。若是涉及昭昭,我更不会袖手旁观……请将军直言!”

    “我只怕你办不到。”

    一阵穿堂风吹过,吹得书页极速翻动,沙沙作响。

    “……我要你即刻离京。”

    “什么?!”萧世子想过千百种可能,万万没想到竟是这个回答。

    萧世子冷静了片刻,道:“请将军明示,为何要我出京?”

    “我只能说此事与昭昭有关,别的暂时无可奉告。”顾清若说完,紧紧盯着萧世子的反应。

    萧世子沉默了很久。

    直到一声烛花爆开,室内的灯火明明灭灭,飘动个不停。

    “世子请回吧。”顾清若没有再让萧世子多说,朝门外朗声唤道:“璧青,替我送世子回去。”

    璧青漠然地进了门,朝萧世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萧世子猛地抬头,看向顾清若:“将军!”

    “世子不必多说,我都知道。”顾清若取了一张干净的宣纸铺好,提笔边写边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哪有是为自己活着的。”

    “回去吧,今夜之事,世子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全都忘了吧。”

    “对了。”顾清若抬眼,眼睛里平静无波:“郑xiao jie是个好姑娘,别辜负了她。”

    书房的灯盏换了琉璃的灯罩,晶莹剔透,满室华光。

    顾清若写完一张宣纸的功夫,客人终于到了。

    她放了笔,用帕子擦了擦手,抬眼看向来人,道:“有劳萧世子深夜前来,请坐。”

    萧世子心中着急,门一关便急急往顾清若这边走来:“将军深夜召我,所谓何事?是不是……”

    顾清若注视着萧世子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请坐。”

    萧世子皱眉盯着顾清若看了一息,最后只得坐了下来:“将军不必绕弯子,但说无妨。”

    “我想先问你两句话。”顾清若不自觉地摩挲着手边的宣纸,说道。

    “请讲。”

    “第一,昭昭于你,是何存在?”

    “……生死契阔。”

    顾清若无声地勾唇笑了笑,不置可否。

    又问:“那你的婚约,又是什么?”

    萧世子沉默了半晌,艰难道:“父母之命……”

    停了笔,顾清若拿起宁昭的信又看了一眼,放下时,她不自觉搓了搓拇指和食指。

    这一搓,顾清若的脸色立变,吩咐瑶红:“打盆水来!”

    瑶红不敢马虎,立刻飞速打水送了进来。

    顾清若屏住呼吸,将宁昭的信放入水中。果然不出所料,信纸全部湿透后,露出些旁的字来。

    她沉着脸看完,抬眼看向璧青,道:“拿我信物,密请湘东王世子!”

    “是!”

    璧青得了吩咐,临出门的空档,顾清若又补了一句:“他若是不肯来,就打晕了绑过来。”

    “……是!”

    瑶红不敢多问,却也猜到有事情发生。看来这京都,是平静不下来了。

    宁昭出京也有一段时日了,不知差事办得如何。

    只是这种事情是不会在信中说的,信里大概也就是问问家中情况之类的事情。

    开了信一瞧,果然顾清若猜的一点没错,宁昭问的是胞弟的事情。

    顾清若一直派人留意着,自然不会让宁昭失望。不过她没法起身,只能让瑶红和璧青帮她架一张小桌,再替她把纸笔拿来。

    “姑娘,你若是想好了,便让璧青给宫里传个信吧。”瑶红知道自家姑娘是个聪明人,该做什么事情心中有数,只是长久的冷静智睿,偶尔糊涂一回,倒是难得。

    只是别伤了情分便好。

    顾清若不自觉地摩挲着床褥,半晌摇摇头:“再说吧。”

    如今她的情绪,不适合再与叶瑾煜见面,否则她定然是忍不住要提清河军之事。

    “姑娘,三姑娘已经送回去了。”璧青送了顾清莀回房,道:“半路上遇到了夫人,知道三姑娘回府,脸色便不太好,领着三姑娘回了房,便让我都回来了。”

    这肯定是要被训的。

    镇国公夫人不便回娘家长住,便时不时让顾清莀回去住上一段时日,权当尽孝。顾清芷可好,不声不响就跑了回来,尤其又在这种时候。镇国公夫人不生气才奇怪。

    “对了,姑娘,门房说有封信是给您的。”璧青从袖子里掏出来一封信,交给顾清若。

    顾清若接过来,一看字迹便十分开心:“是昭昭寄来的。”

    “对了,姑娘,皇上生好大的气,您确定不哄哄么?”瑶红收了药膏,关切地问道。

    顾清若摇头:“又不是第一回了,再说,我自认为无错,为何要低头求和。”

    “姑娘……”瑶红有时候真不知道她家姑娘是真聪明还是假糊涂,便顺着顾清若的话说:“是,确实不是第一回了,可这回不一样。从前你们赌气,不过是拌嘴撒气,如今可是朝政。说句姑娘不爱听的,他是君王,您是臣子,哪有臣子等着皇帝来哄的?”

    “您从前在这些事情上,分得极其明白,怎么如今反倒糊涂起来?”

    瑶红的问题,顾清若一个字都答不上来。

    是啊,她从前这些事情都是分得清楚明白的,也知道何时该说什么话,只是不知为何,如今反倒糊涂了。

    璧青送顾清莀回房,瑶红拿了消肿止痛的药膏进来给顾清若换药。

    半晌,瑶红忽然轻笑一声。

    顾清若撇了一眼自家丫鬟,问:“笑什么?”

    “三姑娘真是聪慧过人。”瑶红笑着赞赏道。

    “你从哪里看出来她聪慧了,明明就莽撞得很。”

    “三姑娘不仅没让对方发现,还知道那东西可能对姑娘有用,回来就巴巴给姑娘送来了,这还不聪明?”瑶红朝顾清若狡黠地一笑:“而且三姑娘从头到尾都没问这图上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顾清若斜靠在软枕上,道:“她就算是问,我也不会告诉她。”知道得越少,才越安全。

    “可是,三姑娘到底是没问。”

    瑶红忽然说了句:“三姑娘好像越来越像大xiao jie了。”

    “姊妹自然是相似的。”顾清若说着,心中暗道,毕竟是长姐带着长起来的,与她相像是自然的。

    不知长姐,如今过得好不好……

    “我在那儿等了半刻,都没见到人回来,又怕外祖母寻不着我,便回去了。”

    “胆大包天。”顾清若气得恨不得把顾清莀揍一顿:“你知道对方什么底细就敢跟过去?万一你被发现了,可知道后果如何?你让家中的长辈怎么办?”

    “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注意。”

    顾清莀从善如流,立刻认错,让顾清若有火都没处发。

    顾清若深吸一口气,平熄心头怒气,问道:“接下来呢?你还没说图的事情。”

    “这就是那个丫鬟拿出来给小僧侣看的东西呀。”顾清莀很有自信,她画的就算不是十成十的一样,也有七八分。

    顾清若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道:“太危险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有多远走多远,绝对不准跟上去,明白么!”

    “嗯嗯嗯,我知道了。”顾清莀点头应付,好奇道:“所以这个东西,有用么?”

    顾清若虽然很想摇头,但还是点了点头,道:“你帮了个很大的忙。”

    顾清莀立刻小小地欢呼了一声:“我就知道!”虽然她当时并不太明白,但是直觉告诉她,那个丫鬟肯定有问题,所以她才会紧紧跟上去,回来又迅速画了这张图。

    能帮上二姐姐的忙,她真是太开心了。

    “别高兴得太早。”顾清若冷笑两声:“回去好好休息吧,我让她们去给你备车,明儿一早,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回外祖母哪儿去!”

    “啊……”

    “既然你猜出来了,这个节骨眼上还回来做什么?”顾清若的手点了点顾清莀的脑门。2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