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虎符 >

第四百章 你命不好!

    漫天的箭雨好像组成了一片黑云,闪烁着凛冽的寒芒,划破天际,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狠狠的向着城下的曹军方阵落下。→???八+++八**读==书^^≥

    “竖盾,小心箭矢!”曹军前锋已然到达城下,领头的校尉,裨将纷纷开始指挥士卒对着城头放箭,同时架着云梯就往城头搭。看到箭雨落下,连忙大声吼了起来。

    “啊!”

    一枚枚箭簇覆盖而下,带着一声声尖啸狠狠的落在了曹军方阵之中,前排听从命令且反应快速的曹军或躲闪,或架盾的躲了过去。但依然有不少慢了一步或者比较倒霉的士兵被箭矢射中身体,惨叫着倒向地面,无助的等候着死亡的到来。而周围的曹军却是一脸的冷漠,这一幕他们早已经习惯,要是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那需要的不是怜悯和救人,而是搏命的冲上城墙,打赢此战。

    “找死,尝尝你曹大爷的神射吧!”城头上,曹性躲在女墙后面,手持一把铁胎弓,时不时的探头向外射出一枚枚利箭,此时没有接到陈宫具体命令的他,面对着漫天遍野,好似洪流一般的曹军根本就不需要瞄准,凭借着臂力和自上而下的加速度,只要射出去的箭矢,那必然能射中一二,有时候碰到倒霉蛋了,箭矢甚至能直接洞穿前一个曹军的身体,然后再没入下一个曹军的体内。

    “弓箭手再上,滚木准备,火油准备!”陈宫神色冷漠的躲在曹性旁边,此时曹军已然无限靠近城内,凭借着自家地盘和军势的帮助,他却也是能在挡住戏志才等人精神力覆盖的同时,观察到自家城墙上下的局势,脑中快速计算谋划,嘴中一个个命令不断说出。∈八∈八∈读∈书,.≦.o≧

    “放!”眼看随着曹军靠近城墙,那一座座开始搭在城墙上的云梯,陈宫冷哼一声,冷漠的吼出了第一个命令。

    “嗤嗤~”

    上千枚箭矢在陈宫的命令下,再度化为一片片黑色的箭雨自天空落下,凌厉的寒芒下,城墙下方顿时响起了一片哀嚎惨叫,猩红的血雾瞬间开始飞扬。

    “滚木!”箭矢立功,陈宫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仔细感受观察着精神力覆盖下的局势,猛地怒吼出声,早已准备好的守城士卒立刻将一根根沉重的滚木顺着云梯向下砸去。

    “轰!”

    暴响之中,云梯上满满当当的曹军瞬间被清空了一片,充满恐惧和哀嚎的声音中,最高处的曹军直直的从云梯上掉落,重重的砸落地面,好似一颗从天而落的西瓜一般,化成血泥。

    “火油跟上!”命令再下,一坛坛已经引燃的火油罐顿时被守城士卒顺着云梯向下扔去,炽烈的暴响声中,城下瞬间化成一片火海,无数惨叫声中,城墙上刚刚升起来的压力顿时一轻。

    陈宫深邃的眸子泛着冷意,透过精神力遥遥的扫过整片城池防线,望着在城墙下方逐渐汇聚成型曹军弓箭手阵营,眼中闪过一抹冷厉的杀意,厉声喝道:“弓箭手再上,三十度俯射。曹性,看准那个组织曹军弓箭手集合的将领,给某杀了!”

    “啊?诺!”正在兴奋的射杀着曹操攻城士兵的曹性微微一怔,随即就在陈宫冰冷的目光下反应过来,连忙探出些许身子,张弓搭箭,目光死死的盯着城池下方正在大声指挥曹军弓箭手集合反击的将领,“小子别动啊,一下就成了,好好尝尝曹大爷的利箭吧!”

    “嗤嗤~噌!”

    凌冽的破风声再度响起,漫天的冰冷箭矢好似瓢泼的大雨,密密麻麻的向着城下的曹军弓箭手阵型落下,毫无准备的曹军弓箭手顿时成片倒下,凄厉的哀嚎声响彻天际。

    “盾牌手上前防”正在指挥曹军弓箭手集合反击的曹军将领,眼看箭雨袭来,连忙准备下令防御,就觉得喉间一痛,浑身的力气随即快速流逝,漆黑的色彩涌上眼眸,他甚至来不及留下一句遗言,就被紧随其后的箭矢射成了筛子。

    “不错!”陈宫眼见刚刚汇聚起来的曹军弓箭手四散开来,满意的对着曹性说了一声,随即继续观察起了战场,寻找需要曹性出手的地方。

    “不要乱,不要乱,听某命令,弓箭手向前推进五十步,压制敌军弓箭手,盾牌手竖盾向前推进,保护好弓箭手!”曹军方阵中,眼看着前方负责指挥进攻的夺城将领身亡,负责此次攻城指挥的于禁脸上闪过一丝寒意,顾不得身边亲卫的阻拦,随手拿起一边的大盾,身先士卒的组织起了一队盾牌手,亲自护着大批弓箭手先前推进。

    “嗯!”正在用精神力扫视战场的陈宫马上就发现了这边的动静,眸子闪过一丝光芒,和曹操交手了这么久,甚至以前还是曹操麾下的陈宫自然认识于禁,也清楚的知道于禁在曹操军中的地位,要是能将他斩杀在此,先不说对曹操的打击,光是这会儿,就起码能延缓曹军半个时辰以上的进攻节奏,“曹性,看好那个竖着大盾的曹军将领,杀了他!一个顶十个!”

    “十个?”曹性一怔。

    “十个!!!”曹性眸中闪出无数亮光,没有精神力的他虽然还没有看到于禁,并不知道陈宫要让自己射杀的是谁,但是那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就是移动的金闪闪和功劳点啊,“你死定了,神仙都救不了你,老子说的!”

    铁胎弓在曹性的手中闪过冷厉的光芒,冰冷的玄铁箭矢被他郑重的搭在了铁胎弓上,浑身的气势在这一刻简直达到了巅峰。

    “在哪呢?”姿态摆好,曹性方才缩头缩脑的探头向着陈宫所言的方向看去,“哦,是于文则这老小子啊,难怪让军师许了这么大的好处,嘿嘿,怪你命不好咯!”

    “噌!”一声轻响,在曹性手中被拉到了极限的铁胎弓猛地将玄铁箭矢射出,箭矢离弓,瞬间就化作了一道流星,划破虚空,带着死亡的气息,直直的向着于禁射去……1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