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风中喜事 >

第599章 仔细看看你们确实挺像

    林美玉噘着嘴巴抱怨,怎么能把她当作苦力来用,她可是脑力劳动者!

    中午的时候宋澈突然到胭脂铺里来了,他看清哲的眼神很奇怪的模样。

    林美玉知道其中的隐情急忙上前跟宋澈解释,“昨天的事情是个误会,我问清楚了,那个玉佩其实是狐狸的,狐狸送给清哲作为……”

    公然说定情信物有些不妥,林美玉急忙重新酝酿言辞,“纪念!”

    “所以玉佩不是清哲的而是狐狸的?”宋澈挑眉问道。

    林美玉连连点头,可宋澈却有自己的另一番判断。

    “那他们是什么关系,这么贵重物品说给他就给他了?”宋澈一脸的求解释的表情。

    “这个……”林美玉紧张起来。

    也不好直接说清哲与狐狸是一对儿断袖!瞧着清哲面不改色跟正在说的不是他身上的事情似的。

    林美玉开动脑筋帮忙扯谎,“你应该明白的,这就是兄弟情义嘛,不就是一块玉佩嘛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是也把玉佩送给我了吗,这说明我们的关系好!赠人物件无关贵贱,只看感情到不到位!”

    “本王是爱你才把玉佩送你的,那狐狸也是爱你这师父喽!”宋澈情深义重的看向林美玉。

    林美玉闹了个大红脸,抓耳挠腮一阵不知如何化解尴尬。目光看向清哲寻求帮助,谁知他事不关己的态度。

    宋澈从正在给客人试用胭脂的伙计手中拿过一面镜子,他走到清哲面前举起镜子把两个人都照在里面,他端详了一阵自顾的说道:“仔细看看我们的眉眼确实挺像的!”

    清哲没兴趣的瞄了一眼嗤笑,“我可没兴趣与王爷攀亲戚,你若是见了狐狸他大概会很感兴趣!”

    宋澈不相信清哲的话,他坚信自己的判断!“那你告诉本王狐狸在哪呢,本王还真想亲口问问!”

    “我怎么知道他在哪,我又不是他爹,他去哪里还跟我报备!”清哲不满的回答。

    林美玉也是突然来了兴致,偷偷的比较着清哲与宋澈的长相。

    “好好算你的帐!”清哲突然扭头过来对林美玉严声厉色,抬手推开林美玉的脸让她认真的看账簿。

    清哲的力气不算大手掌却在林美玉的脸上发出一声脆响,不知道前面事情的人乍一看会以为林美玉挨了一巴掌。

    宋澈见状急眼了,放下镜子上前察看林美玉有没有受伤。

    “没事,一点不疼!”林美玉揉了揉脸颊略显难堪。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下手不知道轻重吗?这是人脸又不是猪皮!”

    林美玉感到莫名的尴尬,宋澈这是为她打抱不平吗,这是在说她脸皮厚吧!

    林美玉突然想到了之前清哲的猜测,便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询问宋澈玉佩可不可能是藏宝地图。

    宋澈愣了愣突然大笑起来,摸了摸林美玉的脑袋打趣:“你可真是令本王大开眼界,你的想法很大胆,可是若真的是藏宝图它可能被送人吗?”

    林美玉恍然大悟,合着自己白白浪费了心思!

    宋澈没有逗留太久,一来只是来看看清哲的态度,二来是想见林美玉。

    既然目的都达到了他也不在胭脂铺浪费时间了,他还有一大堆事情没有解决!

    宋澈很担心父皇的身体,一有空他就会进宫探望,只是每次他去父皇都在休息没机会见面。

    听说父皇身体日益见好了,宋澈稍有安心却也时常去殿前看看有没有机会见父皇一面。

    他到了的时候听说皇祖母在里面,因为皇上需要静养房间里的人不宜太多,宋澈只好在殿外候着。

    “我可怜的儿啊,偏偏遇到这么个蛇蝎心肠的妻子!”皇太后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心里难受,皇后的心肠越来越黑,搅得宫中乌烟瘴气不得安宁!

    “母后别担心了,朕已经有办法治这刁妇的罪了!”皇上安慰皇太后。

    “摄政王也来了,怎么不进去,是不是父皇在休息?”太子前来探看时看到等候着的宋澈。

    “是皇祖母在里面,父皇的身体不便有太多人在跟前,所以本王就没进去!”宋澈平和的解释。

    “这样啊,那本太子也不进去了!”太子随便坐下也开始等候。

    老太监到龙榻前禀告,说摄政王与太子前后来探望病情,眼下都在殿外等候呢。

    皇太后听了直夸二人有孝心,皇上脸上的表情也是很欣慰。

    为了继续演戏皇太后就离开了,皇上继续躺在床上装病。

    皇太后出来的时候叮嘱摄政王与太子不要逗留太久,一来皇上需要清净,二来朝中那么多事情还是把精力用在上面才是!

    宋澈与太子一起入了皇上寝宫,皇上故意做出无精打采的样子来。宋澈与太子问安过后,守在床前给皇上端茶倒水,伺候的很是周到。

    “你们兄弟俩要相亲相爱,父皇的江山你们要守住!”皇上掩着嘴咳嗽了一阵。

    “父皇你快好起来,儿臣还需要您的指点!”太子哽着喉咙说道。

    宋澈也附和的说道:“父皇,儿臣年纪尚轻还需您的教导!”

    “父皇相信你们俩相辅相成,日后能让百姓安居乐业!”

    “儿臣与摄政王一定不会让父皇失望的,求父皇安心养病早日康复,继续带领我们兄弟二人上朝,儿臣还要跟父皇学习治国之道!”

    “摄政王,你出去下朕有话跟太子单独说!”

    “是,父皇!”宋澈告退,心里隐隐的察觉到了什么。

    “太子,日后登基了可要与摄政王兄弟齐心,不要像你母后那样的心肠!”皇上坐直了身体语重心长的叮嘱太子。

    太子不知在想什么有些失神,回神之际他嘴上挂着苦涩的笑,深吸了一口气回言:“儿臣知道父皇是亲父皇,兄弟是亲兄弟,可母后却非至亲!”

    皇上叹了一声后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小时候贪玩逃学回寝宫找母后,听到她说儿臣是养不熟的狼崽子,还恶言诋毁儿臣生母!”

    看到太子脸上的痛苦,皇上也是心疼至极。

    皇上想起来了太子小时候很是贪玩总是逃学,突然有一天开始刻苦好学端正自己品性,原来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孩子,苦了你了!父皇当年知道你非皇后亲生却不能挑明事情真相,父皇是怕你要是离开皇后身边会遭灭口,当年皇后是恨急了你母妃!”2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