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231章:谁是第一

    异象随着诗作的完成,逐渐散去.

    周灿等人开始冲击最后一道题目,也是最难的一道题目策论.

    策论这样的题目,要求童生必须做到文以载道,言之有物,不可泛泛而论,夸夸其谈.

    考试的时候,时间过得尤其快.

    一个时辰转眼过去.

    “好了,大家注意了,不要再写了,时间到了,再写的话,这一次大比的成绩就不算数!”

    各个私塾的监考夫子,扬声说着,洪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考场.

    数百人的考场,忽然为之一静,停止了那种沙沙沙的笔走龙蛇的声音.

    可是随即另外一种声音响起.

    “这么快啊,我还有着好多道题目没有做,这一下可惨了!”一个童生惨呼,他的卷面上还有着许多空白.

    “哎呀呀,这个题目我刚想起来,马上就能完成,怎么就到了时间.”卷子还没有收到跟前,这个童生握着手中的笔,快速的把自己刚刚想起来的答案写了上去.

    “这一次的题目太难了,尤其是那策论,不是秀才、举人才做的题目吗,我们只是童生,怎么就要做这样的题目?”

    “写文章,要求文以载道,言之有物,不做无病之呻-吟,太难了,不知道谁能做的出来?”

    言为心声,文章就是心声,就是你的学识、阅历所化成的心声。

    一篇文章写出来,就能够看出来你这个人的水平。

    一张张的卷子,都被糊了名后收了上去。

    “今天的大比,已经结束了,我们将会从现在开始连夜批阅卷子,争取在三天之内,把所有的卷子都批阅完毕,到时候,会按照成绩的高低依次排出来名次。”

    “排着名次的榜单,将会贴在朝阳私塾的这一面大墙上面,现在你们把桌椅收拾好,就散了吧。”

    马如龙站了起来,亲自宣布这一次的大比结束。

    众童生听了,有的面带着喜悦之色,看样子是考得不错,心情非常激动,但也有的面色暗淡,愁眉苦脸,应该是考得不好,心情失落。

    更是有着同一个私塾的童生三三两两的汇聚在了一起,低着头,相互之间对着答案。

    “对对对,这个题目,我想了好久,以为自己弄错了,想不到居然是对的。”一童生十分激动,通过对答案,发觉一道自己没有把握的题目很有可能做对了。

    第一道大题,就是基础题目,考的是童生对他们所学的知识的掌握情况。

    “那有关秋日的诗篇,你是怎么写的?”一童生问着。

    这话一出,场面为之一静。

    “珠玉在前,我就不丢人现眼了,你纵使再问我百遍,我也是不会说的,你不要问了。”

    提起诗作,众人都是万念俱灰,有着神童欧阳庆、神童周灿两座大山压在心上,纵使觉得自己写的不错的童生,也不好意思摇头晃脑的吟诵自己的得意之作。

    毕竟,差距太远。

    要知道,这两个人写出来的诗篇太了不得,一篇写成之后,大珠小珠落玉盘,光芒灿烂,冲霄而起。

    一篇更胜一筹,写成之后,那可是凝聚了文光之花,花团锦绣,绚丽夺目。

    而他们这些童生的诗作,连最低层次的笔墨生香都做不到,根本没有可比性,一在地上一在天,让人绝望。

    至于最后一道题目,却是要求解决九真县一处地方的干旱问题。

    这是最为实际的问题。

    不但要写的朗朗上口,文笔华丽,更是要求写的言之有物,通俗易懂。

    只是大多数的童生,都是在私塾读书,对于这些问题,根本没有实践过,根本写不出来任何有着意义的答案。

    但也都按照自己的臆测,无论好坏,都写到了卷子上面。

    在他们看来,只要把卷子写完,无论对错,多多多少都会给一点分数。

    提起这次的题目,很多童生,都倒吸一口凉气。

    太难了!

    很多题目,都在超纲与不超纲之间。

    远远超过了他们的能力。

    就算是秋闺大考的卷子,怕也不会比这更难了。

    面对着这样难的卷子,学的好的童生、学的不好的童生之间的差距,多多少少的都会被这样的题目所抹平。

    因为,大家都考不好。

    想到这里。

    很多童生都有些垂头丧气,原本都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童生应掌握的知识,心高气傲,意气飞扬,如今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许多知识,都没有真正的掌握。

    听从夫子们的话,把桌椅都收了起来,有些桌椅并不是朝阳私塾的,而是从附近百姓家里暂时借了过来,也都送了回去。

    “大家可以回去了,三天之后,过来看榜,我和魏公,将会坐镇这里,寸步不离,防止任何人作弊,要是让我们发现在批阅卷子的过程中,有人徇私舞弊,我们将会直接把这一私塾的童生成绩归零。”

    读书人最痛恨的就是舞弊。

    那是对其他认认真真学习的童生的极大不公,也是对读书人的羞辱。

    众人散去。

    欧阳庆走到了周灿的身旁,“想不到,你的诗词造诣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妙笔生花,让人敬佩。”

    周灿笑着,“你也不错,写出来的诗句,每一个字都如珍珠,大放光芒,当然,和我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毕竟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该打击的时候,就要打击一下。

    欧阳庆听了,却是一滞,手掌伸出,点指周灿,“没有想到,你真是真性情,居然毫不犹豫,毫不客气的接受了我对你的赞美。”

    周灿笑着,“我只是实话实说,咱们之间的差距很明显,这一次,我当为第一,朝阳私塾的童生,也将会力压其他的私塾童生。”

    欧阳庆摇了摇头,“不见得,我曾经随着家族的老人行走四方,增加见识,虽然没有抗旱救灾的本领,但也耳濡目染,知道一些。”

    “而你读书之后,却是一直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对农事,应该是一窍不通,如何能够完成最后的策论?”

    “在策论上面,我定然可以压过你,所以说,到底谁是第一,还真是犹未可知!”

    周灿笑道,“那咱们就拭目以待!”1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