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绝世魔头 >

第一百章 皇太后

    延庆公主也思考了起来,李天行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就算这次制止了皇太后为自己招驸马,但是以后还是会有的,得想个办法一劳永逸。

    “那你有什么妙计?”延庆公主看了看李天行,她相信李天行一定可以想出最好的方法,这是一种连延庆公主自己都说不清楚的信任感。

    “让我想想……”李天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要在揭开的同时达成公主的目的,这样的方法有什么?

    “公主您靠近一点。”随后李天行在延庆公主的二耳边低声细语说了一些什么,只有延庆公主能听得仔细。

    “哦,是这样啊。”李天行说完之后延庆公主就一脸恍然大悟,“真有你的啊!就用这个办法好了。”看起来延庆公主对李天行的计谋相当信服。

    “谢公主夸奖,到时候公主只需要沉住气就好了。”李天行再次提醒道。

    “好,这次你帮我出了主意,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好了。”延庆公主显得很开心,可以摆脱皇太后对自己婚姻的束缚,延庆公主当然很开心,这意味着自己以后就可以自由的挑选驸马了。

    居然还惦记着……李天行不禁暗自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女人果然是记仇的,就算是这延庆公主也一样。

    “那我回去了,你继续忙吧。”延庆公主得到自己需要的计划后,立刻就带着一群宫女离开了。

    “对了,记住我的名字是朱尧姬。”公主走前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着李天行说了一句。

    神色一动,李天行还是恭恭敬敬的说道:“恭送公主殿下”随后延庆公主就消失在了李天行面前。

    李天行摇了摇头,这公主虽然有些俏皮但还算是讲人情的人,这时候刘晨偷偷靠了过来,“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

    “……”李天行语塞,延庆公主不过是过来找自己商量驸马的事情,也不是要招自己当驸马,就是招李天行也不干呢。

    “你只要保持本心就好,那么无论有多少女人你都能应付。”说完刘晨还装模作样的念了一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李天行无言以对,刘晨这是把自己当成了大师了啊,明明自己的感情都搞不清楚我,还在这里调侃李天行。

    “话说林玲怎么样?”

    “啊?”刘晨被李天行突然吓了一跳,“那个,怎么了?林玲怎么样是什么意思?”刘晨原本大师的模样瞬间消失了,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要我说,要是心动了就行动吧!”李天行捅了捅刘晨坏笑着。

    “告辞!”刘晨二话不说就转身跑了,要是真和李天行理论起来,自己恐怕是要吃亏了,刘晨马上选择了开溜。

    “真是个小伙子!”李天行这么评价着刘晨,然而李天行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是忘记了自己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

    “话说那个玲玲到底是谁啊?”突然一个脑袋冒了出来。

    “……”李天行不禁暗中嘀咕着,每次和刘晨聊天,这昆润谷就会在旁边插一脚,“你不需要认识的人。”随后李天行转身会自己的房间。

    “哎,等等啊,李大统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魏金忠还是紧紧的逼问,但是李天行没有理会他直接走了。

    “所以这个玲玲到底是谁?”昆润谷在原地苦恼着……

    听从了李天行的建议后,延庆公主回到了寝宫后就安静了下去,然而朱尧姬内心还是非常的气愤的,只不过没有在李天行面前表现出来而已。

    “居然敢蒙骗我!带着病还想当我的驸马,真是吃了熊心豹胆!”朱尧姬大叫着,一把抓过来花瓶砸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并且水渍也溅了一地。

    “黄石林是吧,不就是有个宦官的哥哥么?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又是一个花瓶砸到了地上,侍奉延庆公主的宫女们都是微微发抖。

    她们第一次见延庆公主发这么大的火,宫女全都大气不敢出,没有人想招惹到现在的延庆公主,突然延庆公主又平静了下去。

    “你们把这里清理一下。”延庆公主突然想起了之前李天行的交代,千万不要提前揭穿,也不能发火暴露,就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就好了。

    “公主您……”一个和朱尧姬关系比较好的贴身宫女问道,贴身丫头已经相当于是好姐妹了,她和朱尧姬也算比较亲近的。

    “没什么,刚想到不好的事情,不过现在已经好了,没有问题了。”朱尧姬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追问了。

    “你们先下去,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是。”那些宫女清理完地面后就退下了。

    “呵呵,你会为自己的自作聪明付出代价!”延庆公主此刻眼中闪动着凶光,朱尧姬是公主,但也不是说她的脾气很好,对于这种需要坑骗自己一辈子的人,她自然是不可能和和气气的。

    很快就到了皇太后正式为延庆公主挑选驸马的时间了。

    “公主殿下,皇太后请您过去与驸马见面。”有宫女前来报告。

    “好,我知道了。”延庆公主往着皇太后的地方而去,她的拳头不禁微微握紧。

    “深儿,你看我挑选的这几个人可是对朱尧姬的胃口。”一个中年女子拉着朱文深坐下,那中年女子穿着是宫内特有的服饰,并且看她的装饰可以知道这绝对是最高级的一种。

    叫当朝皇帝朱文深为深儿,加上她的特殊服饰,那么这中年女子的身份不言而喻,她即是前代皇帝的皇后,也就是现在的皇太后。

    “母后,儿臣还有公务要处理。”朱文深有些坐不住,皇太后是硬拉着自己来的。

    “你个当哥哥的可不能走,这可是你妹妹一辈子的大事,其他事情你可以不过问,但是驸马爷的问题,你总得管一管吧。”皇太后微微教训着。

    “是,母后,儿臣知道错了。”朱文深面对自己的母亲还是硬气不了,皇太后也没有说错,毕竟是朱尧姬一辈子的事情,他当哥哥的的确要过问一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