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绝世魔头 >

第二百一十章 元山剑派

    听了半天,原本以为这个久仰自己大名的武林侠士是冲着自己的大名来拜访的,没想到居然是自己亲爹的师弟,还说要来切磋武艺,还有什么朝廷的事情。

    两个人的谈话更是让周如清听的一场糊涂。

    “哦,你说这事儿,我之前也听说了,不过这朝廷征召武林之事,怎么又跟你扯上关系了,难道你是对朝廷有什么意见?”周朝此时眼神中闪烁着一丝不定。

    无名刀客笑了笑,周朝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是想让无名刀客事先表明立场,自己方便应对,以前周朝心机深沉,现在都这把年纪了,居然还如此。

    “并不是我对朝廷有什么意见,而是有人需要我这样做,就是听听师兄的看法,朝廷征召武林人士,无非是想天下归一!”

    周朝没弄懂无名刀客的意思,虽然自己并不想跟朝廷作对,但也没想和武林人士作对,从单方面考虑,现目前元山镇的经济情况完全是靠着朝廷的支持。

    “不如你先说说你的看法,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假如你是偏向江湖的激进份子,那我们师兄弟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统一江湖是迟早的事情,而朝廷有一个完整的体制完全可以巩固江湖人的地位,如此一来即便是朝廷需要我们江湖人士献出一份力量,那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虽然不知道无名刀客怎么想,但周朝还是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至于无名刀客靠的是哪边,那就要看他自己选择了。

    周朝定睛看着无名刀客的神情,似乎脸上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一席话而有什么意外的表情,想必自己说的正中无名刀客的下怀,这才没什么反应。

    无名刀客听懂了周朝的想法,认为他是有心响应朝廷征召一事,故此也没再说什么,也不枉费这十几年来他欠自己脸上的那一刀。

    两个人在正堂聊了很久,周如清也站在一旁听了很久,深知自己的父亲一向和朝廷都是站在统一战线,就连自己腰间的游龙玉佩也是当今圣上钦此的,自然是不会与朝廷作对,至于江湖武林之争一向与元山剑派都扯不上什么关系。

    从周如清记事以来,元山剑派都只是自己单独门派在修行,且不论武功高低如何,对整个江湖而言,元山剑派实际上就是个不成立的门派,而且又是一个女人传承,自然江湖人也没有多注意。

    反而令周朝讶异的是,元山剑派一向低调行事,为了他会知道具tǐ wèi置,甚至还找上了门来,随即问道:“我派常年隐居,不知道师弟是从何听来,居然还能找到位置,这点让师兄我甚是好奇啊!”

    “之前在一次比武当中,我无意间听到了师兄所创建的门派,但不知道是你!很想讨教一番!”

    无名刀客摩拳擦掌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找到周朝,当年那场还没比完的武,最后因为一个不小心却弄的不欢而散,这是无名刀客多年以来的心结,更是想强大自己的证明。

    言语之中,眼神更加坚定,这也让周朝想起了眼前和无名刀客之间的约定,曾经他们发誓如果将来两个人的功法都达到了一种境界,那势必要来一场公平的决斗。

    “好,哈哈哈,缘分至此,即便是我不同意,恐怕师弟也是不会放过我的,来吧,咱们就好好的切磋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相信你一定进步了不少!”

    余音未落,周朝骤然起身,拿起了周如清手上的佩剑,大步流星的带着无名刀客去了后院。

    这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表面上非常家宅的一间大宅子,背后居然隐藏着一个习武基地,放眼望去,整个武校场比当今皇帝的跑马场还要大。

    其中不乏一些元山镇的弟子在武校场练习着基本功,不远处的高台上,一位身穿米白色素衣的美妇印刻在眼前。

    李氏,正是周朝的妻子,也是传承元山剑法的唯一传承人,祖上世代以元山剑法为自豪,即便是以前同门师兄也都是跟着李氏一起学习的元山剑法。

    之前听比武的人说,元山剑法向来诡异,出剑的方式与常人所练习的剑法背道而驰,就连剑法的心经也是逆着任督二脉儿行。

    故此前来元山剑派比武或者是踩场的人都被打的落花流水,节节败退。

    “娘,我跟你说”

    还没走近李氏身边,周如清就像撒了欢的兔子,直接奔向了李氏身边,低垂着脸在李氏耳畔嘀咕着,眼神时不时的朝着无名刀客的方向看来。

    只见李氏神情变得有些异样,点点头示意。

    “这位是?”

    随着周朝的指引,刚走进,李氏就上前询问。

    “夫人,这是我以前的师弟,今日特地前来探望我,多年未见想在这武校场切磋切磋,你先让众弟子都下去吧!”

    介绍之余,李氏将无名刀客上下打量了一番,总觉得此人前来一定是不怀好意,虽然周如清已经告诉了自己事情的全部来历,但李氏仿佛看穿了无名刀客的背景,疑惑的眼神将他盯的死死的。

    “好吧,不过点到为止哦!”

    碍于面子,李氏也不好阻拦自己丈夫的意思,虽然元山剑法是她教给丈夫的,但这么些年丈夫的剑法早已超越了自己的造诣。

    故此对眼前的无名刀客也没什么好猜忌的,只是感觉他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是别人没有的一种东西,但这种东西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笑了笑,直接喊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语毕,数百余人元山剑派的弟子依着吩咐都纷纷走出了武校场。

    “娘啊,爹他身上的病痛还没好呢,您忘记他之前腰骨劳损的事情了吗?”

    看着无名刀客和自己的爹下场,周如清莫名的心慌,早前因为阴雨天气,造成地面都长了青苔,而周朝恰巧不小心给摔了一跤,结果直接摔伤了腰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