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绝世魔头 >

第五百六十三章 紫妃

    书生眼睛巴拉的看着他“会,学生自小生在武术世家,跟父亲学过几年功夫。”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还手?”李天行问道“我看,以你的底子,教训这几个还不在话下,怎么任由他们欺负。”

    “这个……”书生很正气的说“学有所用,定当造福于民,岂可打打杀杀。练武乃是为了强身健体,绝非要与人动武。孔子曰……”

    李天行受不了了“得得得,算我没问好吧?真是个书呆子。”

    这个书生说,他本来要上京赶考的,只是为了给全家老小报仇,可是路上包袱被人偷了,考试不成,当不了官。现在沦落到在街上要饭的地步,也是无奈之举,斯文扫地。

    书生越说越激动“想我一届书生,饱读诗书,却落得这般下场。苍天无眼,天地不容啊!”

    “怪不得他们想揍你了,我都想给你两拳。”云啸风说道“这么多好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啊?一口一个子曰诗云的,你累不累。”

    “你家里有什么仇?你既然有武功,为什么不自己去杀人?”李天行喝酒问着。

    “杀人?!”书生的脸色煞白“这位兄台,你怎可出此言呢。朝廷有礼法在,我等身为子民,都应当以国法为重,怎么可以私下行刑。再说……我也打不过他们。”

    呵呵,这才是真话吧。

    “到底是谁杀了你全家?”

    “全真教的人!”书生瞬间说道。

    李天行没去过全真教,因为终南山地处偏僻,而且那帮牛鼻子道士一代不如一代,武功早已经不是当年重阳真人在的时候,会九阴真经的风采了。多少年来,全真教的名声越来越下降,早已经不是江湖大派,只是个不入流的门派。可这帮道士一贯以清修和君子自诩,怎么会滥杀无辜呢。

    “你家在哪儿?你父亲是什么人?”云啸风问。

    “我叫欧阳清,我父亲欧阳北山,他是紫凝山庄的庄主,早年曾经拜过少林门下。”

    云啸风哦哦的说着“既然如此,你家和少林寺也算很有渊源了,怎么不去求少林寺的人帮忙?这难道也是孔子教的?”倾城美人泪

    “非也。”书生回道“我去了少林寺,可是少林寺的人把我赶了出来,说杀人放火的事应该去找朝廷上的大官,跟他们和尚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可不对,玄离方丈不会这样不讲道理。

    算了,反正这次远行也没有个具体的地址,天下这么大,走到哪里算哪里,姑且就去一趟终南山,帮助书生一个忙吧。

    楼下,那几个欺负人的武人到了巷子口,和一个白衣女子碰头。

    “主人的计划成功了么?”白衣女子问。

    武人说“一切都在主人计划之内,李天行已经上当。按照主人的吩咐,我等马上进宫,去接近紫君,暗中帮助他。”

    从京师附近到终南山有一段长途跋涉的路,他们走的慢,都十多天了,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路上,最烦的就是这个书生,不停的给他们讲解子曰诗云,提到孔子,这家伙浑身都来劲,可以不吃饭不睡觉,说上几个时辰,整个一牛人。

    云啸风抱怨说,还是快点解决这个麻烦,他已经后悔救人了。

    皇宫内,齐王选了四个美人,原来后宫的那些妃子们,全都进了冷宫。百官们进言,说皇上要多收纳美女才行,为了保证江山永固,就要多生皇子,才四个美女,也太少了。可是,齐王是个生性贪玩的人,他不昏庸,但一下朝就跟几个妃子和宫女在一起踢球,玩的不亦乐乎。

    魏怀泰多次进宫,请他管管朝政事务,可皇帝不听。人一旦坐上了这个高位,想下来可就难了,就像突然发了一笔横财的人一样,怎么也要先享受几天再说。

    “陛下,朝中大事小事堆积如山,就等着陛下去梳理呢。”魏怀泰再次恳求道,旁边还有两个大臣默不作声。

    “你们去弄不就行了么?”皇帝哼着小曲“没看见朕现在很忙么?怎么样?魏怀泰,当初朕不愿意当这个皇帝,你非要我来做,现在后悔了是不是?想把朕给拉下台。”

    魏怀泰诚惶诚恐“臣……不敢有此想法。”

    一个太监过来通报“启禀陛下,紫妃娘娘来了。”都市神医

    紫妃,就是紫君,那个练过十魅惑天的女子,任何男人远处看一眼,都会被迷住。齐王歪头看看,是挺漂亮的。

    “爱妃,你来这里干什么?莫非你也喜欢蹴鞠?”

    紫妃娇气的说“陛下,你怎么不去臣妾的宫里坐坐啊,臣妾这两天可想你了。”

    “晚上,晚上朕在过去。这个——你既然来了,就跟朕一道,咱们一起踢球怎么样?”皇帝把球往紫妃怀中一扔。

    紫妃很快反应的接住了球,而这个举动,被魏怀泰看在眼里。他看出紫妃会武功,可是朝廷有规定,凡是入宫候选的女人,都不能有武功,这是为了皇帝的安全考虑。

    紫妃看见魏怀泰之后,眼神闪烁,含羞的把球递给皇上“陛下,臣妾不太舒服,先回去了。”

    “行了,去吧去吧。”皇帝指着魏怀泰“魏将军,你身经百战,就是不知道蹴鞠功夫怎么样,要不咱们玩两局?”

    魏怀泰刚从紫妃的身上挪开眼睛“陛下,这个女子是何人所献?”

    皇帝一脚踢了球上天“这朕怎么能记得清楚,每天送上来美女那么多,你也知道,朕这个人对女色不感兴趣。怎么了?你不会喜欢上紫妃了吧?你要是喜欢,朕可以送给你。”

    做梦呢,皇帝的妃子能随便要的?

    魏怀泰一下子跪在地上“皇上此言,折煞臣了。臣只是好奇,刚刚见紫妃娘娘接住蹴鞠的样子,好像是会武功之人。而我朝自高祖皇帝开始,就定下规矩,后宫绝不可以有会武功的女子。当年,高祖皇帝夜宿玉华宫,玉妃娘娘就有行刺之举,前车之鉴,望陛下纳言。”

    “行了,说了一车的话,磨磨唧唧的,朕有什么好行刺的?”皇帝坐在一旁,用毛巾擦脸“魏怀泰,你总是无事生非,想在连朕的后宫你都要染指了。难道朕和什么样的女人同榻而眠,还需要得到你的同意么?”

    “这——臣……万死。”

    “你也不用万死,管好你自己的事,以后朕后宫的事,你少掺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