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绝世魔头 >

第七百五十一章 摊牌

    有了刘莫的证词,等于触犯了温公的底线,有皇上的御赐之物在手,他才不怕什么西厂的崔公,那顶多也就是个屁。这半夜三更的,温公带领三百多名东厂锦衣卫,冲入西厂地界,见人直接就缴械了武器。

    两个锦衣卫用脚踢开大门,霸道气十足。

    这崔公虽然是个太监,可也喜欢美女,正左拥右抱的,欣赏歌舞,已经酒过三巡了。他还拉着几个五品官职的人一起玩乐,很是忘形。

    看见人群冲进了室内,最中间过来的是温公,他眉头一皱“温公?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呵呵,来……坐下坐下,一起喝。”

    温公鼻间呼出不屑“来人,给我拿下。”

    “你!”崔公指着上去捉拿他的两个锦衣卫,又冲温公喊道“姓温的,你好大的胆子!这里是西厂,不是你们东厂!你敢乱来!”

    “哼,不好意思了,崔公。”温公素来以办事迅速闻名,绝对不拖泥带水,他不多废话,转身就走“全都带走。”

    平时,东厂和西厂是平级对等的,用行话来说,就是相互制衡。可这一次,老温来真的了,直接扒了崔公的衣服,拉到了东厂的审讯室里。火光盈盈,还有十八般刑具在此伺候着,阴气森森。

    温公到场的时候,崔公还在挣扎,坚决不肯被绑在木桩子上,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一直大喊着‘放开我’、‘你们zào fǎn’等话。直到温公坐下来之后,他才稍有镇定,温公也让人除去他身上的枷锁。

    “罢了,给崔公留点面子吧。”

    崔公两眼气的发红,但已经不是酒劲那么简单了“温公,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两一起为皇上办事,你居然敢拘押我,还要对我动刑。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一起跟过刘公的,也算是兄弟。”

    “是么。”温公喝下一口茶,小滋味不错“那你为什么要谋反呢?”

    “你胡说!你敢污蔑本公!”

    温公嘴角裂开笑容“就知道你不肯说。来人……把那小子带进来吧。”

    说带的就是刘莫,身上毫发无损,但被吓得浑身哆嗦,不用人驱赶,他很自然的跪了下来“温……温公。”

    “崔公,你认识这个人么?”

    “本公不认识。”崔公回答的干脆。

    “哈哈!!”温公大笑“你要用我的人,也不跟我打声招呼,还让你家的狗出来送‘粮食’,喂饱了我的狗。我现在不想知道别的,就想清楚清楚……你为什么要换掉我的人。”

    崔公搪塞“我不知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而且这个人本公也不认识。”

    温公朝刘莫撇了一眼,刘莫马上说“是小陈子找到奴才的,说是崔公的意思,让奴才撤换掉温公身边的人。”

    崔公大喊“就凭一个奴才的三言两语,你就喊抓我?!!!”

    锦衣卫带来了尚方宝剑,悬在崔公跟前。温公压低了声音“我不能让别人说我们这些宦官是乱政的贼子,所以我不能容忍你的所作所为。想必皇上也不愿意这样,他老人家给了我尚方宝剑,可以先斩后奏,我就是在这儿把你大卸八块,他老人家也不会怪罪我。不过,看在咱们同僚一场的份上,我会让选择一个死法,毒酒、车裂、虫噬,三者你选其一吧。”

    崔公骂道“你放肆!你这是在公报私仇,我知道,你是想要吞并我们西厂!你这个败类,你不得好死!”

    “行刑。”

    两个太监端着个木盆上来了,里面全是毒蝎、蜈蚣、蛇等虫物,光看着就很恶心,还有毛茸茸的大蜘蛛从里面爬出来了。吓的崔公浑身哆嗦,脸色由红变白。

    “老温,你不能这么对待我,咱们一起服侍过刘公,同列十三太保!咱们是兄弟,你不能就这么杀了我。”

    温公点点头“说实话,咱们的确是兄弟,我也舍不得你,可你这个人呐,不爱说真话。如果你能和盘托出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把你关在这里,留着皇上回来处置。最差的结果也是个斩立决,免受千虫叮咬之苦。”

    …………

    半个时辰过后,温公从审讯室内出来,用手帕擦了擦嘴角“都说咱们做‘老公’的日子过的舒心,可谁知道咱们的苦处呢,呵呵,向来都是麻烦事缠身呐。”

    身边的小太监说“温公,这件事牵扯到琪妃娘娘,是不是要等皇上回来再做定夺?”

    “等皇上回来?那功劳还不都让别人抢去了,你个臭小子,就等着吃别人的残羹剩饭吧。”温公啧啧的噘嘴说“听我的吩咐,调集两百御林军,围了琪妃宫。”

    “厂公为什么要找御林军,锦衣卫的人手就足够了。”

    温公用力点了一下他的脑门“蠢材,有御林军在前面挡着,我们日后才有活路。要是把功劳独占了,说明什么?说名咱们东厂的权力过大,皇上就要消除咱们了。这点道理你不懂,不然我还凭什么做这个厂公。”

    “厂公英明,那田浩丰怎么办?他可是一品大员啊,还是军机大臣。”

    “先围住琪妃宫,田浩丰那边,我亲自去。”

    抓田浩丰就是手拿把攥的事,这个人不会武功,在家里睡觉的时候,就让锦衣卫给捆绑起来了。相比崔公而言,田浩丰要显得镇定许多,被带到了审讯室也没个话。太阳升起的时候,外面的事都办齐全了,就差宫里的女人。

    琪妃让人给软禁在这里,可她有的是主意,安如泰山,料定温公不敢拿自己怎么样。皇帝的女人,也是一个太监能随便动的?

    温公进了琪妃宫“奴才叩见琪妃娘娘。”

    “是小温子啊,有事么?”琪妃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温公说“娘娘这是明知故问呐,奴才是东厂的人,只负责处理朝野内外不干净的闲杂人等。奴才为什么来,难道娘娘您还不清楚么?”

    琪妃回道“你一个太监,竟敢以下犯上,跟主母这么说话。你吃了豹子胆了,还让人围了我的行宫。”

    两人旁敲侧击的几句话,都说在暗里,都没挑明了。温公也是个聪明人,于是说“最近宫中不太平,所以派人来保护娘娘。娘娘金枝玉叶,就别到处乱走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