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捡个飞碟送外卖 >

六百四十八 两个吹牛的

    “等等,那按你说的办吧,我就是感到别扭。”蒙尘叫住余钱,撅着嘴说道。

    “别扭什么?只许你周官放火?不让她有自己的幸福?”余钱这次是带着含义问的。

    蒙尘自然是明白,自己刚和余钱近亲过,这家伙就拿这个说事,而且还说的是自己老妈的事情,真是可恶;但是也有道理啊。

    “哎呀,我都说不管了,你咋还这样说呢?”

    “不管怎么行?你不管我还能出头去管?姑爷把老丈母娘嫁出去,这事好像也不好吧?”

    “滚,有没有点正经样啊。”蒙尘笑骂道;想想也对,自己的老妈怎么能说不管呢?

    说笑中,三个人出来,立刻飞到医圣的家里;此时,已经在这里的谷梁曦在门前等着余钱和蒙尘他们过来呢,她要和他们沟通,一家人要保持一致嘛。

    “呵呵,我也觉得挺好的,阿莎婆罗陛下还真是有独到的眼光,医圣的医术自不必说,而且还能随便欺负,不像这个混蛋家伙,还没等欺负他呢,我们就挨巴掌了。”谷梁曦知道余钱和蒙尘的态度后说道。

    “臭娘们,屁屁又痒了吧?”余钱瞪着眼睛问。

    “滚,当着琢玉你怎么什么都说呢?”谷梁曦骂道。

    “呵呵,对不住啊,我忘了还有小丫头在呢;不过话说回来了,好像这丫头也是见过世面得了吧?跟离融走了那么久,我就不信他们能安分?”

    “你、什么破师君?就是个无赖。”琢玉满脸通红的训斥余钱后,转身跑了。

    “哈哈……,死丫头,我们夫妻说话还不走,这就是听我们说悄悄话的下场。”余钱得意的说。

    进了里面,发现阿莎婆罗和医圣都坐在椅子上;看到他们进来了,阿莎婆罗急忙低下了头,很难为情的样子。

    而琢玉在窗口处正向离融告状呢,不时的看向余钱,眼睛里含着怒色;离融边听边笑,偶尔插两句劝慰的话。

    “你们来了,是不是已经听琢玉说了,我……”阿莎婆罗努力的抬起头,想说明这件事,但是却没能说出口。

    “您和我出来。我们谈谈吧。”蒙尘过去挽住阿莎婆罗的胳膊说。

    阿莎婆罗机械的站起来,跟着蒙尘向外走,但是她走出几步之后,还是回头看了看余钱;余钱赶紧的向她点点头,阿莎婆罗不好意思的笑了。

    余钱则走向医圣,然后坐在了他的旁边;医圣抬头看了看他,然后说:“我老婆真的死了,你们说对了;呵呵,我就是一笑话对吧?”

    “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你成功了,一万年的等待和努力,能换回您们再次见面,也是值得的,这是你这个人的优点,虽然固执,但那也是执着;虽然迂腐,但那也是忠贞、矢志不渝。”余钱第一次和医圣说话这样客气。

    “真的?你真是这样认为的?”

    “当然了,不仅我是这样认为的,大家都是这样看的,不然你以为阿莎婆罗陛下能看上你?她现在可是混沌界实力最强大的执法者的女帝啊。”

    “我到不这样看她,在我眼里她就是女人,不管你有多高的身份,女人必须要找个男人,这样才能阴阳互补,才能达到平衡。”

    “我去,你还真想得开,你可知道阿莎婆罗的权力有多大吗?她可轻易地让你们这个域界毁灭。”

    “我当然知道,不过这又能怎么样?对我毫无意义,我只是需要一个女人,她的权利在大,我也用不上啊?我也没有称霸的心,我也不想称王称帝,那个位子留给你好了。”

    “我靠,你把当什么人了?再说我的目标也不会就那么小吧?一个执法者的帝位就想拴住我?你也太小看我了。”余钱说的更狂妄。

    “哈哈……,行了、行了,我们两个就不要在这里吹牛了;你是来劝我不要答应她的是吧?”

    “靠,我什么时候吹过牛?还有我是来劝你痛快答应的。”

    “啥?你劝我答应的?那你干嘛用什么女帝啊、灭掉我们这个域界啊的吓唬我?”医圣诧异地问。

    “我是告诉你不答应的后果。”余钱笑着说。

    “你同意我娶你们的女帝?”

    “为什么不同意?”

    “那我可就是你的长辈了,你可不要再对我不尊重了。”医圣有点得意的说。

    “告诉你我的能力可是很强的,你要敢跟我摆谱,那我就把你偷着bǎng jià出去,收拾完再送回来。”余钱威胁道。

    “靠,你以为我是吓大的?”

    “靠,你以为我不敢干吗?”余钱和医圣怼上了。

    “你们吵什么呢?”这个时候,阿莎婆罗和蒙尘回来了,见他们在争吵,就问道。

    “哈哈……,我们就是闹着玩呢。”余钱说。

    “对对,我们就是闹呢。”医圣证实道。

    “那好,余钱你们都出去,我要和他谈谈?”蒙尘说。

    “我也要出去?”余钱诧异地问。

    “哎呀,我不想我妈妈受委屈,我要警告他。”蒙尘小声的解释道。

    “我去,你妈能受委屈?你可得了吧,不欺负死他就不错了。”余钱也小声的回答道。

    “去你的,你向着谁呢?你过去请曦儿的父母来吧。”

    “干嘛?”

    “这起码也要找个媒人啊。”

    “弄那么麻烦干嘛?”

    “哼,我都稀里糊涂的跟了你了,我可不想我妈妈也这样。”

    “得、得得,我去请还不行吗?”余钱还真怕蒙尘和其他女人挑理,毕竟自己没给过她们婚礼。

    当余钱和谷梁曦把这件事告诉给谷梁宏腾和铎美娇之后,那两人也是很惊讶,但是他们也立刻同意当媒人了,毕竟这只是个形式,人家自己都同意了的,这是给他们露脸的机会。

    事情就算是定了下来,而婚礼也决定回执法天去办,毕竟阿莎婆罗的人脉都在那边,而且女帝的婚礼要隆重些;而医圣在这里就孤家寡人一个,所以他跟着过去也就行了,这也就变相的把医圣弄到执法天去了。

    这边的事情都结束了,余钱他们就准备启程回去了,临行前谷梁曦把自己手中的金石榴和珍珠虾,按照方子做成石榴汁和虾羹,让包括她哥哥姐姐在内的所有人都品尝了。

    这一下还真是按照医圣说的,他们这些修为低的人,还真的都增长了不少呢;不过余钱等修为高的,没有什么起色,只是感到精神头更好了些而已。21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