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当场撒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丫鬟也不是吃素的,见状也不怕她,反而双手把腰一叉,仰起头来,反问道:“我怎么了?”

    徐锦儿听到动静,抬头望去,只看到徐婆子的背影,她的对面一个容貌秀丽的女子正杏眼圆睁,怒视过来。

    那丫鬟身上穿得是唐府一等丫鬟的服饰,颜色与款式与徐锦儿身上所穿二等丫鬟的服饰-大致相同,只是衣料更加的考究,衣领与袖口的地方也多了一圈儿代表身份的绣花。

    香菱一见那人,小脸吓得苍白,忙偷偷拉了一下徐锦儿的衣角,小声说道:“姑娘,那是白梅姑娘身边的大丫鬟春绣儿姐姐……”

    徐锦儿一侧头,疑惑地看向香菱,她不认得什么白梅,更不认得这个春绣。

    “白梅姑娘已经来庄子上三年了,是这里的……”香菱吞了吞口水,竖起一个大拇指来,说着再次压低了声音,“平时公子不在,便是唐管事儿都要给她三分薄面。”说着,便缩了缩身子,躲在徐锦儿的身后。

    徐锦儿向着画舫上望去,只见粉色的薄纱帐后面影影绰绰的,似乎是有几个人影,此刻正在往外面看,心里面一阵尴尬,正不知道要如何办呢,只听得画舫里面一声娇笑,“我说呢,原来是徐家妹妹——”

    那声音,徐锦儿只感觉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在那里听过,于是寻声望去,首先看到的是一只纤纤玉手,手指修长,轻轻拨动纱帐,把纱帐拉开一条缝儿来,露出一张温婉大气的脸,神态柔和,嘴角含笑,轻轻招了招手,道:“快过来,我们姐妹几个正打算到湖心岛去玩呢,正让人准备着呢!妹妹也去?”

    徐锦儿这才知道是她们误会了,那些在小岛之间进进出出忙碌着的丫鬟仆妇们并不是唐忠安排的,而是另有其人。

    这个人,还是一个熟人儿。

    说实话,与这个人唯有第几见面,从未有深交过,但是直觉却告诉她,要离这个人远些,正想着要怎么回答,“哧”的一声,画舫的另一处又被拉开一条缝儿,从里面探出来一张更加年轻的脸,那张脸虽然同样精致美丽,却冰寒刺人,仿佛含着无尽的怒意,目光碰到徐锦儿,冷嗤一声,“怎么到哪儿都能碰到你啊?还真是阴魂不散哪!”说完,又补充道,“今儿是我跟姐姐做东,请庄子上的几位姐姐一述,并不欢迎闲杂人等……”

    “清雅——”温婉的声音再次响起,适时地打断了清雅盛气凌人的话语,然后冲着徐锦儿抱歉的一笑,代为道歉,“徐妹妹莫要生气,我这妹妹从小被宠坏了,说话直接了些,并没有坏心的,您不要介意。”

    说到这里,她像是才发现在场的其他人一般,笑问道:“这三位是……”

    这三位当然是来寻找徐锦儿的人,当初围观了那么久,她就不信还有人不认得这三位是谁。

    可是,人家都明晃晃的问到脸上了,总不能不回吧?

    只是还没有等徐锦儿想好怎么回答,便听得耳朵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我们自然是卖儿卖女、破落户,比不得各位小姐主子光鲜。”

    说话的声音熟悉,词就更加的熟悉了。徐锦儿看向身前的徐婆子,只见她身上的气势瞬间大涨,向着春绣儿压了过去,把春绣吓得脸色微微发白,马上ko对手的节奏,可是下一秒画风突变。

    只见那徐婆子双手一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儿号啕大哭了起来。

    徐锦儿的脸都绿了,她的脑洞再大,也没有想到这死老太婆会突然来这么一招儿,过了许久,这脑袋还是懵的。

    徐天一见老娘坐地上哀嚎,上前几步,“扑通”一声,跪在了旁边,低头求道:“娘,您别这样……”

    可是徐婆子撒泼撒地正欢实,那里愿意停下来啊?徐天的话根本就当了个耳旁风。

    “这、这、这……”春绣围着徐婆子左转半圈儿,右转半圈儿,恨不能上前踢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老太太两脚出出气,可是再一看,人家儿子五大三粗地跟地上杵着呢,不但不敢动脚儿,就连手也不敢动,急得只想跳脚儿,最后目光落在一旁很是无奈的徐锦儿身上,狠狠地挖了她一眼,责问道:“也不看看这是个什么地界儿,你的家人就在这里这么撒泼打诨,也不管管?小心我一口告到公子跟前,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徐锦儿挠挠头,反问道:“真的可以兜些东西走吗?”接着小声地嘀咕,“这府里面好多东西我们庄子里面的人见都没有见过……能兜点走,那是再好不过了……”再抬头,看向春绣的目光都晶亮晶亮的,一副财迷的样子。

    春绣看徐锦儿的目光满是鄙夷,徐锦儿却毫不在意,反正她也没有想过要长长久久地在这里住下去,跟她们也就是萍水相逢,再深的关系没有,她们怎么想她都无所谓。

    香菱丫头花了一断时间,这才读出来春绣眼中那满满的不屑,心不由得跟着一突,再次小心地拉了拉徐锦儿的衣角儿,如才出生的小猫崽子一般,轻轻说了一声什么。可是,徐锦儿那里顾得上她啊,王氏现在早已经手足无措了,整个人身上的重量有七、八成落在了她的身上,身上无端端多了这么一个人形挂件,也很让她吃力,她的原身虽然是乡下女子,力气比一般的女子大上一些,可是毕竟也只有十四五岁,放到现代,那还是个孩子呢,能有多大力气?

    清雅看怪物一样看着舱外,一项伶牙俐齿的她,倒是难得的安静;而清绮脸上依然带着微笑,只是那双眸子里面却冷芒频闪。

    “逼死人了,逼死人了,堂堂镇国将军府要逼死人了啊!!!”

    再看徐婆子,发髻也乱了,头上的素银钗也歪了,身上的衣裳更是被揉得皱皱巴巴,同时沾满了灰尖。

    这得亏地面铺着一层青石,不是在真正的黄土地上,要不然那可就不是沾点灰尘的事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