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诡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可怎么办啊?

    徐锦儿无比的挠头。

    在她的心里面,她与徐婆子虽是至亲,可也没有多少感情,她出不出丑的,她真的不在乎。再说了,人家当事儿人可能也不在乎呢,她凭什么多管闲事儿?在原主的记忆中,这样当街打滚撒泼的事情,在徐婆子的身上可没少发生过,大家街里街坊地住着,小矛盾多的是,徐婆子每次便借机闹腾,有时候是因为一只鸡,有时候是因为更小的事情。

    劝是劝不好了,除非当事儿自己愿意,不然别想让人起来。

    只一会儿的功夫,地上的人儿已经骂出了花儿来,一会儿是丫鬟春绣儿,一会儿又是画舫里面其她的人,再一会儿这骂又落到了王氏的头上。

    王氏听到徐婆子点她的名,当时就是一个剧烈的激灵,满脸难为情地放开了徐锦儿,跌跌撞撞向前几步,也跪了下来,叩了一叩,轻声安慰道:“娘啊,你有什么吩咐?”

    徐锦儿见状,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儿。若她是王氏,现在这个时候才懒得理她,要是不能有多远躲多远,那也必定装聋作哑、要么就推三阻四,根本不会上前丢那个人,可是看看现状,那徐天与王氏竟然一个个……

    唉,怎么说呢?

    真是一言难尽啊!

    香菱小丫头早已看傻了眼,整个人都呆愣愣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王氏,然后平移向徐锦儿,满脸都是询问。

    徐锦儿也是满脸无奈啊,好不容易穿越一次,她的家人竟然是这样一堆奇葩,她也好心累啊!谁能告诉她,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啊?目前看来可选的两条路全都充满坎坷啊!一条就是为奴为婢,看不到未来;一条就是有可能分分钟被猪队友坑死埋掉,隔一段时间坟头便会长满青草,再也没有人提起徐锦儿这个人。

    要怎么选呢?

    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徐锦儿好看的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大大的疙瘩。

    “香菱,你快速去跑一趟,告诉唐管事儿,不要安排到湖内亭用餐了,就……摆到藕香榭吧!”徐锦儿飞快地做出了决定,心上也就不那么纠结了,见香菱听完她的话儿,转身便要跑,又道:“也不必太着急,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呢,就让他们从从容容的安排就好,我也正好带着母亲他们再赏一会儿景儿。”

    香菱跑出去的步子便是一顿,深深地看了徐锦儿一眼,小眉头微拧,不知道在想什么。

    徐锦儿也不在意,上前几步,走到了王氏身边,轻轻搀住她的胳膊,笑道:“娘啊,快起来吧,地上凉,您身子骨又一向不好,一会儿受了凉又要拿药请大夫,咱们家可没有那多余的闲钱。”扶起了王氏,又转头看向徐天,“大伯还是也起来吧,这么一大老爷们跪着,也不太像话。”

    徐天看向徐婆子,面露犹豫,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后退一步,口中劝道:“娘,地上凉……”

    “放屁!”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徐婆子“腾”地坐了起来,指着儿子便骂,“现在是什么天?这时候凉,还有什么时候不凉的?不想跪就不跪,别特么给老娘找借口!”骂完,双手拍着大腿,顿时痛苦流涕,“一个个不孝子啊,全都想看着老娘死!别人都骑到老娘头上拉屎撒尿了,你们一个个不说替老娘出气,尽想着看老娘笑话儿啊,这日子没法活了啊,不如死了算了,不然让这一个个小妖精、骚蹄子看着,来日还不知道怎么笑咱们徐家啊……”

    这高度又有上升,徐锦儿无奈了挠了挠头,前世她的情商就属中等,性子又懒,根本没有处理过类似的事情啊,谁能来告诉她,现在她应该怎么办啊?

    打!显然不行。

    劝?用什么说辞啊?再说人家也未必听她的啊!

    正愁绪萦绕间,远处一行人匆匆而来,为首的显然是唐忠唐管事儿,他身后一路小跑跟得很辛苦的小人儿不就是香菱吗?

    来得也真是太、太、太及时了。

    生凭第一次徐锦儿看到半大的老头子喜出望外,几步迎了上去,却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唐管事儿看了一眼徐锦儿,越过她,走向前方的徐婆子,笑容温和,“老人家,您这是怎么了?府里面这些人都归我管,若是有谁不开眼,得罪了您,只管给我说,由我管教去。”

    徐婆子一听,眼睛登时变得晶亮,伸手向着春绣儿一指,怒道:“就是她!我们好好的走到这里,看到一艘船儿精致漂亮,想要上前细看,就是她拦住了我们,说我们徐家是卖儿卖女的破落户。”说到这里,她手脚利落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步逼近春绣儿,冷哼一声,“哼,我们徐家是卖了锦儿,可这是我那没出息的老三一个人的主意,我们也都是后来才知道。我倒是问问你,你家到底是个什么人家儿,不卖儿卖女,你又怎么进得唐府?”

    春绣儿被逼得一步步后退,一张小脸更加的惨白,“我……我……这……这……”

    然后一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衣摆,重心不稳,一屁股重重地跌在了地上,与徐婆子的视角顿换。

    徐锦儿听着徐婆子后来质问春绣的话,觉得说得好有道理,她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一帮人都是在五十步笑百步?

    唐管事听徐婆子说完,把脸一沉,对身后的人呵道:“还不把人带走!”

    后面马上走出来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不由分说架起地上的春绣便走。

    “慢着!”

    “且慢!”

    画舫里面的人再也坐不住了,帐幔从中间分开,露出里面的人来。

    徐锦儿抬头望去,只见除了之前便见过的清雅清绮两个老熟人儿之外,还有几个女子分立几处。这些人环肥燕瘦各有特点,有的清秀,有的妩媚,有的温婉如小家碧玉,有的端庄似大家闺秀。而这些人中,又尤其以中间一个穿白色夏衣,上面绣了星星点点梅花的女子更为出色,只见她手持一把雪白的团扇不紧不慢地摇着,语气温和地向画舫外行了一个半礼,笑道:“唐管事儿来了,小女子白梅这厢有礼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