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写字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椅子上的人翻了一个身,依然痞懒的赖在椅子上,左手抚着下巴,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来,“这件事,那个小丫头知道吗?”

    那个中年男人迟疑了一下,答道:“听徐婆子的意思,她上车之前跟徐姑娘提了一句,想来是知道了。不过,徐婆子说,既然徐姑娘入了咱们府,便是公子的人了,想让她把婚事让给徐凤儿……”

    “徐凤儿……”椅子上的人“腾”地跳了起来,站直了身子长身玉立,玉树临风,看脸面竟然是唐弈汝无疑。

    唐弈汝默默站了一刻,那个中年男人也不敢出声,只躬身等着。好在时间并不是很长,唐弈姨便有了决定,猛然转身,紧盯着对面的男人,慢慢地说道:“派人去盯着,顺便查查这个徐凤儿与那个未婚夫的事情。”

    男人应声是,才要告退,唐弈汝又补了一句,“你亲自去!”

    “是。”男人再次应是,缓缓地退下,等出了门儿,又听得身后唐弈汝的声音,“去把香菱叫过来!”

    ***

    藕香榭里面,徐锦儿在桌子上面扑开一张纸,香菱取出一块白玉镇纸帮她压上,又拿出笔墨以及砚台,醮了清水细细地研磨。

    徐锦儿坐在桌前,目光盯着桌子上的香菱不断转圈儿的手,眼睛发直。心里面一阵哀嚎,天啦噜,毛笔哎!她长这么大真还没有用过,这毛绒绒、软格隆冬的,怎么写字啊?若是化妆刷她倒更熟悉些!

    看来得从幼儿园开始学起了!徐锦儿哀叹一声,把希望寄托在认真磨墨的香菱身上,目光殷切的问道:“哎,小丫头,你会写字吗?”

    小丫头香菱停下手上的动作,诧异的看向徐锦儿,想到她的身世,再联想到她来时所穿的那一身衣服,便自动的认为自家姑娘没有读过书,低头看着铺好的纸张以及已经研好一半的墨,十分为难,“奴婢也只学了几天的字,写得十分难看,还只会写一些简单的字儿,姑娘要写些什么吗?”

    徐锦儿两腮鼓满气,依然直直的盯着那纸,“就是想写个名单儿,你好让厨房照着准备,明儿请公子吃饭,可不能出什么差错。”那可是她要抱的大腿,抱不抱得上就看明日一战了。

    “姑娘你就说吧,奴婢的脑子好使着呢,保管给您,记得清清楚楚,一字不落。”香菱听她如此说,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墨也不磨了,径直把墨条收了起来,然后端起砚台,看着里面淡黑的墨汁,发愁的说道:“那这个怎么办?直接倒掉有些可惜啊!”

    得,这是彻底把她写字这项技能否决掉了。

    好在徐锦儿也明白自己的实力,这个,呃,毛笔字她还得再练练,另外就是要抽空熟悉一下这边的字体,虽然认真说起来只是大同小异,可是让她认起来了也有点费劲儿。

    鉴于这两点,徐锦儿默默的收起了桌上依然一尘不染的白色宣纸,抬头望向香菱,“那你可记清楚了……”

    香菱用力的点头,生怕徐锦儿不相信她似的。

    看的徐锦儿一阵害怕,生怕她一个小不小心,把自己的头再点下来,一迭声的说道:“好啦,好啦,我相信你!”

    香菱这才停止了点头,笑眯眯的看向徐锦儿,只等着她说话,然后变用自己的人形电脑把她所有话都录下来。

    徐锦儿想了想,才要开口,却见有一个小厮在门外探头探脑的。

    香菱见徐锦儿突然不动了,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顿时惊叫出声:“青松,你怎么来啦?”

    青松看到香菱便是一喜,眼睛叽里咕噜的在屋子里面扫了一圈儿,看到徐锦儿连忙上前两步,躬身而立,说道:“姑娘。”

    待徐锦儿微微颔首,这才再次开口说道:“启禀徐姑娘,公子找香菱,不知道……有没有空?”

    唐奕汝找香菱?能有什么事儿?

    “唐公子找香菱什么事儿?”她一个小丫头跟上面的老板大抱死能牵扯上什么关系啊?

    香菱一听,眼睛变得晶晶亮,细看之下有许多小星星不停的闪烁,“真的?公子找我?”

    徐锦儿在香菱的脸上清晰的看到两团可疑红云,忍不住在心里面诽谤:她这是遇上了个多大的花痴啊?这小丫头明明年龄小的可怜,可是某些方面……

    大花痴显然顾不上徐锦儿心中所想,整个人都兴奋得恨不能飘起来,口中不停地重复着,“公子找我,公子竟然找我?”

    一会儿又拉起徐锦儿,大笑着,“姑娘,公子找我呢!公子竟然找我呢!姑娘,您说会是什么事儿?我见到公子第一句话要说什么呀?还有,还有,你帮我看看我的发髻没有乱吧?衣服呢?要不要再戴朵花儿?或者换个衣服……”

    徐锦儿好笑的看着兴奋的如同没头苍蝇一般的香菱,刚想要说这样就很好,那个叫做青松的小厮已经不耐烦了,在一旁哇哇乱叫,口中央道:“哎呀呀,我的小姑奶奶,咱们快些行吗?公子可还等着呢!”

    香菱这才反应过来,差一点儿跳起来,“是了,是了,可不能让公子等着,我们快走!”说罢,拉起小厮青松飞快地跑了出去。

    徐锦儿只听远远的传来一句“姑娘,我们先走了!”已经看不到那两个人的身影。

    徐锦儿不由得摇了摇头,叹道:“没想到,这年头儿还有追星族!”叹完,看了看自己粗糙的小手儿,再次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原主家庭条件很差,又是一个村姑,家里家外天天都有忙不完的活儿,她从五、六岁起就没有享过一天的清闲,字儿更是认得有限。即便是有限的几个字也是帮着家里面送大伯家的春儿上学堂的时候,从窗户里面偷听来的,然后空闲的时候拿着树枝在地上乱划拉,写得更是奇丑无比,要说识字都免强很呢。

    而她呢,三年幼儿园,九年义务教育,再加三年高中,四年大学,说是十年寒窗都冤枉了呢,虽然说与这里的教育内容不同,怎么都要算是半个知识分子吧?

    可是知识分子不会写字,那乐子可就搞大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