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意外来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娇儿眉头锁得更紧,心里面满是焦虑,可是有些话,她除了闷在心里面,却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徐娇,你说,沈家真的会同意让徐凤换了你姐姐徐锦儿吗?”徐蝶放开小胖子徐东,满脸深沉,嘟哝道:“这大房还真是什么东西都想要,也不怕胃口太大,崩了牙!”

    徐东一脸天真的望着自己的姐姐,胖胖的脸上,笑出两个酒窝,“姐姐,不会崩了牙的,你看我……”说着,指了指自己的牙齿,“厉害着呢,什么都咬的动!”

    “啪!”

    一声脆响在耳边炸开,然后便是惊天动地的一声哀嚎,“哇!!!”

    徐蝶瞪眼看着小胖子徐东,“不就拍一下,怎么跟杀猪似的?”

    “哇哇哇!!!”徐东不理她,依然哭的撕心裂肺。

    徐福从台阶上站起身来,轻轻拉了拉徐娇儿的衣袖,轻轻叫道:“姐姐……”然后眼巴巴的看着。

    周围的天色昏暗,倒显得徐福的眼睛像是两颗黑水晶一般,晶莹闪亮。

    徐娇儿也跟着站了起来,轻轻抚了抚徐福的头顶,拉着他的小手儿一起进了西厢的房门。

    里面热浪翻腾,扑面而来,活像是一个蒸笼一般,两个人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拉着手站在门后的黑暗里面往外看。

    就在这时,正房的门突然开了,发出“嘎吱嘎吱”的巨响,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门里面走出,几乎遮住了整扇门的光亮。

    小胖子徐东一看,声音一顿,然后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哭声更大!

    徐蝶却是撇了撇嘴,看向徐娇儿姐弟刚才所呆的地方,见那里已经空荡荡的了,轻声嘀咕,“胆小鬼……”

    只是未等她的话音落下,正房门前的那一道身影已经冲了过来,边走边嚷嚷道:“小东,怎么了这是?”

    本来,这话并没有什么,但凡是自家孩子哭,做家长的总是要问上一问,可是这个妇人生的人高马大不说,那声音更是大的离谱,根本不像是在安慰孩子,倒更像是呵斥了。

    徐东看一眼徐蝶,哭诉道:“徐蝶那个死丫头打我!”手指同时指了过去。

    徐蝶显然并不怕徐东告状,见状撇了撇嘴,伸手啪的一声拍在徐东的手背上,然后娇嗔道:“娘,你也别光听徐东的,他的嘴上有把门的吗?”

    妇人刚想要训斥徐蝶几句,还没有开口,门内又窜出一个人影开,“孩子他娘,两个孩子闹脾气呢,一会儿就好了,还值当的你当娘的当做一件正经事儿来问。”说着不由分说拉了那妇人便走。

    看着飞快远离的背影,徐蝶翘了翘嘴角,而徐东却更加卖力气的大哭了起来,可是遗憾的是再也没有人理他了。

    又过了一会儿,王氏才从打开的正房门内走出,然后门从里面“咣当”一声关了起来,有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出来。

    “娘,奶奶,三婶儿是个什么意思啊?我不依……”

    “娘,老三家的也太霸道了吧?她家锦儿都那样了,怎么还要占着茅坑不拉屎啊?我们凤儿好歹还是她们的亲侄女,亲姐姐吧?总比便宜了别人好吧?”

    屋内一阵哀叹声,过了一会儿,才听徐婆子说道:“算了,你跟她有什么计较的?木头人似的。再说,凤儿与沈家那小子成与不成,也不在她们,还得看沈家。我就不信了,我们徐家花骨朵一般的闺女,他们还能不要?”

    徐蝶把正房的话听了一耳朵,转头看到王氏瘦弱的肩头似乎一抖一抖的,向前赶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一扭身往东厢去了。

    徐东见她进屋了,院子里面再没有什么人,也停止了干嚎,眨眨眼回屋去了。

    西厢这边,徐娇儿姐弟一左一右扶住王氏,王氏如同牵线木偶一般任他们扶着,失魂落魄的往里走,没有一个人想要点灯,事实上他们屋里面的灯油早几天就没有了,可是因着徐锦儿的事儿,谁都没有顾上到正房取去,所以干脆黑着。

    这样的情况于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了,早就习惯了。

    再说,屋子里面除了床,再也找不出其他东西来了,就是想撞,也撞不了,又何苦多此一举?

    ***

    唐府别院此刻亦是说不出的热闹,晚风吹过湖面,空气里面带着一阵阵荷香,湿漉漉、凉丝丝的落在人身上,说不出的惬意。

    徐锦儿就在藕香榭前面的平台上支了烤架,放上炭火,把各种腌制好的食材在上面烤,烤至半熟再抹上蜂蜜等调料,接着烤。

    远远的看去,只见她手里面的肉色金黄,肉里面的油从里面滋滋的冒出来,香气四溢,让人闻到恨不能立刻咬上一口。

    唐弈汝是今天徐锦儿邀请的唯一的客人,本来摆了案几在石桥于藕香榭相连的最开阔出,同时置了各种瓜果、茶水让其享用的,香菱甚至还贴心的搬了熏炉早早的点上了驱蚊虫的香料,可是无奈人家根本不坐那里,非要跟徐锦儿一样在烤架前面忍受烟熏火燎之苦,还美其名曰要就近享受美食。

    就近?案几那边就已经够近的了,走路用不了三步。

    徐锦儿对此只是撇了撇嘴,便由之任之,这厮据说人家老子都管不了,她算那根葱啊?

    只可惜,还没有清静片刻,一群群莺莺燕燕陆续前来,借口也是五花八门,有被香气吸引来的,也有单纯想要散散步散到这里来的,还有拿着女红想来跟徐锦儿切磋绣技的……

    前面的借口也就算了,最可笑的就是最后这个了,她徐锦儿才来几天,到了这里不是养伤就是养伤,谁见过她绣过半朵花儿?得,就算见过她摸针也勉强算……

    可是,她摸过针吗?显然是没有啊!

    香菱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几乎都要把屋子里面能坐的东西都搬空了,可是依然有几个人站在那里。至于,吃的……那些瓜果、茶点反正唐弈汝也不稀罕,全都分配了出去,可是肉就明显不够了。

    可是偏偏有不长眼的闻着香气直往前凑,“徐姐姐这是再做什么,这么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