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人设崩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他看过去的功夫,马淑媛已经吃完一串,放下手里面的竹签,又拿起来一串放到了嘴边,三下五除二,便吃下去一半。

    唐弈汝看的目瞪口呆的同时,身体已经快过头脑的思维,冲了过去,一下子抢过马淑媛跟前的盘子,抓起里面所有的肉串儿,一股脑全都放到了嘴边,“咔嚓”一口咬出,只觉得满口留香,满足的闭上了眼睛,一边细细的咀嚼,一边慢慢回味。

    忽然觉得耳朵一疼,睁开眼来,只见马淑媛那妞正拎着自己的耳朵,对自己怒目而视,唐弈汝连忙把手里面的肉全都塞进口中,然后把空空荡荡的竹签往身后一扔,双手齐上,加入了抢夺自己耳朵的战争当中。

    徐锦儿:“……”

    香菱:“……”

    徐锦儿看向香菱,用手肘轻轻撞了撞她的胳膊,狡黠的一笑,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道:“崩人设了吧?”

    香菱被问得满脸的懵懂,疑惑不解的看着徐锦儿,一副求解释的表情。

    徐锦儿这才发现自己一个激动,把现代的词语都用上了,这先进了数百上千年的词汇,她一个小丫鬟要是能听懂了,那就奇了怪了。

    随解释道:“那个……就是……”他扫一眼唐弈汝,微微一笑,“宛若仙人的美男子,突然跑出来,像乞丐一样抢食吃……”

    香菱侧头看向大快朵颐的唐弈汝,脸颊两侧泛起可疑的红色,一脸陶醉的说道:“崩人设也很可爱啊!”

    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姑娘,你不觉得之前公子那样,感觉离我们太遥远了,”她侧头,小星星眼看着唐弈汝,“这样的公子才真正像是一个人,活在我们中间。”

    说得好有道理啊!

    徐锦儿不由得给她点了一个赞。不过,这人还是高冷一点好啊,远远的观瞧多么让人赏心悦目啊,换成现在这样……也挺可爱的。

    只是希望这货,不要爱上她的料理,她可不想做他的什么专职料理师,只想随心所致,喜欢的时候,便做一些自己喜欢的吃食,自己吃或者分给亲戚朋友。听别人的吩咐做事,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是全副心思放在上面,总觉得亏欠了美食一笔账似的。

    “嗯?似乎有淡淡的梅香……”徐锦儿的思绪被吸引,循着味道望去,只见白玉桥边的姑娘们,有的已经捧了茶在吃,茶香带着淡淡的梅香氤氲开来,有的则还没有领到茶水,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却也停止了聊天,全都眼巴巴的看着。

    一时之间,一道湖水绿的身影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这个人正是白梅身边的一等丫鬟——春雪。

    白梅此时芊芊玉指之间捏着一盏白玉雕琢的茶杯,神色淡然的轻轻啜上一口,看着众人的目光,嘴角绽开一丝迷之微笑。

    清绮依然笑得温婉大方,轻声赞道:“这梅花上的雪水煮出来的茶,果然是不同凡响,把这茅山云雾的茶性全都激发了出来,含在口中倒真的像是把一片云雾含在了口中,更加上这水中自带的若有若无的梅香,真是让人沉醉。”

    清雅眨着大大的眼情,将信将疑,低头喝了一口,左右看看,见唐弈汝也正看了过去,轻嗤一声,笑道:“不过是个水,虽然难得,可是每年倒是也能遇到几次的,怎么让姐姐一说,真成了什么天材地宝一样,我可不服,还请公子尝尝,为我们评个理。”说着,站起身来,径直走到唐弈汝,把手里面的茶杯递了过去。

    而唐弈汝也十分给力,半点儿不嫌弃有人吃过,把油汪汪的两只手举了起来,直接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大口,“咕咚”一声咽了下去,脸上笑容可掬,“果然是好茶!”

    清雅见唐弈汝就着自己的手吃茶,而且半分不嫌弃她吃过的样子,两颊早已经绯红,那里还顾得上他说了什么?

    其他人注意到这边的人见状,有的钦羡,有的嫉妒,更多的则是惊讶……

    人人都说,这清绮清雅姐妹是公子离京的时候,京中有位贵人赠送的,公子一路上对这两位美人儿也是青眼有嘉……

    现在看来,果然是不同一般了。

    这一晚之后,清绮清雅两姐妹在唐府,至少在这座唐府别院当中地位更加的高了,隐隐超过了白梅,成为这里名副其实的第一人。

    然而,这些变化唐弈汝全都没有看到,咂了咂嘴,笑容不变,依然是一句,“好茶啊,好茶!”

    如果再细问便是茶好,水也好。完全一副和稀泥的答案。

    徐锦儿对这些女人之间的争锋根本就不在意,惊诧了一下这不合时宜的梅香之后,便彻底把这件事情放了下来,专心的烤着她的食物,因为马淑媛与唐弈汝两个已经吃了不少,再有新的的东西,她便分出一些来放到自己与香菱的跟前,一边烤着肉,时不时的往自己的嘴里面扒拉一些,一边开始眼馋藕香榭周围水里面的莲藕。

    那可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绿色食品,而且胜在绝对新鲜,若是能做个莲子羹,荷叶鸡什么的,那简直是太美了,光想想就让人忍不住口水四溢了,更别说是吃……

    要不要……

    要不要……等大家都散了之后,偷偷的溜过去,采上一些……

    徐锦儿说,还是不要了,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自己人生地不熟的,还是一切小心为妙……

    馋虫说,新鲜的莲子,美味的荷花,鲜嫩的荷叶……

    徐锦儿吞了吞口水,纠结道:还是算了,府上可没有缺你的用度,为了一口吃的,以身犯险,不值得!

    馋虫说:荷花宴啊,荷花宴!

    于是,徐锦儿再次吞吞口水,妥协道:要么晚上干一票,就这一次,而且月黑风高的,怎么可能就那么巧让人发现了?再说,如果不行动,白天的时候她不是白探明白泊船的地方了,那艘小船孤零零的停在那里,根本就是为她准备的嘛,不用浪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