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秘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姑娘!”

    “徐姑娘?”

    “喂!”唐弈汝咽了茶水,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烧烤对自己胃口,再低头一看,面前的盘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空了,而自己又吃得意犹未尽的样子,想要再跟徐锦儿讨要一些,可是唤了两声,那人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盯着湖面发呆。于是,又叫了两声,顺带走过去,在她的面前伸出手来,晃了晃,“喂喂!想什么呢?”

    其实香菱刚刚也有些走神儿,听到叫声这才清醒了过来,见唐弈汝近在咫尺,慌忙去摇徐锦儿。

    只是此时天色昏暗,就算徐锦儿守着炭火,也没有明亮到哪里去,只是在她的脸上投射出一层暖暖的黄色,若不然她口角晶莹剔透的哈喇子可就遮都遮不住了。

    徐锦儿回过神来,第一件事便是借着擦汗的动作,把嘴角也抹了抹,这才扬起一张笑脸,问道:“唐公子,什么事儿啊?”

    唐弈汝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就是想问问,你还有没有食物……”也许是觉得自己已经吃了很多,脸红扑扑的,透着一抹羞涩,那模样更加的像是一个邻家花美男了。

    徐锦儿打开脚边放食材的食盒盖子,里面串好的肉串已经没有几个,不过各样蔬菜倒是还剩不少。于是,她抓了一把蔬菜,在烤架上烤了,又抹上了徐锦儿秘制调料,递了过去,“光吃肉不好,尝尝这个!”竟有一种不由分说的势头。

    唐弈汝一愣,自小到大,所有人都顺着他,还真没有多少人替他这样做过主呢,不过,这感觉……也不赖。

    周围围观的所有人也都把目光投向了徐锦儿,惊讶的有之,同情的有之,幸灾乐祸的更是占了大多数。

    大家的认识里面,唐弈汝是什么人啊?镇国将军府的小公子,那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自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里会被一个卑贱之人安排做什么?

    徐锦儿这是自不量力,自己作死可怨不得别人。

    可是谁都没有料到的是,故事的主人公愣了一下之后,竟然没有半分不悦的直接接了过去,放到嘴边便吃,边吃边大笑着说道:“果然还是锦儿懂行,吃过了肉,再吃这个,再美味不过,也不油腻……”

    众人的眼珠子掉了一地。

    只有马淑媛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周围的气氛,冲着徐锦儿嚷道:“徐姐姐,我也要他吃那个!”

    徐锦儿莞尔一笑,索性一次取了好多,一起烤了起来,等烤好,拿筷子把各种蔬菜都撸下来一些,放到一个干净的盘子里面,洒了些调料,略微拌了拌,让香菱送了过去。

    唐弈汝一看,眼睛发亮,“那是什么?我也要……”

    徐锦儿无奈一笑,手上动作不停,取材料,烧烤,撸下放进盘子里面,放调料,搅拌,一气呵成,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和谐流畅,好像一样的事情已经做了许多遍一般。

    唐弈汝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接过徐锦儿递过来的没事,立刻吞了一大口,待咽下去,也才迫不及待的问道:“徐姑娘,我之前也吃过烤肉,别人烤的怎么就都没有你做得这些好吃呢?”

    徐锦儿听唐弈汝说完,也就惊讶了一下,也就了然了。《红楼梦》里面都写过贾宝玉他们在雪天烤鹿肉吃,可见这种吃法自古便有了,唐弈汝身为镇国将军家的公子,身份比书里面的那些人可高了不少,烤一烤肉应该不稀奇了哈。

    唐弈汝却来了性质,直接把属于自己的椅子搬到了徐锦儿的另一侧,与香菱一左一右把她围在了中间。

    徐锦儿的目光注视着火,小花痴香菱的眼里完全只剩下唐弈汝一个,而唐弈汝则是饶有兴味的看着徐锦儿上下翻飞的手,像是一个小孩子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看得眼睛都一眨不眨的。

    “我这是秘法。”徐锦儿嘴角上翘,开心得意,又带着一点儿小神秘,“味道全在家调料……”

    唐弈汝一听,马上向着那些瓶瓶罐罐看去,满眼都是好奇,不过等看完那些东西之后,脸上的失望却再也掩饰不住,“这跟我在边关的时候,看大家用的一样,没有什么好稀奇的啊?烤出来也不是你这个味儿!”

    徐锦儿再次微笑,轻轻侧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都说了是秘法了,当然不在那些东西里面。”

    “那在哪里?”唐弈汝穷追不舍。

    徐锦儿停下手上的动作,直直的看着他,不答反问道:“唐公子好好的公子不当,这是打算出去做一个厨子?”语气里面的调侃味道十足。

    这一句话一出,不光香菱,就是马淑媛,清雅,白梅那一种女子也全都诧异的看了过来,再她们想来,徐锦儿不但大胆,胆敢戏谑公子,而且脑子不够使。

    试想,唐唐一个镇国将军府的公子哥用得着去做厨子讨生计?这得多缺心眼儿才会这么想啊?又得多傻才会把心中所想说出来,而且还是当着当事人的面?

    由此可见,这个徐锦儿不是智商堪忧,就是撞墙撞坏了脑子。

    再想想她是怎么进来的,霎那间倒是有一半的人给她鞠了一捧同情的泪花。

    可是接下来唐弈汝的话却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去做厨子……嗯,好主意!不过得再等等,等什么时候我公子哥儿的日子过烦了,不妨去尝试一番。”唐弈汝说的一本正经,头还跟着轻点,样子无比的郑重,一转头,看向徐锦儿,换成一副笑脸,“徐妹妹,这秘方能不能告诉我啊?算我跟你买的也行。”他摸着下巴,像是在认真的考虑什么价格才不白亏。

    “公子……”徐锦儿想说,其实也不用什么银子,若是他想要,她写给他就是了,可是才一开口,就被打断了。

    唐弈汝自圆自话,“既然是秘方,肯定是家族的传承重宝,一般传男不传女的那种……我就这样冒冒然的说买……似乎不太合适。可是,这秘方对我实在是太重要了,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