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夜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谁?”

    紫菱低呼一声,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她本是练家子,身上功夫了得,这才跟了马淑媛,做贴身护卫加丫鬟。

    可是她这一抓,竟没有抓到实处,那道黑影以比她还要快数倍的速度,冲了进去。

    她的心头微怒,扭身跟了进去,他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竟敢在这里撒野!

    可是一进屋,看到那个长身玉立的年轻公子哥,她便是呆了呆。

    面前的人,形容俊朗,笑容温和,每一处都十分的熟悉,可是紫菱却有一点儿恍惚。

    传说中,镇国将军府的小公子自幼体弱多病,不适合习武,便留在了京城,请当世大儒教导……

    这明明就是一个文弱书生啊,可是刚刚她使了全力都没有抓住他,也太不应该了。

    难道是这一段时间都在路上奔波,疏于习练,所以……

    “啊!姑娘……”伴随着瓷器落地碎裂的声音,香菱充满恐惧的哀嚎从内室传来……

    紫菱便是一顿,徐姑娘在里面洗澡,能有什么事儿啊?不过,香菱叫声中的惊慌恐惧又不像作伪?难道……

    一丝不好的念头闪过,紫菱急忙往里面跑,然而有人比她更加的快,等她进去,赫然已经在里面了,她的视线也只是抓到了他的一片衣角,从布料分析应该是他。

    可是,人家黄花大闺女在洗澡,他一个男人进去……

    紫菱下意识的眯了眯眼,原本已经看不见的人,此时又出现在她的面前,只是这一次身前多了一个人形挂件。

    香菱则是满脸焦急的跟在后面,一边小跑着追逐前面两人的步伐,一边掉着金豆子,好好的一张脸都被她擦得眼睛红红,鼻子红红,活像是一只小兔子。

    而唐弈汝的怀里,一个玉人身上胡乱的披着一件单衫,整个所在他的怀里,显然是已经没有了意识,不曾发现她现在玉体横陈,一头如墨的秀发四散开来,更衬得她,肤如凝脂,唇若涂脂,就连她无力的耷拉下来的一双玉臂都让人看的眼馋不已,感叹老天偏心,怎么所有美好的都给了别人,自己就只有自惭形秽的份儿吗?

    紫菱都觉得自己的脑袋今天格外的不够用,想要上前去阻止唐弈汝吧,看现在这个情况,怕是已经晚了,而香菱小丫头还后知后觉的什么都没有发现呢!

    这可如何是好啊?

    如果没有搞错的话,两家的长辈都有意撮合她家姑娘与表公子唐弈汝年岁上虽然差着一些,可其他都很相配啊!同样是将门之后,他们姑娘本性单纯,唐家又是人口极简单的人家儿。

    她们这些跟随的人自然都是乐见其成的,可是现在出了这样一个纰漏……

    紫菱忍不住犹豫,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唐弈汝也是急于救人才顾不得许多,她恨不能上去狠狠的给他几个耳刮子,好好问问他,怎么对得起自己家姑娘?

    可是,现在,人家这是在救人……

    紫菱便有些犹豫,而且看香菱的样子,也知道如今的徐锦儿状态并不好,说不定因此就一命呜呼了。

    就在紫菱左右犹豫的当儿,门帘晃动,又有进来两个人来。

    两个人一进来,同时望向了唐弈汝,见状,满脸涨红,叫嚣着冲了过来,路过呆立原地的紫菱,更是摔着胳膊,想要一下把人拨开。

    可是,紫菱是什么人啊?那可是练家子,就算是在没有防备之下,她们都不是个儿。

    所以,一推之下并没有得逞,反而打草惊蛇。

    唐弈汝看到闯进来的两个丫鬟,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目光越过她们,绕了一圈儿,最后落在香菱的身上,温和的说道:“香菱,去把不相关的人,都帮爷请出去,然后请表姑娘帮着派人叫个好大夫来。”

    香菱点点头,擦干眼泪,望向正横眉冷对的看着徐锦儿的两个大丫鬟,鼓了鼓勇气,走了过去,说道:“两位姐姐,公子有令,还望移步。”

    要说这话,如果换做平时,给她一百个胆量她都不敢跟公子身边的两个红人说的,可是如今……是公子让说的!她瞬间底气十足。

    紫菱听到唐弈汝的吩咐,一想,事情已经这样了,纸是包不住火的,不如干脆一些,到时候她们姑娘还能在唐公子心里面落个好,至于徐锦儿嘛,还真不是她低看她,一个农女而已,最多纳做妾罢了,也没有什么要紧的。

    于是,她道:“找大夫的事儿还是我来告诉姑娘吧,徐姑娘这里也离不得人。”说话,一手一个,拎起了远山与尔雅,像是拎两只小猫崽子一般,拎可出去。

    香菱看着这样的紫菱,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里面亮闪闪的尽是崇拜。

    其实,经过这么一闹,马淑媛早已经醒了,因为在她的地盘,不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早已经收拾出了小书房,现在正由她的另一个丫鬟香雪陪着坐在厅中,紫菱一出来就看到了她们,同样她们也看到了紫菱远山她们三个。

    马淑媛端坐不动,倒是有几分气势在,此刻她也不说什么,只沉脸坐着,便禁住了因为被拎出来,哀嚎不已的两个人。

    紧接着,香雪扫了一眼下面的人,冷笑道:“半夜三更的,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远山本来是宫里太后赐下的,平时总觉得高人一等,如今到还好些;可是尔雅,她原本是马家的家生子,后来被给了唐弈汝的,这样一来,明显底气不足起来,都更是埋得低低的,生怕别人看到她似的。

    马淑媛也不看她们,而是看向了紫菱,淡淡的问道:“怎么回事?”

    紫菱可以说经历了整个过程,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当时便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只是把徐锦儿为什么会出事儿,她至今也糊里糊涂的呢,并没有表述。

    “果然是个狐狸精啊,表姑娘,这次您可不能轻饶了她啊!也才来多久啊,狐媚子手段就一出一出的,把个爷们儿哄得跟什么似的,姑娘啊,奴婢们怎么劝都没有用,也只有靠姑娘了,爷平时最听姑娘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