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 没动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锦儿!”

    “徐姐姐……”

    “姑娘……”

    徐锦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唐弈汝、马淑媛、香菱三个不约而同地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徐锦儿灿烂一笑,其实之所以说这话,并只是单单想要吓退唐弈汝而已,而是她本来就觉得一辈子不嫁人也挺好的,现代多少女强人都是一辈子没有嫁,或者四十多岁才嫁,她嘛还小得很呢!

    谁知她这一笑,竟然同时引同了几个人的泪腺,香菱就算了,小丫头一枚,什么都还不懂呢,又跟她朝夕相互了一段日子,感情基础有了,可是马淑媛哭个什么劲儿,她就有些费解了。

    所以待马淑媛整个人飞扑过来,全身的重量全都落下来之后,徐锦儿的脑子都是懵的发木的感觉,她很想推推她,说一声:“嘿,姑娘,不用这么早哭丧,我还没有死呢,另外我也不是你妈!”

    可是,这话还真不能说,只能一阵苦笑,“马姑娘,你怎么了?别哭啊,怪吓人的。”

    “呜呜呜,徐姐姐,你好可怜……噗!”马淑媛破涕为笑,坐了起来,轻轻地拍打着徐锦儿身上的被子,不依道:“我哪里吓人了?倒是姐姐,死都不怕,还怕被人吓?”

    “这个……那个……”又提这个,徐锦儿低头,拼命地怼着手指,“咱换个话题行不行?”最后一句儿当然是跟唐弈汝说的。

    只是唐弈汝还没有说话,马淑媛已经把头点的像是小鸡吃米一般,并且一个劲儿的说着,“好啊,好啊!”

    看着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妹妹,徐锦儿便有些手心痒痒,好像伸出手来,在她肉嘟嘟、粉嫩嫩的小脸儿上掐一把,那手感一定十分的好吧?可是在这个要命的古代却不能,刚才已经无意间露了一次了,再伸出来,故意勾引人的嫌疑就大了,所以只得硬生生地忍住了。

    不过,真想啊!

    唐弈汝看着徐锦儿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马淑媛看,怎么都觉得这丫头馋的不行,好像面前放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喷香流油的红烧肉一般,很是无语。再看看马淑媛,这丫头笑眯眯地任人观瞧,根本没有一点儿被人盯上,下一步便会拆骨入腥的自觉。

    真是两个傻妞啊!

    唐弈汝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香雪、紫菱,一本正经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香雪迅速地扫了一眼屋里面的沙漏,微微屈膝,“回公子的话,已经是子时末了。”答完,看向马淑媛,同时紫菱也看了过去,两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在了她的身上,充满殷切,“姑娘,很晚了,该歇息了。”

    “是啊,姑娘,赶了一天的路……而且徐姑娘也应该休息了。”紫菱附和道。

    看着两个小丫鬟如些的上道儿,唐弈汝满意地笑。

    马淑媛一听,直接跳了起来,转头盯着香雪问道:“现在都子时末了?”然后双手拢于胸前,满脸的愧疚,“徐姐姐,真是不好意,都这么晚了……我明天再来找你?”见徐锦儿点头儿,这才换下满脸的不舍,兴高采烈地走了。

    她一走,屋子里面的人口锐减,就连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冷清了下来,小丫鬟香菱本来就没有什么存在感,徐锦儿此刻便如同与唐弈汝单独相对了一般。

    她很紧张,被子下面的手都在微微发抖,唐弈汝是什么人啊?如果隔到现代,那便是妥妥的富二代,富三代,官二代,官三代,有钱有权,而且家里面是掌兵的。人家说,慈不掌兵。所以这样的人家出来的宝贝疙瘩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脾气?

    嚣张、霸道、说一不二,都是最基本的,恐怕从小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忤逆过吧?

    那么今天,她算是揭了逆鳞了吧?刚才当着人家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亲亲表妹,人家不愿意发作,现在好了,那个千娇百媚的亲亲好表妹都走了,会不会降下来雷霆之怒啊?

    徐锦儿不敢想,可是又忍不住不想,最终干脆把眼一闭,心一横,什么都不管了。反正事儿是她做下的,人也是她得罪的,她认,愿打愿罚随便,如果真打死了,一睁眼,说不定自己还好好的坐在大巴车上面呢!

    可是,闭了半天的眼,却没有听到想象中的震怒与咆哮,反而是有东西缓缓地走了过来,站在她的床边望了一会儿,慢慢地坐在了床边儿,她都能感觉到有重物轻轻落下的感觉,尤其是他那尤如实质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仿佛千斤重一般,压得她呼吸更加紧迫。

    场面就这样僵持着,空气进一步的固化。

    徐锦儿毫不怀疑如果再这么持续下去,她迟早会因为呼吸不畅而被憋死。

    于是再次把心一横,睁开眼,目光扫过近在咫尺的唐弈汝,灯光下这厮更加的完美温润,整个人如同会发光一般,不由自主的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让人不自觉地产生一种飞蛾投火般的冲动。

    都是红颜惹的祸啊!

    “香菱,给姑娘我找个衣服!唐公子,您是不是先回避一下,然后咱们再开诚布公的谈?”

    唐弈汝扫过徐锦儿身上的被子,如今正是盛夏,床上放的本就是薄被,覆在她的身上虽然是遮住了大部分地方,可是轮廓清晰,更显得凹凸有致,引人遐想。再想到刚才的那一抹春光乍泄,体内血气上涌,脸色上如果火薰了一般,红通通的。然而,人却没有动。

    “行不行啊?”徐锦儿看他面色泛红,心里面那里猜不到他在想什么?脸跟着也红了,对着他狠狠地踢了一脚,咬牙道:“说话啊?”

    唐弈汝屁股上冷不丁地挨了一下,“啊”地一声弹了起来,转身正对上徐锦儿,气恼地道:“你这女人,怎么一言不和就动手啊?”

    徐锦儿委屈地看向他,眼神无辜的像是一只纯真的小白兔一般,“唐公子,您说错了,我这个女人没有一言不和就动手啊,我动的是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