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没有男女之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现在虽然是夏天,可是两个人身上都有伤,呆久了也是麻烦,再说这里也不是自己的地界,不管人家是个什么心思,他们最好还是先回到自己家安置了,之后是要请大夫还是要用药,也好一一安排。

    徐锦儿看了看瘦得不像话的徐娇,有些担心,不知道如果自己背王氏的话,她能不能背或者抱得动徐福。

    徐娇似乎看出了徐锦儿的无奈,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姐姐,你是不是想让我背弟弟?我结实着呢,能背得动!”说着,便真的走到徐福跟前,伸手想要先把他从地上抱起来,可是一抱之后,却没有抱起来,反而自己“哎呀”一声差着被带着压过去,所幸她的反应还算快,用手肘撑住了,这才没有整个人爬到徐福那瘦小的身体上面。

    徐锦儿还没有说话,徐娇的脸已经像是一只煮熟的虾子,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再次保证自己一定能背得动徐福,还举例说以前徐福走不动的时候都是她背的。

    徐锦儿笑着轻轻抚了抚徐娇的头发,她相信徐娇不会无缘无故的撒谎骗她,以前她一定是背过徐福的,那个时候徐福人醒着,知道配合,虽然是一样的份量,可是却要好背不少,如今……她只能无言地摇头了。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两个人弄回家呢?

    徐锦儿有些挠头,她只善长吃,搬东西可不拿手儿啊!

    徐娇见姐姐愁眉不展,母亲坐在地上也是一副极力忍痛的模样,蹲在地上也跟着一筹莫展,几次看向徐锦儿,很想跟她说自己可以背得动弟弟,可是肋下的疼痛让她无法开口,因为她知道即便是她开了口,以她现在的状况,她也根本背不起来徐福。

    且不说徐锦儿姐妹的懊恼,族长正房里面人们集聚一堂,老族长徐彪一进屋,就被人迎上了主位坐下,其他的人这才分主次依次坐下。可是,人们都还没有坐稳,只见门口帘拢晃动,一个男人怀里面抱着另一个男人进了进来,站在门口目光如同探照灯一般在屋子里面扫视了一圈儿,最后定格在老族长的身上,开口问道:“村上可有大夫,我的兄弟受了伤。”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又补充到,“外面的母女三人也需要……”

    徐彪转头看向身后的大儿子,他的大儿子叫做徐江,今年也四十有一了,人踏实稳重,一直被他当作继承人来培养,此时见自家老爹看了过来,马上上前半步,微笑道:“大夫已经准备好了,正在西厢房等着呢,徐三儿家那个丫头已经安排过去了。”

    那个男人一听,二话不说,转身便走了出来,到了正房门口,抬头往西厢瞧,见那里漆黑一片,不见一点儿光影,不悦地皱了皱眉头,再次迈开大步向着西厢房的房门走去。

    他怀里面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在山洞里面睡多了,此时反而显得十分的精神,看到黑漆漆地房门便嚷嚷开了,“什么大夫在西厢等着,西厢里面黑漆漆的,能有什么人?有鬼还差不多,这些生斗小民,竟然敢骗老子,等老子……”

    “等你干什么?受着伤,还不给我老实会和,再不老实,不用等你干什么,小命就得交待在这里!”抱着他的男子不等他嚷完,大声地呵斥道,口气严肃得让人胆寒。

    他怀里面的人撇了撇嘴,满脸的委屈,不过还是乖乖闭嘴不言了。

    徐娇听到他们的对话,眼睛猛然一亮,指着西厢的方向,激动地说道:“姐,姐姐,西厢……西厢里面有大夫,听说是镇子里面最好的大夫了,是族长请来瞧病的……”

    族长?

    徐锦儿马上想到了徐彪,那个老头儿看上去年纪不小了,也有着年老人一般的衰弱,可是看上去只是老了些,不像是有病啊?请个大夫来家里瞧病,倒不至于吧?而且时机也太巧了吧,好像知道他们一家人会受伤一样。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让懂医的瞧瞧娘与弟弟到底怎么样了啊!徐锦儿抬头望向西厢,然后脸上不由自主的现出失望之色,因为那里即便是有大夫,可是灯没有亮着啊,人家现在正在呼呼大睡,他们贸然上去把人叫醒,似乎是不太好吧?而且具说有技术的人都是有脾气的,到时候拗起来,说什么都不给他们看,那可就亏大了。

    可是,不去叫,似乎也不行啊,她娘疼得面无人色,弟弟更是昏迷不醒,情况急迫……

    徐锦儿正在纠结,一旁可是有不管不顾的,西厢的方向早已经有人阔步走了过去,抬头拍在门上,只是那门儿“吱呀”一声,自动开了,不过里面依然黑得什么都看不到,根本看不出来里面到底是躲着一个大夫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这……

    徐锦儿看向徐娇,徐娇向着徐锦儿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然后,西厢房里面火焰摇曳,很快地亮起灯来,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五十多岁老者端着一盏油灯,摇着头走了出来,当看到门口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时,明显地愣了一下,目光越过他们,看向院中,对着徐娇念道:“小姑娘,你说说你才几岁,开口便是男女有别的胡话,告诉你,在我们大夫的眼里,没有男女之别,只有病人。”说完,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您就是大夫?”山洞中的男人闻言,疑惑地问道,同时解释道:“我的弟弟受了些小伤,不知道您能不能给瞧瞧?”

    那个山羊胡老者的注意力被吸引了开去,徐锦儿疑惑地看了一眼徐娇,小声问道:“小娇,这大夫说什么?”问完,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小娇,你受伤了?伤在哪里了?严不严重?让姐姐看看。”若不是还在别人家的院子当中,说不准当时就要上前自己动手翻看了。

    徐娇拉住徐锦儿的手,小声地说道:“姐姐,我没事,就是下山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跌,破了一些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