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陈年旧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锦儿的话音落下,原本议论纷纷的声音也为之一顿,然后便是更大的议论声。

    徐锦儿也不着急,而是静静地低着头,听着周围的议论。

    人们说什么的都有,一时之间乱成一团,不过大多都是在说徐婆子处事不公,苛责徐家三房的,还有一些人把徐家大房二房三房大人孩子的穿戴拿出来比较……

    徐婆子一听,不干了,跳将起来,大骂起来,“哪个黑心烂肺的瞎了眼,看到老娘苛责他们了?你有本事站出来,看老娘不一巴掌打得你口眼歪斜,再也开不了口,动不了舌!”

    她这一开口,声音震天,瞬间把所有的议论全都压了下去,徐锦儿见机,小心翼翼地拉了拉徐婆子的衣角,小声说道:“阿奶,您别生气,大家只是随便说说,没有恶意……”

    徐婆子气性正大,听到徐锦儿的话,鼻子都要气歪了,冷哼一声,胳膊一甩,大骂道:“没有恶意?人家都要戳你脊梁骨了,还没有恶意,跟你娘一个行德性……”

    这个时候,徐锦儿被甩得一个趔趄,向前急行了好几步,若不是被人扶住,便要狠狠地摔在地上,跌个狗啃屎。

    老族长实在看不下去,拐杖在地上敲得咚咚响,胡子气得一颤一颤地,“吴氏,孩子好好为你着想,你、你、你……”

    徐婆子嫁到徐家庄四十多年了,还是年轻的时候有人这么叫她,后来儿子们接连娶了媳妇,有了孙男娣女的,早已经没有人这样叫她吧,突然被人这么一叫差点没有反应过来,许久才回转神来,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老族长徐彪道:“什么?你刚才叫我什么?”

    “吴氏!”老族长徐彪一顿拐杖,大声叫道:“我叫你吴氏,怎么了?难道你娘家不姓吴?”

    徐婆子哑言。

    徐锦儿:“……”

    话说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

    “都被你气糊涂了!”徐彪望着无语的徐婆子,脸上讪讪的,“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侄媳妇,你嫁到我们徐家她有四十年了吧?这脾气,还真是从来没有改过。”

    “我这脾气,这脾气怎么了?我家老头子死的早,若不是这个脾气,我们孤儿寡母,不是早叫你们生吞活剥了去了?”徐婆子却不卖帐,大声嚷嚷道:“老头子死的时候,留下一亩水田,两亩旱田,是谁起了歹心,想要骗了去?当时若不是我拿了菜刀要跟人拼命,我们娘几个都不知道饿死在那个犄角旮旯了。我徐婆子没有得过你们的好儿,你也别在我面前装什么大头蒜,今儿我来就是来说我们三儿媳妇的事儿的,别跟我扯那些没毛用的淡事儿!”

    故事又回到开始了!

    徐锦儿来了精神,看向徐婆子的眼睛都闪闪发亮,“阿奶,既然你说我娘有千般不是,万般不是,那您能不能当着大家伙的面儿把两位伯娘是怎么孝顺您的,仔细说上一说,好让大家心里面都有一个底儿,以后话儿传到我娘耳朵里面,我娘也好有个借鉴不是?”

    徐婆子这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徐锦儿的存在,一拉把过她,瞪着眼逼问道:“你怎么在这里?”问完,目光扫向四周,并没有看到王氏他们三人的身影,这才一把把她推到了一边儿,“别在我跟前玩那些花花肠子,你娘那个贱人呢?”

    我娘不是贱人,你才是!徐锦儿在心里面嘀咕一句,然后看向老族长徐彪,这话儿她不好接啊,接了好像是承认王氏是贱人了一样,但是不回答就有了忤逆长辈的嫌疑,这不是又在王氏的头上扣一顶帽子了吗?她又不傻,又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呢,一抬乾坤大挪移刚刚好,“祖爷爷……”

    “咳咳,别难为孩子!”徐彪适时的接过话去,“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不知道?今天还上我这边来闹?”

    “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徐婆子一脸雾水,“不就是徐锦儿这丫头突然回来了吗?还能有什么事?”

    “昨天晚上那么大动静,你不知道?”老族长徐彪又问。

    周围的人大多家里面的男丁都参与了昨晚的营救活动,所以几乎人人都知道了老族长说的是什么事儿,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徐婆子被笑得面色发烫,一叉腰,跳脚道:“管它昨天发生的什么事儿呢?就是天塌下来,又碍老娘什么事儿?老娘凭什么一定要知道?”

    老族长被她的这一身浑不吝劲儿说的哑口无言,只是不住的摇头。

    徐锦儿借机在旁边悄悄拉了拉徐婆子的衣袖,这次有了经验只是拉了一下,便松开了,并躲出了三步开外,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阿奶,昨天晚上的事不是天塌了,可是真的跟咱们家有关系……”

    “什么?”徐婆子瞪眼看向徐锦儿。

    徐锦儿无辜地点了点头,同时小声说道:“真的,阿奶。”那神态很像是在说,我是好孩子,不骗人一样。

    徐婆子疑惑地把头转向老族长徐彪。

    徐彪点点头说道:“锦丫头说的都真的,昨天晚上徐福在山上让毒蛇咬了,王氏背着她下山的时候着了急,也摔断了腿,若不是小娇那丫头跑回来报信,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他说着,转身向屋子里面走,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来,“我让小子们去通知你家,敲了几次门,都没有人应。”

    徐婆子这才恍然大悟,昨天是有人拍门,不过自从她守了寡就对村里面的人没有什么好印象,许多事情能不参与便不参与,像晚上拍门这种事,大多数情况都是谁家的孩子找不到了之类的,要抓人去做白工,当然被她理所当然的忽略了,只是没有想到昨天竟然轮到她的头上了。

    “他们在那里?死了?”徐婆子初一听,吓了一跳,上前一把抓住了老族长的后脖领,把人抓得一阵咳嗽。

    徐锦儿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儿,这种奶奶真是够了啊,就这么盼着自己家孙子孙女出事儿吗?上来就问人是不是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