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章 闲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而那个孩子慌慌张张地把东西含在嘴里面,含泪的小脸上,透出几份的笑意,同时非常警惕地看着一旁虎视眈眈的徐娇,好像生怕她会突然上前抢他嘴里面的东西一样。

    两个人都是满身尘土,可是谁都顾不上。

    徐锦儿看着他们两个,觉得极是可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刚想要上前扶起徐娇,帮她拍拍身上的土,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妇人斜穿过来,一把抱住了地上的那个小孩子,并且跑离她们一段距离,才将他放在了地上,上上下下的打量,见他只是满脸泪痕,别的地方并没有什么,这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温柔地搂着他,小声问道:“仔仔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有没有人欺负你?”

    小孩儿咧嘴笑了,指着自己的嘴,“……糖糖,甜……”

    徐锦儿听着那小孩儿甜甜糯糯的声音,心里面也跟着一软,前世的时候她便喜欢孩子,常常就被这样的小不点儿给萌到了,到了这边也不例外,当下嘴角便浮出轻轻的笑意,拉了徐娇的手,转身走到那两个人跟前,轻施一礼,抱歉地说道:“刚才真是对不住了,是我们姐妹两个走得急了,没有看到小公子跑过来,才冲撞了。”

    那个妇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徐锦儿两姐妹,然后轻轻点了点头,算是还礼,然后拉起那小孩儿飞快地走了。

    徐锦儿微不可查地摇了一下头,一回头,眼睛的余光便看到胡同里面两个人影儿在那边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

    徐娇也注意到了那边,转头看过去,那里面早已经空无一人,不由地问道:“阿姐,怎么了?”

    徐锦儿压下心头的怀疑,再次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捋了捋她被撞乱的一缕头发,“没有什么,我们回去吧?别让阿娘等急了。”徐娇自然是无有不从的,于是两姐妹又步行数里,赶在夕阳落山前回到了徐家庄。

    刚进村口,便远远地看到在去老族长家的必经之路上,一群娘们儿围在一起说闲话,这些人里面有手里面拿着针线做活儿的,也有单单聊天的,几个人东拉一句,西扯一句,说得欢实。而徐婆子婆媳三个便都坐在其中。

    还未走近,便听有人看到了她们,故意扯着嗓子大声说道:“徐婆子,听说你们家老三的大丫头可是个有福气的,不光早早地定了一个秀才相公,还傍上了京里面的贵人?你老也可以享享清福了。”

    “呸!还享清福?老婆子可没有那么好的命!”徐婆子冲着地上呸了一口。

    周围立刻有消息灵通的人的扯了扯第一个说话人的衣服,刻意压低了声音问道:“老嫂子,他们家那丫头出息是出息了,可是这才刚一回来,便闹着要分家,听说分家的文书都签了,你还不知道咋的?到这里来说嘴,小心我老婶婶呸你一脸。”

    “怎么还分家了?老婶婶还在呢,怎么就分家了?这老大老二也同意?”这一提,马上便引起了更多人的好奇,一个个竖起了耳朵,想要听一些秘闻出来。

    徐婆子长叹一口气,故作大方的说道:“哎,这事儿,前晌已经闹开了,还有谁不知道?柳氏,你跟她说说。”

    柳氏便会声会色地说了起来,好像当时她就在现场,亲眼所见了一样。不过,这话经过她的嘴,徐婆子倒成了那无限委屈的人,被三儿媳与孙女逼得无可奈何,这才同意了分家,把他们娘儿几个分了出去。

    徐娇一听,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握紧小拳头便要冲过去,可是她才十岁,对方三个成年人,过去了,又能如何呢?闹得太过了,还不是要被人说一句小孩子不懂事儿?

    徐锦儿赶忙拉住了她,向她递了一个安抚的眼神儿,压下心里面的愤怒,换上一副笑脸,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从容地跟徐婆子、柳氏、庞氏见过礼,然后又跟围成一堆的妇人们点了点头,带着徐娇不紧不慢地从她们身侧走了过去。

    等两个人走远了,寂静的人群这才重新发出声音,其中一个人小声地问道:“她们两个怎么从哪边过来了?不会听到我们刚才的话了吧?”

    “应该没有吧?”另一个声音很不确定地接过,“你看她们那样子,不像是听到了什么。”

    不过,也有质疑的,“恐怕听到了,我们刚才没有防备,说的声音可不小,她们又不聋,能听不到?”

    周围再次一静,一个胆小的婆娘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小声地说道:“我突然想起来,我家里面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有了第一个,后面又接二连三地走了几个人,最终原地只剩下徐婆子婆媳三个,柳氏看向自己的婆婆,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家都走了,我们是不是也家去?”

    徐婆子也是自觉无趣,挥了挥手,“走吧。”

    等所有人都走得不见了踪影,旁边不远处的一条胡同里面露出两个小脑袋来,小些的说道:“阿姐,她们怎么都走了?”不是刚刚还说他们家坏话说的起劲儿吗?

    徐锦儿笑着向她眨眨眼,不答,反问道:“若是你正在说你蝶姐姐的坏话,她刚好从跟前路过,你还好意思再说吗?”

    徐娇讪讪地笑道:“那个自然是不说了。我自个心里面说说她的霸道也就是了,根本不会对人说的。不然被人听到,又是是非……”

    当然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每次都是他们三房受些委屈,才能过去,久而久之,不光大人,便是两个小的也都养成了不讲人是非的习惯。

    徐锦儿想着过去种种,也为原主他们抱不平。只是,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她也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性子,就让它一切随风,不过嘛,如果能后还有人想要骑到他们头上作威作福,那么……嘿嘿!可不要怪她手狠手辣,翻脸无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