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章 再次杀上门儿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锦儿轻轻拍了拍徐娇,向前跨出一步,把她挡在身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徐婆子,问道:“阿奶好大的威风,小娇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纵然是说了什么不应该的话,您这个做长辈也不应该喊打喊杀的,让乡亲四邻的笑话。”

    “笑话?”徐婆子挥舞手臂,浑不吝地骂道:“我倒要看看,那个敢笑我!徐锦儿,你倒是说说,她一个小辈,忤逆不孝,我怎么就不能教训她了?今天若不是有人拦着,打死了她,官府都不会管,只会夸一个好!”

    徐锦儿自从回来,已经与徐婆子过招无数,心里面自然知道,这个时候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与她诡辩,根本讲不通,因为某些人啊,一单认准了她自己的道理,无论别人再说什么,那都是无济于事的。

    每次与她争辩,不过是说与周围的看客听的。毕竟他们母子的名声,全都在这些人的嘴上呢!

    可是今天,她心里面有事儿,整个人都蔫蔫的,那里打得起精神来应付她?

    绣桔在一旁看得分明,略一沉思,扬声说道:“徐姥姥,您今天求的事儿,别说徐娇姑娘,便是我和香菱也都做不得主儿,这都是要禀与主子,主子若是有意,到时候自然会派府里面的管事儿嬷嬷下来相看,相看满意,当场便能与您签定mài shēn合同,领了人回去的。您现在就算是把她打死,到时候,主子不点头,那也是于事无补的。”

    听完绣桔的话,周围“哗”地一声各种声音压过一切。

    有不知情的,便向旁边的人问着绣桔的身份,有知道的自然是无比自豪地向众人介绍着,“徐锦儿身边的那两个便是将军府的人了,你们瞧瞧,别看是丫鬟,那身上穿的,头上戴的,比咱们四里八乡有名的富户家小姐还好,也怪不得徐婆子一家全都动了心思,想要把他家的丫头全都塞过去呢!”

    “他们家锦儿都回来了,她还想让别的去?”

    “可不是吗?我可听说了,徐婆子因为这个,可是跟他家老三那大丫头闹了好几场了,可是那丫头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硬是狠下心肠,就是不回去,更是闹着分了家……”

    “若是我,也不回去。好好的,干什么要去给人做奴为婢的?”那人摇头叹息,“听说一旦卖了身,这生家性命便都是主人家的了,外表看着光鲜,生死却是握在别人手里,一句让你生,一句让你死的,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怕是有些人被富贵蒙了眼啊!”

    众人的议论有一部分灌进了徐婆子的耳朵,引得她一阵不满,怒气冲冲的驱赶人群,一边赶,还一边骂,“老娘做什么,碍着你们肝疼了?一个个废话这么多?也不嫌站着腰疼!”

    她驱赶到一处,那边的人嘻嘻哈哈地笑着跑开,她再驱赶另一边,另一边的人又笑着跑回了原地,围做一团,嘻嘻哈哈地看笑话。

    徐婆子见驱赶无效,干脆也不赶了,停了下来,指着徐锦儿,厉声问道:“我再问你一句,你要不要回去?”

    徐婆子所说的回去,徐锦儿知道是指唐府,可惜她早已经想得很清楚,等她还完了钱,与那边便再无瓜割,此时让她回去,怎么可能?于是,只得笑笑,装傻道:“阿奶,您老莫不是忘记了吧,咱们已经当着老族长的面儿,把家分了,分家的文书现在就在我的手上,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我们姐弟与母亲是净身出户,阿奶的家再也不是我们的家了,还谈什么回不回去呀?”

    徐婆子被徐锦儿说的一噎,差点儿喘不过气儿来。

    柳氏、庞上赶忙上前与她抹胸舒气,好一通的折腾。

    庞氏手上忙着的同时,口上也不闲着,质问道:“徐锦儿,婆婆是你的长辈,你这可是与长辈说话的态度?”

    柳氏忙拉了拉庞氏的衣服,抢过话去,柔声道:“锦儿,话可不是这样说的,一笔写不出两个徐字,咱们到底是血脉相连的骨肉亲人,就算是分了家,您和娇儿身上难道就不流着你阿爹的血了?真是孩子脾气。你阿奶无论是说你们还是骂你们,也全都为着你们好,这俗语还说着呢,小树不剪不直!你阿爹便是因着你阿奶太过溺爱,才养成了那样的性子,所以她才对你们格外严厉一些。”

    徐锦儿看着说话条理分明的柳氏,眼睛眨眨,“好像有那么几分道理!”不过,这话骗骗鬼也就算了,骗她嘛,还差些。

    徐锦儿点点头,脸上露出几分真诚的笑意,“多谢大伯娘提醒。”眼看着柳氏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她又接问道:“那么阿奶想要沈家退了与我的亲事,改聘凤儿姐姐,也是为我好了?”

    柳氏的脸上笑容僵硬了一分,不过依然嘴硬道:“那当然是了。你可是我们家最乖巧听话的孩子,可是沈家这门亲事,是当年婆婆与沈家那孩子的阿奶定下的,你的那个婆婆当年便不太同意,而且她又一个尖酸刻薄的,你性子老实,嫁了过去,还不知道要受什么样的折磨呢!如今你又有了这样的名声,你阿奶也是心疼你,几日几夜没睡好觉,才想了这么一个李代桃僵的法子。只是没有想到你们全都没有休会到她老人家的苦心,只是一味的挣扎反抗,最后还闹到了分家的地步。”

    徐锦儿都要为柳氏这巧舌如簧,颠倒黑白的本事点赞了,并且深深地可惜她这个大伯娘没有生在宅斗厉害的大户之家,真真是曲才了。

    “那么,照大伯娘所说,今天她打小娇,也是为着我好,为着小娇好了?”徐锦儿侧头紧盯着她,似笑非笑。

    柳氏的手掌握成了拳,一会儿打开,又会儿握紧,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笑道:“这个自然是了。”

    “大伯娘,我年纪小,眼又拙,一点儿没有看出来啊!”

    柳氏脸上的笑容凝固一瞬,接着笑道:“你这孩子,真是会说笑话,快别闹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