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4章 咱们宝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是!”唐弈汝无比自得地笑道:“美人儿就犹如鲜花,只是心灵手巧的园丁,细心呵护,才会开得更美,更久,恰好,小爷便是这个园丁。”

    徐锦儿第一次听到唐弈汝的这种歪理邪说,不由得一阵哑然,看向他的神神就算是看怪物一般。

    这种目光只是一瞬,却好巧不巧地被坐在一旁的唐弈汝抓了个正着,“怎么?不服气?”

    徐锦儿苦笑一下,暗怪自己修炼不到家,同时自认为得罪不起这位“唐大爷”,赶忙解释道:“不是不是。只是听着唐公子的论调新鲜而已,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您一个公子哥拿园丁自比了。”

    “那是,”唐弈汝刚青松的马屁拍得舒服,现在又听了徐锦儿这很有技术的捧人之言,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起来,“小爷是谁?那可是堂堂镇国将军府唯一的嫡子,自小在宫里面太后身边长大的,这品味当然也得是天下第一,无人能及的了。”

    徐锦儿吸取了教训,低着头,认真地忍着笑,心里面暗暗发誓,绝对不再重蹈刚才的覆辙。

    只是她却忽略了身旁的妹妹,小丫头年纪小,又一直生活在徐家庄这样一个单纯的环境里面,根本听不懂唐弈汝在说些什么,只是恍恍惚惚地听了一耳朵的花儿,草啊,园丁什么的,后来又听自家姐姐夸赞人家自比新鲜,更是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得多年了他几眼。

    正看,突然听对方又在说什么天下第一之类的话,不由自主地接过话去,轻声说道:“……天下第一……好像不行……”

    “怎么不行?”唐弈汝盯住徐娇,“小妹妹,你难道还看到过比我更漂亮的男子?”说着,话音一顿,瞟了一眼徐锦儿,“像你姐姐这样的叫做女子,不算的。”

    徐锦儿被说一心口一咽,她有说要跟谁比美了吗?再说,她就是一村姑,要那么美干什么,红颜祸水没有听说过吗?尤其是穷人家的,没有看到她刚一出场便差点儿被卖进青楼吗?

    她现在布衣荆钗,没见脸都两三天才洗一次吗?“我当然不算,我不过是一个村野粗妇罢了,唐公子以后可别再提……”

    唐弈汝听完,认真地打量了徐锦儿半天,郑重地点了点头,“确是。”

    徐锦儿:“……”

    虽然不想被人拿来比较,可是那个女孩愿意被人这样否定,徐锦儿把头转向一边,暗暗猜度:他也幸好生在了达官贵族之家,不然也不知道被人打死多少回了。

    唐弈汝见徐锦儿转开头,还想要再说什么,就听得车外的王武禀道:“公子,徐家庄的老祖长带着人都在村口迎候公子呢!公子……”

    唐弈汝伸手,打开侧边的窗帘,向外面看了一眼,直接对青松说道:“让他们让开道路,直接把车开到徐锦儿他们家去!对了,让布庄米庄的人跟着,其他人都散了吧!”

    青松答应一声,弯腰下了马车,对着外面高声喊了几声,原本围得水泄不通的道路慢慢蠕动,让开一条可供车马通行的小道儿,青松坐在了王武身侧,马车又开始缓缓行动。

    说这一次缓,还是真的缓,比他们回来是要将就羊的速度还要慢,真正就像是陷入了泥浆当中一般,前面蠕动出一点空隙需要好久,但是当车子一动,它原本占着的地快很快便会被填满。无数双手在车厢上面摸、碰、敲打,仿佛在看一件无主的稀世之宝一般。

    徐锦儿轻轻移动,远离车窗,因为她发现,那些人只是摸好像还不过瘾一般,竟然有胆大的从外面挑起车帘来往里面看。

    “哎呀,哎呀!我的羊!”

    正走着,唐弈汝突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车帘,大声地喊王武的名字。

    王武赶忙地停了车,回头询问。

    徐锦儿这才想起来,她买的羊还在马车后面系着呢!就这rén liú的秘度,不会给她踩成羊肉饼吧?于是也满脸担心地看向外面。

    王武答应一声,驱赶着人群,来到了车后,不一会儿之后,怀里面抱着一只大羊走了过来,傻笑道:“公子,还是您英明,小的过去的时候,正有人骑在羊背上呢,再差一时半刻的,这小东西怕是小命不保了。”说着,向前送了送,问道,“这东西放哪儿?”

    唐弈汝看了一眼堆得满满的车厢里面,活动了一下腿脚,实在想不出来放到哪儿去,便干脆一咬牙,道:“来,给我吧!”

    说毕,抱起那只羊,重新退回车厢当中坐好,因为实在找不到太好的地方,便抱在膝盖上。

    风神玉树俊公子怀里面抱着一只羊,这组合太过奇葩,徐锦儿尽管移开了眼,特意不去看他,还是忍不住想要笑场。

    徐娇都要懵了,看向阿姐,见自家阿姐把头扭向一边,并不看他,便把那模样学了个十成十。

    唐弈汝看着这两个表神异常的一致的姐妹两个,也是一阵的无语。车厢里面的气氛变得诡异难辨。

    好在,徐家庄本就不大,徐锦儿他们家离村口也不算太远,就算是蜗牛速度也很快便到了。

    车一停,徐锦儿便受不了的率先下了车,然后把徐娇接了下来,拍了拍她的手,交待她先一上进去告诉王氏等人唐家公子来了。而她自己在站在了家门口,正儿八经的当起了东道。

    过了好一会儿,唐弈汝才从车里探出头儿来,口中嚷道:“徐锦儿,你真不够意思,就让样撇下我跟咱们宝宝就跑了吗?”

    徐锦儿正在与王武商量是不是把马车直接开到院子,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怒目看向罪魁祸首,人家正一脸呆萌地看着她呢,不由又是一阵恶寒,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武的手上便是一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再看青松,也是一副憋笑憋到满脸通红的模样。

    “什么宝宝?不过是一只羊,你爱叫宝宝,你便叫宝宝,可跟我没有关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