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1章 狗尾巴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神情,那动作,好像极度看不上的样子。

    徐锦儿还没有说什么呢,排在队伍最前面的徐锦儿先不干了,大嗓门如铜锣一般,响了起来,“唐公子,我们家的闺女们,那是个顶个的生得好看,锦儿长成这样,只是个意外,您可千万别介意啊!”

    这话说的?她怎么就是一个意外了?徐锦儿一个刀眼甩过去,本姑娘长得好看着呢!不然青楼也不能收啊,她还穿不过来呢!

    “死丫头,你那什么眼神?要杀人啊?”徐婆子大声的嚷嚷着,却明显的色厉内荏,底气不足,脚步不由自方地向后退,眼睛呢一直瞪着唐弈汝,生怕一个不慎说错了话,“唐公子说的不错,就你那干瘦干瘦的的样儿,哪里好看了?”

    徐锦儿虽然不觉别人非得夸她多美貌,可是却也不愿意让人随意批评,但是呢,就为这样一件事去跟吵一架,似乎有不值当的。

    “老人家,这就是你不懂了。”唐弈汝看向徐婆子,摇着扇子,摇头晃脑的说道:“这品美人儿,就如同养花一样,春花灿烂,秋花高洁,雍容华贵者有牡丹,品格高洁有空谷幽兰,出淤泥而不染者首推莲,再有菊花凌霜,梅花傲雪,都是花中君子,玉兰皎皎,桃花夭夭,红杏娇俏,樱花绚烂……”

    唐弈汝越说越起劲儿,头摇的幅度也越发的大,而对面的包括徐婆子在内,所有的人都是一脸的茫然。

    而且随着唐弈汝的讲演不断的深入,他们脸上的迷茫便越发的深刻。

    这场景实在是太搞笑了,根本就是鸡同鸭讲,徐锦儿一开始还能忍着不笑,可是到了后来,实在是根本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这笑便像是洪水泛滥一样,一发的不可收拾,直把她笑得花枝乱颤,整个人捂着肚子差点儿笑爬在地上。

    唐弈汝正讲到兴头上,突然被打断,诧异地转头看向徐锦儿,眼神就像在看外星怪物一般。

    这样一来,徐锦儿原本就要止住的笑意,那里还停得下来?

    唐弈汝直盯盯地看着她,看了许久,发现对方都没有一点儿想要收敛的意思,仿若凝脂一般的脸上挂上了一层薄怒,道:“不可理喻!”

    徐锦儿边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嗯嗯。”边把自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对,对,对……我是不可……不可理喻!”这一点儿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唐弈汝是什么人啊?那妥妥的权贵,官二代加富二代,他平时接触的都是什么人啊?大家闺秀。

    人家幼承庭训,那讲究的可都是个笑不露齿,那有像她这样放声大笑的?

    恐怕见都没有见过吧?

    徐锦儿笑着笑着,突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不会被吓到吧?微微抬起一点儿头儿,悄悄瞧他,只见他此时目光依然在她的身上,脸上已经没有了怒气,同样眼睛里面也没有了神采,整个人仿佛神游天外了一般。

    真的吓傻了?

    不太可能吧?

    这也太不经吓了吧?

    还镇国将军府的人呢?

    徐锦儿此时只感觉万分无语,停下了笑,站直了身体,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一下,两下,三下……

    她的手突然被人猛地抓住,“干什么?”唐弈汝沉声问道。

    徐锦儿眼睛眨眨,心里面的话一下便吐露了出来,“你没有傻呀?”几乎与此同时她的小手飞快地盖在了自己的嘴上,弯唇笑笑“我是想说,好一篇《美人名花论》!”说完,她自己都有点为自己的急智骄傲。

    “你才傻!”唐弈汝瞪她一眼,一扇子敲在她的头上,然后转身坐好,一本正经地叫了一声青松。

    青松看了唐弈汝一眼,傻笑了一声,然后面向人群,大声说道:“好了,大家都回家吃饭,一个时辰之后,带着报名人员到这里集合!”

    人群嗡嗡作响。

    唐弈汝便趁着这个时候,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人儿,微微一笑,道:“你猜,你在我心里面是什么花?”

    “什么花啊?”徐锦儿问。

    唐弈汝再次微微一笑,“狗尾巴草!你不知道,你刚才笑的时候,跟风吹狗尾巴草的样子实在太贴切了。”

    徐锦儿白他一眼,这不是变着法的骂人吗?

    狗尾巴草儿也呀花儿?

    看着徐锦儿的样子,唐弈汝却觉得莫名的舒心,哈哈大笑起来。

    “唐公子,您说的对,我们家锦儿就是那狗尾巴草!”徐婆子见唐弈汝高兴,也跟着凑了过来,弯着腰拍起了马屁。

    本来徐锦儿对唐弈汝这个玩笑,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不过是私下里面吐槽吐槽罢了,可是这话一过徐婆子的嘴,她怎么听怎么别扭,侧头看了一眼徐婆子,似笑非笑地问道:“阿奶,人家家的闺女都是芍药牡丹,花中之王,您怎么就这么愿意自己家的姑娘生成狗尾巴草啊?”

    徐婆子不过是随着弈汝这么一笑,哪里想过为什么呀?被徐锦儿这么一问,当时便觉得哑口无言。可是,她是什么人啊?没理还有辨三分呢,面对自己家的小辈,还能怕了不成?恼羞成怒,对着徐锦儿便是一口,“呸,是不是狗尾巴草,自己心里面没数吗?人家父母不是为官就是做宰,自然金贵的很,无论是牡丹还是芍药都当得起,可是你呢?你爹就是个没本事的,你还想当花儿?唐公子封你个狗尾巴草,都是抬举了你,别不识好呆。”

    徐锦儿一听,乐了,望着徐婆子,甜甜地笑道:“阿奶,我爹再不好,不也是您生的吗?还能怪得了我?”

    徐婆子当时便跳了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道:“那怪我了咯?你大伯、二伯不他那样?要我说,就是你那扫把星娘妨的!你就是个小扫把星!”

    骂她也就算了,可是凭什么骂她娘啊?徐锦儿穿越过来,虽然与王氏相处的时间还不算太长,可是认真算起来,她完全是一个慈母,对他们姐弟的一切都上心,就是性子过于柔和了些,但是这也不能完全算是缺点吧?就要让人任意拿捏不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