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0章 白家兄弟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论落选的怎么伤心失望,第三轮的海选依然如期进行。

    头一天,唐府来的众人便在青松的指挥下,把徐锦儿他们家门前的空地占了起来,在上面搭起了一个大大的台子,台子上面红毯铺地,彩绸结顶,比庙会时扎的戏台还在豪华气派,一时之间再次成为了四里八乡议论的焦点。到了当天家里面有参加比赛的,没参加比赛的全都呼朋引伴的早早聚到了台子下面,说笑着等海选开始,周围热闹非凡。

    也就在这一天的上午,徐锦儿家的院墙彻底完工,白家两兄弟和徐锦儿一起付了工钱,便也空闲了起来,挤在一群中与众人一起看村姑们的表演。

    可能是唐弈汝这两天折腾的过于历害,等到临开场,竟然连柘县的县太爷带着一众主薄书吏前来捧场。

    场面一度沸腾。

    有了县太爷捧场,附近的乡绅土豪也都纷纷响应。

    这几天,见识过唐家的财力之后,那些名单上的女孩子们也都是铆足了劲儿,想要一举拿到进入唐家的门票,所以一个个,一旦上台,便十分的卖力,吹拉弹唱,歌舞曲艺,女红厨艺,但凡能想得到的轮番的上场。不过,在徐锦儿看来,这些表演,不知道为什么全都莫名地透着一股子前世东北小剧场浓浓的乡土气息。

    不过,好在,还算热闹。

    唐弈汝这样的公子哥以前日日混在名门闺秀堆儿里,哪里见过这样的表演呀?也胜在新鲜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连带某些乡绅土豪家的小姐们也都加入了表演,看台上gāo cháo迭起,引得台下阵阵欢呼。

    就这样表演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不到百人的名单再次精减,剩下区区十六人之数。

    送走了众人,徐锦儿只觉得自己快要累散架了,往干草上面一躺,便不想再起来。

    可是迷迷糊糊间,却发现白家两兄弟不见了。

    白家两兄弟不见了!

    徐锦儿一个激灵,脑子完全清醒了过来,爬起来几步跑到他们常呆的草垛跟前,围着草垛绕了两圈,没有。

    他们可能在查看院墙吧?

    徐锦儿离开草垛,又围着自家的院墙里里外外的转了两圈,还是没有人。

    难道他们走了?

    徐锦儿心里面一松,继而又猛地往下沉,追杀他们的人不会杀了自己一家泄愤吧?

    这太危险了!

    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绕过一段路,突然发现前面热闹非凡,徐锦儿抬头看去,只见好些人正在离她家院子不远的地方吃饭聊天,一阵阵愉快的笑声断断续续的传来,而他们的身后是一片临时搭起的窝棚。

    这是唐弈汝那厮昨天从唐府别庄调来的工匠,目的就是要在她家旁边建一座别院。

    人都来了,材料也堆了一地,只是还没有开始动工。

    有这么些人在,他们不会动手吧?

    徐锦儿不敢确定,不过心却稍稍安定了一些,低头往回走。

    只是刚走了两步就听到有人叫她,抬头一看,惊讶的问道:“青松,你不是跟唐公子去李员外家喝酒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青松笑道:“有王武在呢,公子让我回来跟姑娘说,几位乡绅员外都说今天在这里吃的糖果味道不错,都要跟姑娘定一些回家给家里人尝尝,姑娘有空的时候多做些。”说完又道,“绣橘她们呢,今晚公子可能喝多,让她们准备好醒酒汤。”

    徐锦儿看着他欢快的背影,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想到她还因祸得福了呢!

    若不是今天突然涌过来这么多的大人物,他们又没有准备,实在拿不出什么招待,她还不会把她平时存下的一点儿糖果全都拿出来招待呢!

    白家两兄弟不告而别的愁绪被冲淡了不少,脚步也轻快了不少,抬脚走回院子,青松正好“刺溜”一下从里面窜了出来,都跑出老远了,突然又掉头跑了回来,从怀里面掏出两锭银元宝,塞到徐锦儿的手里面,转头就跑,边跑边喊道:“这是定金,姑娘先收着。记得给我们留门儿,我们今天一准儿回来。”

    等话音落地,人都跑得没影儿了,徐锦儿看着自己手里面的这两锭银子,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钱来得也太容易了吧?

    果然钱权不分家。

    这些人如果不是看着唐弈汝的面子,唐弈汝不是仗着镇国将军的面子,今天到场的那个大人物会来?

    不过,她也不是古板之人,既然人家非要送,她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到时候多送些好吃的糖果过去,让他们物超所值也就是了。

    打定了主意,徐锦儿立刻行动了起来,在唐弈汝用剩的草纸上写写画画,直到绣橘来叫她吃晚饭,她才停了笔,略微收拾了一下,跟大家一起吃饭。吃过了饭,天都黑透了,没有灯烛,她便躺在白家两兄弟的草垛上,闭目冥想,总之就是把所有她能想到的东西全都在脑子里面过一遍,然后分类整理,再挑拣一些自己用得着的,排上工作日程。

    心想着,等唐弈汝这家伙挑好了人,回去之后便开工,把她在这边的事业好好搞上去,到时候有了钱,马上盖房,天冷之前争取搬进去。

    等一切计划好了,夜也深了,可是唐弈汝还没有回来。

    徐锦儿从草垛上起来,走到门口,站在那里向外张望,只见天上的月亮已经缺下去一块儿,摇摇欲坠的挂在那里,所有的星星仿佛隐藏起来了一般,看不到一点儿踪迹,天空黑沉沉的,仿佛一块大石头压在她的胸口。

    然而,唐弈汝的马车却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她的背后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她一回头,看到黑暗中一个纤瘦的身影一步步走了过来。

    “姑娘,你还没有睡吗?”绣橘的声音响起,“公子说回来,一定会回来的,您不用担心,奴婢会看着门儿的。”

    徐锦儿没有说话,反而向自己的脚下,那里堆着一大堆带刺的树枝,他们以前就拿这个当门,因为白家兄弟警觉,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以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