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3章 烧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锦儿看他一眼,低下头去,慢条欺理地问道:“唐公子觉得呢?”

    唐弈汝挠了挠头,没有说话。

    香菱当时便跪了下来,向唐庶汝郑重地磕了一个头,带着哭呛,求道:“公子,这件事儿,便让它过去吧,您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唐弈汝低头看着她,沉声问道:“你害怕她?”

    “是。”香菱的眼泪如同掉豆子一般,“奴婢自知身份卑贱,烂命一条,便真是被打死了,大不了一张草席,扔到乱葬岗了事。可是清雅姑娘是太子送与您的,身份高贵……”

    唐弈汝的脸色当时便沉了下来,盯着香菱看了一会儿,问道:“这话是谁与你说的?清雅说的?走,咱们这就回去,与她对质!”

    徐锦儿听到这里,不由地在心里面暗自吐槽,还真是一个公子哥儿哎,一点儿都不了解女人。

    人家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既然是唱戏,她又怎么会卸了妆给你看呢?

    要不然世界是真会有那么多贤良大度的女人吗?

    根本不可能。

    男人的心可以很大,装得下世界,可是女人的心眼儿往往却很小,如果爱了,那么里面便只能装下一个人,当然她可能不是为了爱,一切与生存有关的东西,她们都会争得你死我亡。

    徐锦儿想着前世闺秘看完宫斗剧之后的总结之词,不由得笑出声儿来。

    当时她还总结了一个更精辟的结论:有竟争的地方便有战争,无关男女。

    闺秘当事对她直竖大拇指头。

    徐锦儿觉得,她虽然笨了一些,可是好歹在唐府的庄子里面也住了一些日子,外表看来,里面真是花团锦簇,处处莺莺燕燕融融恰恰,可是实质上呢,远没有那么平静啊。

    清雅姑娘是什么样的性子,她不甚了解,会不会做这样残忍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当然也不排除某些人自伤无赖好人的可能性……

    可是,这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逃离那里,不就是想要回来平平静静地过几个自己的小日子吗?

    不想了,也不管了。

    徐锦儿下定决心,低下头,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到手里面的纸张上面,决定不再管别人的闲事,闲事那么多,她还饿着肚子呢!

    唐弈汝被香菱哭得心里面一阵烦躁,干脆摆摆手,让她走了,自己则一屁股坐在了徐锦儿旁边的干草上,陷入了沉思。

    徐锦儿也不管他,只是向旁边移了移,与他隔开了距离,继续研究自己的糖果配方。

    一阵清风吹来,把暑热带飞了那么一丝,外面小商小贩叫卖的声音夹着各种乐器之中传了进来。

    青松一路小跑,来到院中,一抬头看到了唐弈汝,脸上的紧张之情放上放松了许多,咧嘴笑道:“公子,县太爷找您呢!各位乡绅员外也都等着您入席呢。”

    唐弈汝闷闷不乐地站了起来,回头再次看了一眼对他不理不睬的徐锦儿,转身向着院门处走去,边走边道:“也许只是误伤……”

    “误伤?您信?”徐锦儿不答反问,同时扬了扬手里面的纸,“唐公子,您这边反正也用上不我,我下午打算去一趟镇上采买一些东西。”

    唐弈汝迈动着的步子便是一顿,转头问道:“买什么东西,不如让他们送过来?”好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见徐锦儿不语,便犹豫了一下,说道:“那让青松陪着你走一趟吧,用我的车。”说完,不由分说,大踏步地离开了。

    青松在门口站定,咧嘴问道:“徐姑娘,我们什么时候走啊?要走的时候,你提前说一声,我好套好马车。”

    徐锦儿本想要拒绝,可是抬头的时候,连唐弈汝的背影儿都没有看到,便点了头,与青松约了一个时间,到时候一块儿去。

    ……

    柘县百里之外,两个华服公子打马而行,那个看起来年纪稍小一些的公子向着身后频频回头,年长两岁、看起来更加沉稳一些的美男子微微一笑,说道:“别看了,再看后面跟得也是咱们的人,还能看到别的?”

    年纪稍小的公子叫了一声六哥,然后问道:“咱们就这样走了?你不是说,如果我们贸然离开,那些人找不到咱们,有可能杀人泄愤的吗?那……”

    年长的男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马鞭一把甩在他的马屁股上,马儿吃疼,扬蹄飞奔,道路上只剩下一串那个小公子的“哎哟”声。

    年长的男子这时候突然勒住了缰绳,马儿嘶鸣着在原地转着圈儿,他同样向身后看了一眼,低声说道:“若是还杀人,唐家那小子不是白折腾了?”然后扬鞭,追向那个小公子。

    ……

    徐锦儿从集市上回来,与王氏打了一声招呼,便进入了她的新一轮的忙碌当中。本来,她是想着要做一些新鲜好玩的糖果出来,可是也不知道是镇子上地方太小,还是这边太过于落后,找来找去,总还是那么老几样,只得先放弃了糖果新品种的研究,转到其他方面。

    糖纸这一块儿,她找遍了镇子,都没有发现有做这一块儿的,便是书集印刷这方面的都没有找到,倒是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面找到一个染布作坊,专帮人染一色布匹之类,徐锦儿与他们说了来意之后,那家的女主人倒是露出了几分意思,表票可以试试她说的这一块儿,三日后给信儿。

    然后,她又让青松带着她拜访了几家木匠或者铁匠、石匠铺子,把手里面的图纸也给人看了,倒是都答应给做一做试试。徐锦儿干脆每家交了一两银子的定金,约定三天后再来等信儿。

    三天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徐锦儿便利用这几天,做了一批之前做过我糖果,分门别类的放好,只等着三日后的消息。

    与此同时,徐锦儿家的院墙外面,唐弈汝找过来的那些工匠,在唐管事儿带领下,开始日以继日的勤奋工作,徐锦儿因为事忙,根本没有去看,只是听说那些人在就地挖土烧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