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4章 不死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同时,还有消息传来,那就是由于各家千金的加入,唐弈汝的选人计划彻底告吹,也就是说不选了。因为这个,差点儿引起民愤,最后还是由县太爷出面,这才镇压了下来。

    徐锦儿听说,惊讶不已,同时在心里面又给唐弈汝这一个权贵做了一个全新的定义。

    就这样,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徐锦儿起了一个大早,收拾妥当,依然还不见唐弈汝从马车上下来。倒是徐婆子不期而至,还未进门,大老远便听到了她的吆喝声。

    得了,看来今天又要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了。徐锦儿对此很是无奈,很想干脆不理直接出村,可是又害怕王氏吃亏,只得硬着头皮留了下来。

    还以为她这次还是耍她一哭二闹的老一套呢,只是她却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徐锦儿她们,而是气势汹汹的冲向了青松,吓得青松直接抢过身边的一根短棍握在手里面,舌头打着颤儿,“你……要干什么?”

    不料人家反倒脸色一变,谄媚的说道:“你就是唐公子的书童吧?果然是英武不凡,天人之资。怪不得我们锦儿常跟我说,唐公子是天神下凡,他身边的人也各个犹如天仙一般。以前老婆子我还不信,这些日子看着小哥儿您在我们村子里面忙来忙去,这才是信了呢!瞧瞧,瞧瞧,小哥儿往这里一站,可不是威风凌凌?”

    青松还没有被人这么夸过,一通话下来,脸蛋都红了起来,扭扭捏捏的作含羞状……这样子差点儿没有让徐锦儿笑喷。

    “噗嗤!”就在这时候,车帘子一掀,从里面射出一道喷泉来,正喷徐婆子一脸,青松因为与她站的比较近,也很荣幸地被喷到不少。

    看着两个人头上滴滴嗒嗒直入下落的水底,徐锦儿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笑了起来。

    徐婆子听到徐锦儿银铃一般的笑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警告似的狠狠瞪了她一眼,便被车上的人完全吸引去了注意力,赔笑道:“唐公子……”

    只见他急忙向着两个人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手里面的杯子,“早起刚睡醒,口渴了,本来想喝一口昨夜的凉茶,没有想到……你夸他那个……”唐弈汝摇头,“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我怎么完全一点儿都没有看出来,他哪里有一点儿天仙的气质?”

    青松摸摸自己的脸,喏喏的道:“……我自己也没有发现……”

    徐锦儿再次失笑,不过见徐婆子这次上门好像并不是找事儿来了,便走到了灶边,跟绣桔香菱一起烧火做忽,同时依然观注着那边儿的动静。

    “唐公子,您看,这采选也不进行了,您是不是有空了?”徐婆子腆着脸,问道:“今天到我家里面坐坐,喝几杯水酒如何?我那几个孙女可在家里面盼着呢!”

    哟,还不死心呢?

    徐锦儿都好佩服她这一股韧劲儿,有这样的劲头儿,什么事儿干不好?为什么偏偏要拿自家女孩子的一辈子作赌。是的,就是作赌,比徐三那种明目张胆的赌列让人气愤?

    本来嘛,在这样一个社会,女儿生而为人,首先便比男人少了许多的优势,这嫁人更是如同重生一般,只要是稍微疼女儿的人家便不会让女儿盲婚哑嫁,最不济还要带上些许嫁嫁去呢!

    可是徐婆子这是在干什么?非要把几个孙女送到唐弈汝跟前去?

    他家是有钱也有权,可是这样上赶着,无论是妻是妾是丫头还是毫无名份,都要一头撞进去吗?只是,即便这样不管不顾地一头撞进去,又是否能凑到人家的跟前?

    徐锦儿心里面只感觉到一阵阵的悲凉。

    这才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呢!

    但是,硬有人想不清楚,认为只要扎进去,便有希望……

    唐弈汝听了徐婆子的话儿,脸上讪讪地,勉强笑了一下,目光四下里面寻找,见徐锦儿坐在灶前还没有离开,这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笑道:“徐姥姥,多谢您的盛情,今日怕不是行了,在下已经与徐姑娘约好了,一起到镇子上面去呢!”

    声音传了过来,绣桔香菱两个都是一愣,然后齐齐抿唇看向徐锦儿。

    徐锦儿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还有机会成为别人的借口,也是微微一怔,目光投向说话的两人,抿了抿唇角,扬声说道:“唐公子,无妨的,锦儿的事儿,无关紧要,如果公子有更重要的事儿,就不用陪我了,您的事儿要紧!”

    唐弈汝侧转身来,在徐婆子看不着的角度,对着她便是一阵挤眉弄眼。

    徐锦儿看着不由得一阵失笑,只是抿着嘴儿,不再言语。

    唐弈汝见求告无效,突然便大意凌然的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本公子是什么人?难道还会失信你一个小女子?收拾好了没有,若是收拾好了,我们现在便可以出发!”说着,转向徐婆子,有些难为地说道:“您说的事儿,等在下从外面回来,如果时间允许便去,如何?”

    唐弈汝说话,徐婆子巴结还来不及,哪里敢说不行?于是很快三双便这么愉快地把事情定了下来。徐锦儿爬上了马车,马车由王开赶车,青松随行,就这样出现在通往镇子去的大道上。

    徐婆子心有不甘,可是人都走了,能怎么样?回头狠狠地瞪了王氏几眼,扭着腰回家去了。

    不说从此之后,徐婆子心里面对徐锦儿一家的怨恨是还又上了一层楼,只说唐弈汝一行离了村子,唐弈汝这才入下手里同的车帘,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叹道:“徐锦儿,怎么回事儿啊?你这阿奶是彻底粘上我了,是不是?”

    徐锦儿淡然地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唐家大少,“我阿奶是属蜂蜜的,你就是那蜜糖,她能不粘才怪。不过,其实事情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你如了她的愿,随便把她的那一个孙女儿带在身边,她一定高兴都高兴死了,哪里还有功夫粘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