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5章 旧事重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选你好了!”唐弈汝上下打量着徐锦儿,笑道:“做生不如做熟,所谓一事不烦二主,不若你还回到唐府……”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徐锦儿一记飞刀眼已经不期而至,硬生生把他的话给打断了。

    唐弈汝摸摸自己的有些发凉的脖子后面,语气便有一些不自然起来,喏喏地说道:“要杀人了?这是你自己的提意,我只不过是顺着往下说了一嘴,你这是要干什么?哼——”

    “我不为妾!”徐锦儿咬牙道。

    “也没有让你为妾啊!”唐弈汝神色不定,“正妻之位,要不要?”

    “……”徐锦儿额头一万只草泥马在悠闲的散步,同时十分坚定地认为自己身边这位的脑子一定是让一百只驴子给踢了,要不然也不能进水这么严重啊!

    只是没有想到,那货突儿一梗脖子,无比坚定地说道:“这个你不懂,皇上当年亲口允我自己挑选媳妇,无论身份门第,若是但凡有本公子看上的人,便会立刻赐婚,不说你是一介平民,便是青楼jì nǚ,只要本公子一口咬定了,一样能成我们镇国将军府的少夫人!”完了,看到徐锦儿狐疑的眼神儿,他又补允道,“不信,咱试试?明天我便回京,亲自去求皇上,一准儿把赐婚的圣旨给你带回来!”

    徐锦儿听着唐弈汝的话,怀疑有之,惊叹更甚,唐家的恩宠竟然这样隆重吗?可是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就算是你唐府圣眷再怎么隆厚,她一个小女子也没有必要以自己一生的幸福去试探吧?再说,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干什么这家伙又旧事重提,贼心不死?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儿?不信小爷我?”唐弈汝被盯得浑身难受,瞟了一眼徐锦儿,不自在的说道,不过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下一刻便有神采奕奕起来,得意的向徐锦儿抛了一个飞眼儿,“信不信,我往京城当中随便一个地儿一站,说我唐弈汝要娶媳妇,肯定有成千上万的人排队等着?”

    这说的不是刘德华吗?

    徐锦儿慢慢的抬起眼皮看向唐弈汝,这家伙面若冠玉,发如泼墨,一双桃花眼灿若星辰,嘴唇的颜色比她的都要红润好看……

    不论家世,徐锦儿不得不承认,单冲着这一张脸,就可以让无数的少女趋之若鹜更何况他的背后还有那么显赫的家庭做后盾。

    这根本就是言情小说里面的霸道总裁人设嘛,只不过时代有些差别而已。

    曾经她还真幻想过自己就是童话故事里面的那个灰姑娘,终有一天,她的白马王子一定会驾着七彩祥云来接她的……

    貌似她想多了。

    她没有水晶鞋,也没有南瓜车,更没有善良仙女赐予的仙衣,她只是她,普通,平凡,还有些倔强。

    大家族,说实话,还真不一定适合她。

    想明白这些,徐锦儿的眼神渐渐变的坚定,看向唐弈汝也充满了笑意。

    “你还是不信?”唐弈汝被看得心里面火大,“实话跟你说吧,有一个词儿叫做功高震主,你明白?”

    徐锦儿点点头,轻声说道:“明白。”

    唐弈汝一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接下了的话可能会让对方容易明白一些,只是这一口气还没有松完,又重新提了起来,只因对面儿的小人儿悠悠地说了一句,“就算是唐家想要暂隐锋芒,也不用找一个大字儿都不识几个的白丁,京中多少五品以下小官家中的女儿,或者没落书香门第的闺秀都是首先,唐公子,你就不要再欺负锦儿没有读过书了吧?”

    她一口一个大字不识,一口一个白丁,一口一个没有读过书,可是说出来的道理却无比的通透,多少人一辈子都想不明白,唐弈汝被噎了一下,目光锁定对面的人儿,,“徐锦儿,你没有读过书,那到底是谁告诉你这些事情的?一般的白丁可不可能知道这些,不说别的,就你们徐家庄里面的那些姑娘,我若是看上了那个,那家都会上赶着送过来,别说是妻,就是妾室、通房,或者只得是丫鬟他们也会乐得睡不着觉,可是你……”他的眼睛微微迷起,直盯得人脊背发凉。

    徐锦儿把头转向一边,不去看唐弈汝,反而伸手把车上的窗帘撩开了一条缝隙,向外看,同时淡淡地说道:“我怎么知道的,唐公子应该不感兴趣吧?看戏,听曲,听评书,那一样不行?我在私塾外面偷听,自己动脑子想,不可以吗?”突然,她话题一转,挑开前面的车帘,喊道:“王武大哥,停车!”

    马车缓缓停下,在唐弈汝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徐锦儿已经轻快地跳下了马车,径直走到街边一个挑着挑子卖甘蔗的人面前,挑了一根甘蔗,付了钱,然后让人全都给她截成了一尺长短的几截,抱在怀里面,转身进了一条巷子。

    唐弈汝一阵无语,探身出来,扇子敲了敲车壁,然后指向徐锦儿离开的方向,问道:“她这是……要干什么?”

    王武看着唐弈汝,轻轻摇了摇头。

    青松目光盯着徐锦儿离开的方向,不停的左瞧右看,过了一会儿,这才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公子,徐姑娘这是去上次我们订货的铺子看货!”

    唐弈汝直盯着青松,眼带愤怒,仿佛在说,你怎么不早说?

    青松摸了摸自己的头,讪笑道:“……公子,我一时忘了……”结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唐弈汝已经越过他,跳下了马车,大步地走进了巷子当中,望着自家公子消失的背影,他慌忙从车辕上跳了下来,赶忙跟上去了。

    进了巷子,小跑进了一户洞开的大门,只见院落当中安放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大家伙,而他家主子正跟徐锦儿并肩站在那里。唐弈汝只是单纯的看,徐锦儿则边看边看旁边的工匠询问两句。

    他便鸟悄站到了唐弈汝的身后。

    徐锦儿轻轻转动了一下那东西的把手,东西轰轰转动,就像是一方巨大的石磨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