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1章 告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而就在这时,庞氏身下一道黑红色的液体蜿蜒而出,在场的许多人都看在了眼里,便有好事的嚷道:“打死人了,出血了!”

    徐锦儿望向庞氏,果然看到她的腰腹下面衣服浸红了一片,其它地方倒还没事。

    就在这个时候,庞氏口中嘤咛一声,“痛,肚子好痛!”

    徐婆子本来还以为媳妇耍赖呢,一个白眼飞过去,“吃那么肥壮,老娘……”可是地上都是血,根本做不得假,到口的大骂戛然而止,就连张大的嘴巴都忘记合上,老天,这是咋的了?

    徐婆子傻了,徐锦儿跟唐弈汝也看不出来庞氏这是怎么了,一旁已有上了年岁的妇人看着情况,不太确定的说道:“大出血……莫不是流产了?”

    庞氏今年三十好几,都快四十的人了,竟然又怀孕了?

    就连徐婆子都是一脸的已惊愕。

    在现代,别说三十多岁,就是四十多岁怀孕生子的都大有人在,徐锦儿之前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经人一提,一想,要不是吗?庞氏刚刚被徐婆子撞的正是肚子,这一摔之下,别的地方都还好,唯有下半身流血不止,可不是流产的节奏,又是什么?

    徐婆子这时也反应了过来,又急又气,想要去把地上的庞氏拉起来,无奈庞氏的块头实在太过庞大,她拉了几拉都没有拉动分毫,想到这肚子里面、自己未出世的孙子,心里面万分后悔,只是无处发作,转头看到不远处的徐锦儿,怒火便洒了过来,“傻站在干什么?你伯娘与小弟弟都这样了,还不快想办法?若是有个万一,看我能饶了谁?”

    徐锦儿:“……”

    人是你带来的,撞也是你自己个撞的,怎么过错偏有成别人的了?

    徐锦儿原本还想要帮忙,听了这话,心里面凉了大半,淡淡地说道:“阿奶,伯娘怎么突然会这样,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若是有个万一,您也不用不饶谁,二伯父与二伯娘难道还敢怪您不成?您可是家里面的镇山太岁呢,便是二伯娘的娘家人来了,这是这样。”

    徐婆子一想到庞氏家里面那些长得跟山一样的男人,心里面一阵阵发寒,看向庞氏的眼神也不善了起来,“你说你,多大的人了,怀了身孕怎么也不早说?”

    庞氏疼的面部抽搐,“娘,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徐婆子一听这话更加来气,心里面已经认定庞氏这是故意隐瞒,“孩子你都生了俩了?你还以为你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不知道,小日子来没来不知道?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想要摆布我们徐家的儿孙,是不是?”

    这又是什么歪理邪说啊?

    徐家的儿孙,还是她庞氏的骨肉?

    她能豁出去自己的孩子跟自己的身子同人赌这个气?

    徐锦儿真不知道徐婆子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一个构造,这么奇葩的思路也是没有谁了,当下便忍不住说道:“阿奶,我看你还是敢快让人去请郎中来吧?大伯二伯现在哪里?是不是也想办法通知一下,让他们尽快回来一趟?还有,二伯娘老这么躺在这儿也不是办法,是不是请父老乡亲们搭把手,先把二伯娘送回家去?”

    徐婆子狠狠地瞪了徐锦儿一眼,怒道:“出什么风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说完,向着周围的人作揖道,“有劳了,有劳了,那位认得郎中的门儿,帮着去请一下?……二郎在村东头儿的田里面,麻烦谁去叫一下……”虽然怒斥了徐锦儿,可是转眼却按着徐锦儿所说,一件不落地做了一遍。

    徐锦儿看着眼前的一幕,真是哭笑不得,等他们把人抬走,打扫了场地,依然感觉有一些不认实感。

    可能是刚才动静闹得太大,声音都传到了院子里面,直到这里,徐锦儿才发现王氏正站在自家院门口,脸色苍白,向着庞氏他们离开的方向望着。

    “阿娘,您怎么出来了?”徐锦儿一边问着,一边走过去搀住她的胳膊。

    “刚才是不是你二伯娘出事儿了?我听到动静,出来看看。”王氏弱弱地说道,“她的家东儿都八岁了吧?”

    可能是因为胖的关系吧,她的子嗣一直不旺,十七岁出嫁,到了二十好几才有了徐蝶,然后又是好几年,三十二岁才有了徐东,没有想到都近四十的人了,又有了身孕。

    徐锦儿看着王氏望着远方,脸上神色变幻不停,心里面不由得暗叹一声,与王氏比起来,庞氏样样不如,可是偏偏她却比王氏过幸福好多倍,也难怪王氏听到庞氏老蚌怀珠的消息会这样神思不属。

    徐锦儿默默叹了一口气,轻声安慰她道:“阿娘,已经叫了郎中,二伯娘不会有事儿的,您别太担心,我就在外面,一有消息,我马上跟您说去。”

    王氏点点头,慢慢走回了院中。

    目送王氏进去,徐锦儿回过头来,唐弈汝的目光便盯了上来,望着她凝视许久,却什么话儿都没有说。

    徐锦儿这才想起来他是去而复返,侧头回看他两眼,只见他神形俊朗,眉眼如画,心里面暗暗嘀咕了一句“浪费”,然后正视他,问道:“唐公子这是有事儿?”

    唐弈汝眼睛弯了弯,然后恢复平静,淡淡地说道:“我要回京了。”

    回京?

    与唐弈汝相处这么久,徐锦儿知道他是从京中而来,但是却几乎下意识地从来没有想过有着一天,他还会离开,此时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惊,脱口而出道:“这么快?”

    唐弈汝再次笑弯了眼睛,折扇一挑她的下巴,戏谑地问道:“小锦儿觉得我走得快了吗?那,要不你留留爷,说不定爷就考虑考虑慢些走?”

    徐锦儿“啪”地一声,拍掉了他的扇子,轻骂道:“要走快走,弄这么一出,恶不恶心?”

    唐弈汝的扇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玉质的扇骨发出清脆的声响,低头再看,扇骨碎裂,短成一截一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