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章 正式拜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这样的。”徐锦儿吞了口唾沫,滋润了一下自己干涩的喉咙,“我家小弟今天五岁,必须要开蒙读书,同时小弟他自己喜欢武功,想要学上一学,很希望有机会能跟各位学习。只是,两边恐怕都不合适。”

    知知堂与镖局势同水火,呆在这里恐怕什么都学不到,那天两边的战火若是燃烧起来,很有可能殃及徐福这条小池鱼。

    “怎么不合适?”

    这一次镜空先生与血阎王几乎是同时答道,见对方说完了,又同时互瞪一眼,冷哼着把头扭向一边儿。

    徐锦儿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轻轻摇了摇头,真心感觉很不合适啊。

    青书小童此时小脸儿都皱成一了团儿,对自己家的先生嫌弃又纠结。

    血阎王那边的那些人显然对自家老大的处境就没有那么感同身受,全都嘻嘻哈哈地聚在门口看热闹。

    血阎王回头瞪他们一眼,像轰苍蝇一般向他们挥了挥手,“滚!”

    门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怕他,又看了一会儿,方才嘻嘻哈哈的散了。

    “要不这样?”血阎王瞟了一眼空了的门口儿,搔了搔后脑,“疯老头儿,咱们打个商量,不过从今以后,我教他武,你教他文,看看他是先成了武状元,还是先中了文状元,谁先把他培养成材,谁就赢,如何?”

    什么?

    他小弟怎么成dǔ jù了?还先中文状元,还是先中武状元?

    你们两个搞搞清楚啊,中一个状元都千难万难了,还中两个?关键的是还两个人竞争,那能后她家小弟还要不要吃饭睡觉了?别到时候上个厕所还有蹲马步并且头悬梁锥刺骨?

    这日子也太悲催了吧?

    即便是有着一日,目标达成,真的双状元荣誉加身,那又如何呢?

    人生的所有美好都错过了,又是何苦呢?

    电光火石之间,徐锦儿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可能,没有等镜空先生回答,便抢着一口拒绝了。

    “丫头,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镜空先生听到几十年的老对手妥协,心里面美滋滋的,正想着要说句什么好好的气他一气呢,冷不丁便听到了徐锦儿的拒绝,惊讶得围着她直转圈儿,“要知道,我们说的可是双料的状元啊,这可是千百年都难得一遇的机会呀。我想要是换了别人,一定是求之不得,你怎么这么快就拒绝了呢?就没有一丁点儿心疼的意思?”

    血阎王没有说话,只是眼巴巴地盯着徐锦儿看,很明显他的意思也是一样,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诱惑呀。

    徐锦儿微微一笑,轻轻搂了搂徐福的小肩膀,“锦儿多谢两位先生的美意了,只是自古以来,只中举的人都在少数,需要十数年的寒窗苦读,何况两位说的是状元,那难度……”说着,她轻轻地摇了摇头,“不亚于上天了。”

    上天啊,那便是痴人说梦一样。

    “小弟今年五岁,人生才刚刚开始,我是想要他争气成材,可是若是因此便要使得他错过人生所有的美好,我想我还有希望他能够平凡一些。”

    徐福仰着头,不解地看着徐锦儿,他听得似懂非懂,但是关键的字还是听到了耳朵里面,拉了拉阿姐的衣角,小声问道:“阿姐,当上文状元和武状元,是不是十分的厉害?”

    “当然厉害了。”镜空先生不遗余力的忽悠,“世上之人,能中一个状元,都是人中龙凤,更何况是两个?小朋友,你是不是考虑考虑?”

    “不考虑!”徐锦儿再次把徐福挡在了身后,冷冰冰地拒绝了他的要求。

    对此,镜空万分不解,想要再次忽悠当事人本人,可是却被徐锦儿守的死死的,使他看都看不到。

    他只得委屈地看向徐锦儿,问道:“为什么?”

    他少年成名,这恐怕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不可理解的事情。

    血阎王也眼巴巴地看了过来,显然也想要知道答案。

    青书的脸上此是全都是看乡巴佬的戏虐,天上掉馅饼,竟然还有人不知道接的,这真是……他也只能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摇头叹气。

    “因为什么?”徐锦儿此时也完全克服了对血阎王的恐惧,转头看向他,问道:“如果我答应,你打算要如何按排小弟的作息?”

    血阎王见徐锦儿先问他,自觉得应该是她对自己比较认可,心头便是一喜,想要努力表现一下,于是费尽脑力地说道:“嗯,若是我成了他的师傅,那么他便要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以后一个月回家一次,一次一日。除了这一日,其它的时候,每天鸡鸣便起,先跟着我活动活筋骨,辰初早饭,上午修习兵器,下午研练拳脚,酉末吃过晚饭之后再学习一个时辰的兵法……”

    徐锦儿面无表情的听完,转头看向镜空先生,问道:“你呢?”

    镜空先生揽须一笑,甚是自信的笑道:“老夫的学生一向是卯时便起,温习昨天所学,上午讲解新课,下午背诵诗书,晚上练字儿描红。”说完一指青书,“老夫的规矩一向如此,京城之中人尽皆知。”

    徐锦儿脸上一片深沉,轻轻点了点头。

    血阎王紧张地看着她,立刻补充道:“如果觉得课量不够,我还可以让手上给他加暗器用毒等手法。”

    镜空先生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青书望着血阎王暗暗感叹,这一回真是下血本了,他这是要干什么?

    不用他们再加上什么,徐锦儿已经听得头皮发麻,心情沉重,哪里还禁得住他们再加?

    “唉——”

    长长的一声叹息,把两个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徐锦儿看向镜空先生,“你一天至少要用八个时辰。”转头又看向血阎王,“你也要八个时辰……”

    “是。”血阎王倒是实诚,直接答是。

    徐锦儿心里面的小人挥舞的拳头,就要冲破胸腔,“我家小弟一天就十二个时辰,那里够你们两个分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