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5章 被设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不能告状……”

    徐锦儿前脚刚一进屋,后脚便听到一个断断续续地声音有气无力地从屋子最里面传来。

    徐婆子一听,眼泪瞬间喷涌而出,箭步如飞地冲了过去,“三儿啊,你身上还伤着,大夫说不能太激动,也不能胡乱动,你躺好啊!”

    这可真是好一颗拳拳关爱之心啊!

    “娘——”徐天伸手去拉徐婆子,只是动作慢了一步,只来得及拉住她一点点儿衣服,就在她本人还没有一丝丝感觉的情况下,那衣角已经挣脱出去,手里面重新变得空空如也。

    “娘,都现在这样了,你还管他干什么?”徐天嘴唇蠕动,没有说出什么来,但是柳氏与他并没有多深的感情,利益当前,她觉得心里面的话儿还是要跟自家婆婆分说分说,“他都要把天捅破两回了,您还管他,上次是有锦儿,这次……三百两银子啊,你算是把咱们全家挨个放到称上称一遍,也不值这个数啊!”

    徐锦儿目光再次在空空如也的室内扫了一圈儿,柳氏说的还真没有夸张,就是把徐婆子再内的所有徐家人全都一堆儿卖了,也未必够得上这个数。

    明知道还不上,可是,为什么赌坊就敢借给他这么多呢?明显的不合理呀!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nèi mù?

    徐婆子听到柳氏的话,扑倒在徐三的身边便是哇哇地放声大哭,边哭还边用力的捶打着徐三身上的破布,声音里面满满地都是绝望,“你爹怎么就不带走你呢啊,若是带走你,今天也不用受这罪了,我们也不用一次次为着你急得火上房了,你怎么就不死了呢?怎么就不死了呢!”

    徐三身上本来就有伤,被徐婆子这么一捶,不知道是不是正好压到了那一处的伤口,疼得叽哇乱叫。

    徐锦儿看着闹成一团儿的娘儿两个,不悦地皱了皱眉头。

    “娘啊娘,你千万……千万别……让那臭丫头告状去……她若是去了,儿子我就死定了,呜呜呜……”徐三叫了一通,吓得徐婆子住了手,只不过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哭得像个泪人儿一般,实在是让人看不过眼儿去。

    徐婆子被徐三哭得心软,安抚他道:“不去,不去,阿娘不让她去。”

    徐三这才放心了一些,尽力地抬起一点儿头,往着屋门口望去,外面的光线明亮,徐锦儿站在那里,倒像是一个剪影儿,不过尽管只是一个剪影,也看得出来她身姿曼妙,曲线玲珑。

    这几个月,徐锦儿手里面渐渐有了钱,吃穿也慢慢地好了起来,人也不像以前那般精瘦腊黄了,看起来越发的出挑儿了。

    徐锦儿只觉得自己仿佛被阴冷了毒蛇盯上了,浑身发寒,抬眼望去,正撞上徐三贪婪的目光,心里面便又是一阵冷笑。

    与徐锦儿的目光一碰,徐三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可怜兮兮地说道:“锦儿,锦儿,你来了?”

    他现在本来就受着伤,再得意装出病弱的样子,很是有几份颤颤巍巍的意思,看得一旁的徐婆子心惊肉跳的,张开双臂像是母鸡护雏一般地守着他,那红肿的眼睛,花白的头发格外的刺眼。

    徐锦儿见徐三与自己说话,嘴角扯出一丝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锦儿啊!”徐三在床上突然翻了一个身儿,跪在那里,抱都痛哭,边哭边打着自己的头,道:“锦儿啊,是爹不好,爹狼心狗肺,铁石心肠,爹不是个东西呀,爹不应该手里面缺钱便打你的主意,把你卖到那种地方啊,锦儿,锦儿,原谅爹吧?锦儿?”

    这又是唱哪出儿啊?

    徐锦儿微微一愣,她可不认为徐三这个时候会幡然醒悟,若是醒悟早应该醒了,根本不会再去赌,还欠下三百两银子的巨款。

    那么,他说这话便是有目的的。

    徐锦儿望着满身血污,狼狈不堪的徐三,那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锦儿,你是不是不原谅爹?”徐三哭了一会儿,见徐锦儿像是呆住了一般,止住了哭,大声问道,很有几份责备的意思。

    这就对了。

    徐锦儿不由得莞尔,淡淡地看向徐三,“阿爹言重了,女儿这条命都是爹给的,别说是把女儿卖了,就是亲手杀死,女儿都没有怨言。”不过,你女儿的命的的确确已经还给你了,现在她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

    徐三一听,心中大喜,笑道:“还有我的锦儿最知书达礼。”

    只是这一笑,又牵连了伤口,疼得又是一阵呲牙咧嘴。

    徐锦儿并不上前,只远远地看着,做出一副关心的神情,轻柔地问道:“爹爹身体还好吧?女儿见爹爹这样,心急如焚。只是女儿大了,这男女有别……”我就不上前照顾你了。

    当然,就算没有男女限制,徐锦儿也不会上前,恶心还恶心不过来呢,怎么可能往前凑,只是占着人家女儿的身体,不得不来罢了。

    相信如果真的徐锦儿泉下有知,也不会希望她对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多好的。

    徐三见徐锦儿不过去,眼底的失望一闪而过,挺起身子还要再说什么,只是似乎体力不支,“哎呦”一声,栽到了床上,砸得床板发出“砰”的巨响,光听着就让人觉得十分的疼。

    徐婆子都要心疼死了,扑在床上,连搂带抱,想要把徐三板正过来,可是却移动不了他分毫,急得满头大汗,一叠声地叫着徐天。

    徐天答应一声,跑了过去,两个人同心协力,这才把徐三翻了过来,重新摆成仰面躺着的姿势。只是这样一番折腾下来,又有不少的伤口裂开,弄得到处都是鲜血淋淋,好不吓人,就连徐婆子与徐天都未能幸免。

    徐三躺在那里,大口地喘了一会儿气儿,伸出手来,依然不死心地叫着徐锦儿的名字。

    徐锦儿眉头皱得更深,装这父女情深,到底闹哪样?

    “锦儿,锦儿,爹爹知道错了啊,锦儿,你一定要救我呀!他们说,若是三天之内还不出钱来,便要了爹爹的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