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6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锦儿眼中冷光频闪,嘴角依然噙着一抹笑,“救你?阿爹,怎么救?那可是三百两!大伯娘都说了,既便是把咱们全家都打包卖了,也还不起!”

    说着,她的眼光打量四周,然后数着手指头,说道:“就这房子,最多卖五两银子,我那么那院子稍稍新一些,也卖不了七两,倒是凤姐姐年轻貌美,若是能卖到什么大户人家做个妾室姨娘什么的话,差不多应该值个几十两,大哥识字,也能多卖些,然后便是蝶妹妹,小东子,燕儿妹妹,再加上我与小娇,小福……零零共共,大约能凑个百把十两,余下的可就不好说了。”

    柳氏听徐锦儿数着手指头,两卖自己的一双儿女,急得一双眼睛通红,大声嚷嚷道:“徐锦儿,你怎么算帐的?他徐三欠了帐,凭什么让我的中儿、凤儿为他还帐?还有没有天理了?”

    徐天听到柳氏的话,急得连连向他打眼色,可是这个时候,柳氏完全已经急晕了头,那里还看得到他的眼色?

    真正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徐锦儿听了柳氏的话,眼底狡黠的笑意更浓,脸上却露出一副震惊,而有无奈的神情,“大伯娘,把全家卖了帮爹爹还帐,不是您刚才亲口说的吗?怎么……”如今却反悔了?

    柳氏只觉得一口气咽着咽喉里面,上也上不来,下也下不去,难受得很。她在心里面衷号,刚才所说,只是举一个例子好不好,不是真的要拿钱出来。

    柳氏被徐锦儿问得脸色发白了几分,心里面万分后悔,自己怎么还没有一个丫头片子有真知灼见呢?早知道,便在徐锦儿当初闹着要分家的时候,也跟着分出去算了。

    当时要是分出去了,至少不会有如今的事儿了。

    徐婆子此刻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怕,她从私心上来说,自然是希望自己得意的小儿子安然无恙,可是想想那么多白花花的银子,她也是肝疼,颤颤微微地从怀里面掏出一个小布包来,一层层打开,里面光芒一闪,使得她忍不住眯了眯眼。

    “这是五两银子,本来想着留作棺材本儿的,到我百年之后再用,今天……”今天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小儿子被赌场的人打,便是看着他身上落下来的那些伤口,便能看得出来,那里面个顶个的凶神恶煞。

    徐天看到这个小布包,眼神闪闪,长叹一声,直接蹲了在徐三的床头。

    柳氏则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叫道:“娘,您把这送终的银子都拿出来花费了,若是……若是……那可怎么办啊?”反正她是没有闲钱葬她。

    徐三看着徐婆子手里面的小小的一块白花花的银子,很想一把抢了过来,再去赌场赌两把,碰碰运气,说不准他就翻身了呢!可是,想到那个人的嘱咐,只得生生把这个心思忍了下来,“娘,那是你的棺材本,快收起来。”

    徐婆子知道自己儿子的德性,其实在掏出来那块银子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被抢走的打算,只是突然却听到小儿子如些贴心的言语,心里面像是三伏天喝了冰水一样神清气爽,老怀堪慰,只是宽慰完,心里面对儿子的处境更加的担心了。

    徐三把手放在嘴上,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道,似是十分的羞涩,话便断断续续的,“其是……也不是……没有办法。嗯……就是,就是……”

    “有办法?”徐婆子眼睛一闪,望看徐三。

    徐天也瞬间被这句话引吸,目光灼灼地望了过去,“什么办法?要大哥做什么?你尽管说!”

    柳氏竖起了耳朵。

    徐锦儿侧头,一种不好的说感觉涌上心头。

    徐三的目光在徐婆子身上扫了扫,贪婪地在她手中的那块银子上面停留几分,然后打向徐天,柳氏,最终落在徐锦儿的身上,“其实这个办法也简单。”

    简单?

    人家堵场岂是会吃亏的主儿?

    “锦儿啊!”他盯着徐锦儿,脸上表现的尽量亲切,只不过这样的神色落在徐锦儿眼中,只觉得无比的假,“赌场的人说了,他们其实也不想要爹爹的命的,不过最终怎么样,还要看你的。”

    “看我?”徐锦儿指向自己的鼻子,“阿爹莫不是说笑吧?我与那赌场的东家非亲非故的,人家为什么要看我的面子啊?再说,我的面子也不值钱啊。”她表示不解,便是心里面却暗暗警惕起来。

    “不,不是。”徐三急道:“他们也不是看你的面子,你一个小毛孩子,有什么面子?”

    “那是为了什么啊?三儿,你快说,别卖关子了啊,想急死娘啊?”徐婆子急切地问道。

    徐三尺疑一下,深深看了徐锦儿一眼,“赌场的掌柜的说,他们东家家的小女儿初学管家理事,想要自己做一个小买卖,相中了锦儿的糖果生意……说是,若是锦儿能把她的糖果配方给他们,他们便把为父的帐一笔勾消了。”

    原来如此啊!

    徐锦儿只觉得悬在心头的石头落了地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同时望向徐三的目光越发的森寒,“你答应他们了?”

    徐三吱吱唔唔半天,终于说了声是,然后又不要脸的补充道:“不过是一张单子,有什么要紧的,你就是告诉他们,你的作坊还不是照作不误,也不会少赚一文钱。”

    徐锦儿听着徐三无知的言论,恨不成仰天长笑。

    这叫做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懂不懂?

    她的糖果之所以卖得好,能嫌钱,全在这里了,他竟然厚脸皮的觉得这东西无关重要,真真是好笑得可以。

    徐三等了一会儿,见徐锦儿没有回答,命令道:“别在这里站着了,这里没有笔墨,你赶快回去,抄一份给我,我好拿了去消我的赌账,不然时间久了,可是要长利钱的。”

    徐婆子一听利钱,也紧张起来,跟着一起催促。

    徐锦儿看向他们,冷笑一声,目光坚定而决绝,斩钉截铁的答道:“配方不可以给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