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4章 又出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庞氏急得不行,见一个小丫头挡在了前面,仗着人高马大,伸手往旁边推去,并且气急地喊道:“好狗不挡道,快给我让开!”

    原本以为她这一下子,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怎么也要飞出几米,就算她运气好,没有飞出几米,也得屁股着地,摔个仰倒吧?

    可是定睛看时,那丫头却像是长在了地上一样,纹丝不动。

    徐锦儿看着庞氏吃惊的脸,似笑非笑,“二伯娘莫不是闻到了我们这里的粥香?绣桔,还不快给二伯娘盛一碗去?”

    庞氏向着吃得正香的众人望去,舔了舔嘴唇,咽了一大口口水,正色道:“快走吧,可顾不上吃了,要出人命了!”

    徐锦儿这时才听清了她说的话,不由得也被唬了一跳,下意识地觉得徐三又欠了赌债,被人追上门儿来,徐婆子这才派了庞氏过来,想明白这些关窍,她也不急了,淡淡地问道:“出人命?出什么人命?是不是阿爹……”

    庞氏“哎呀”一声,绕过绣桔,拉起徐锦儿的手,“快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不光你阿爹,家里面打成一团了。”

    打成一团?

    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想想也是,自从上次徐婆子把庞氏打流产,庞家的人没少来徐家闹腾,明着是来为自家出嫁的姑娘撑腰,暗地里还连偷带骗还不知道弄走了徐家多少东西。

    徐婆子也是被教训的厉害,自此以后虽然对这个二儿媳妇横竖看不顺眼儿,只是却只敢嘴上说说,并不敢动真格的,庞氏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心,光小月子便坐了好几个月。

    今天能让她亲自跑过来叫人,看来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徐锦儿沉思一会儿,把绣桔叫到跟前,附在她的耳朵说了几句,便跟着庞氏火急火燎地往主宅赶。

    还未到地方,远远地便听到了一阵噪杂,徐婆子的叫喊声夹杂在里面,竟然有几份撕心裂肺的味道。

    这不寻常,很不寻常。

    要知道平时徐婆子虽然也喳喳的历害,但是她的哭喊主要以喊为主,哭声几乎可以忽略,而这次完全相反。

    这到底是怎么了?

    徐锦儿凝眉,脚下步子加快。

    只是还没有等她走到主宅门口,大门“砰”地一声巨响,一道身影从里面倒飞了出来,砸在门上,把整扇门砸得摇摇欲坠。

    而那道身影掉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衣衫破烂,上面还沾着大片大片的鲜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庞氏原来跟在徐锦儿旁边,一会儿前,一会儿后,一路上一直嫌弃她的速度慢,恨不能把人扛起来走,看到从门口飞出来的人影,顿时站住了身形,口中发出一声悲伤至极的啸音,下一刻已经化身为鸟,飞冲了过去,那动作,那身形,那里还有一丝一毫笨重的样子。

    徐锦儿狐疑地看向地上,因为隔了一段距离,那人又侧倒在地上,看不到脸,不能确定是不是她的二伯父徐地。

    不过,看庞氏那样子,不是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她与她的这个二伯父相处的机会并不多,在徐锦儿的印象当中,这个人圆滑、世故、善于拍马,对比自己身份高的人堪至有一些卑躬屈膝。

    这样一个人,应该没有机会把那个实力强横的人得罪的如此吧?

    会是什么事呢?

    庞氏庞大的身躯扑了过去,抱着徐地哭了一通,把人打横抱了起来,脸上依然是泪眼婆娑的样子。

    这个时候,徐锦儿突然生觉得她的亲二叔,一向高大威猛的汉子有一些小鸟依人。

    这是什么鬼感觉?

    她忍不住抚额,快到走到了庞氏跟看,借着她的手,看了徐地一眼。见对方虽然气息弱了一些,身上带着不少的伤,但总体来说还好,没有生命危险,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刚想要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院子里面一道陌生而有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

    “东家,徐三的女儿来了!”

    徐锦儿闻声向院内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华丽的中年男人翘着二郎腿儿,大模大样的坐在院子当中,他的四周到处都是被围殴的徐家人,就连女人和孩子似乎都没有得到稍微宽松一点儿的待遇。

    一个管事儿模样的人弯腰站在他的身侧,此刻正指着她,想来刚才那尖锐的声音便是出自他之口了。

    “住手!”光天化日之下,强闯发宅也就算了,还把主人家这个凌虐,实在是过分了。

    徐锦儿只觉得自己的三观瞬间被人颠覆,气血“嗡嗡”地直冲脑门儿,当时便向着门里迈了一步,大声叫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听到徐锦儿的声音,徐婆子的哭声更大,简直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

    同时,猛地一挣,摆脱了身边人的牵制,以猛虎下山之势向着门口冲来,“你这死丫头,怎么这么时候才来!怎么这个时候才来!”

    徐锦儿瞪大了眼睛,看着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向自己的徐婆子,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如何反应。

    她以这个速度,这么直直的冲过来,她根本就来不及躲,而且如果不躲的话,说不定她也要跟刚才的徐地一样真接被撞飞出去。

    天鲁勒!

    她可没有徐地身子那么结实,抗摔抗打了,如果被这么直接撞上,她感保证,骨折都是轻的,不在床上躺半年,估计都不下了床!

    徐锦儿欲哭无泪。

    说时迟,那时快。

    电光火石间,就在徐婆子与徐锦儿之间只有三步之遥的时候,只见她一步迈出,狠狠地踩在了她那条血迹斑斑、破烂不堪的裙子上,身体一个不稳,整个人像是栽葱一般,插了在地上。

    徐锦儿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整个都不够使了,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戏剧性的一幕,好半天都没有想起来要把徐婆子从地上扶起来。

    而徐婆子本人这一摔显然是出乎意料的重,整个人都懵了,脸抢着地,好半天也没有想起来还要爬起来,便一直以这样一个屁股朝天的姿势撅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