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5章 十指连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院子里面过来闹事儿的人显然也被这一幕惊到了,原本抓着徐婆子的两个人像是石化一样,呆呆地看着她,直到旁边的管事儿一脚踢过去,这才反应过来。

    双双回过神来,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把徐婆子从地上捞了起来,徐锦儿不远处的地上只余下一地的血。

    这一下摔得特别重,又是以脸着地,恐怕鼻骨都要摔断了吧?

    徐锦儿不敢去看徐婆子脸,只觉得想想便疼得慌。

    “你可认得此人?”这是一道冷冽傲慢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在院子中间响起。

    徐锦儿闻声望了过去,只见说话的中年人生得黑瘦,一身华丽锦袍又宽又大,像是挂在身上一般,再配上他此时的神情,莫名地让人觉得喜感。

    他说的人此刻正五体投地被四个大汉按在地上,脸侧贴在地上,上面尽是灰尘,如果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一些细密的汗珠儿。

    寒冬腊月的,竟然能出汗,可见此人现在有多害怕。

    徐锦儿在他的脸上看了一眼,然后向下一扫,几乎是又被吓了一跳。

    按说刚刚经历了徐婆子一事,她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被吓到才是,可是事实却正好相反。

    她不但吓到了,而且胃里面胃液翻涌,几欲呕吐出来。

    “你们……你们……”

    他们这是干了什么呀?

    刚刚她还说徐三的胆子小,大冬天的也能被吓出汗来,原来她错了,那汗根本不是被吓出来的,而是疼的。

    她看到了什么?

    十指连心啊!

    而此刻,徐三的十根手指头竟然被人活生生全都齐根切了下来,并且一根根在他的眼前码放整齐,根部连起来,便是一根比尺子画还要直的线。

    而他的双臂被按在地上,手上的十个伤口同时鲜血喷涌,染红了好大一片的土地。

    “小丫头,好好看看眼前这个人,你可认的?”而对面,椅子中的人脸上古井无波,声语中还带着一丝慵懒,“刚才我还说,若是能还得出钱的人再不来,就让人一盆水泼醒徐三这厮……”

    “啊!啊!啊——”徐婆子不等人把话说完,疯了一样大喊大叫起来,一边喊叫,一边哭泣,“你们不是人,呜呜呜——”只是她刚才摔伤了脸,连带着嘴上都是伤,声音含混不清。

    椅中人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冷声喝道:“把她的嘴给我堵上。”

    呵斥完属下,转向徐锦儿,“我刚才正打算跟徐三玩一个游戏呢!我们打赌你多久能来,若是你一刻钟之内不来,他便吞下自己的一个手指,两刻钟不来,就再吞一根,直到十根手指全都吞完。我想那个时候,也许我们便要把他的十根脚指头也取过来,当做赌注了。”

    所以徐三也可能是被这话吓晕的。

    徐锦儿听着他风淡云轻的话,胃里面又是一阵气血翻涌,差点儿一口气没有忍住,直接把刚吃的饭吐了出来,不过脸色却是苍白到了极点儿。

    徐婆子的嘴被堵上,此刻只能呜呜咽咽地哭,纵使她的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一般,对整个形式也是无济于事。

    徐家的其他们全都吓傻了,一个个呆呆地只知道落泪,却不敢哭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庞氏抱着徐地,心疼的无经复加,一双眼睛含泪粘在了他的身上,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好过一些一样。

    徐锦儿强逼着自己深吸了几口气,目光略过地上的鲜血淋淋,直盯在那个人黑瘦的脸上,“现在我来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才会放过他们。”

    “哟哟哟,终于来了一个能说话的人。”椅中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徐锦儿,口中啧啧称奇,好像徐家这一大家子人都是疯子,终于来了一个脑子稍微正常,可以对话的人。

    徐锦儿心里面冷笑连连,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可是形势比人强,她又能如何呢?

    除了乖乖低头,任人宰割,还有别的办法吗?

    “贵人想要说什么话儿,如今我已经站在这儿了,请说吧?”徐锦儿脸色再次苍白了几分,开口问道,气势上却丝毫不输。大约输人不输阵就是这个道理吧?

    那人在椅子把手上连拍三下,扶手应声,节节断裂,“徐三儿你是亲爹,你认吧?”

    他问着,不等徐锦儿回答,自己倒兀自笑了起来,笑得不能自已,“哦哦哦,前一段时间你还帮他还过赌债,这个身份当然还是认的。如今,他又跑到我们赌坊云赌,整整输了两个五百两的白银。”

    说话间,只见他从怀里面掏出一沓纸来,一张张数着,“这一共是……二、三、四、五、六、七张借条,全都按着他的手印,三百到五百两金额不等。当时言明了十天收帐,如今恰好是第十天了。”

    “徐三儿,你说是不是?”

    徐三儿此刻正处于昏迷状态,如何能应他?

    他的脸上显出一丝焦灼,抬脚轻轻踢了踢徐三俯在地上的人。

    那颗人头左右的摇晃了摇晃,又恢复了原状,只是人依然没有醒,也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gǒu niáng yǎng de!”那人气恼地离了椅子,眼神冰冷,带着一丝戏虐,“不说话是吧,不说话老子一脚踢暴了你的头。”

    说话间作势便加抬脚。

    “不……呜呜呜——”徐婆子被人抓住的身子剧烈地扭动,挣扎着想要扑上前去,只是无奈一切都是徒劳。

    “慢。”徐锦儿看了一眼刚才被他拍断的椅子扶手,心跟着突突直跳。

    对方显然是一个练家子,而且武功极高,力气极大,这一脚如果下去,后果不堪想像。

    那人停下脚,漫不经心地瞟了徐锦儿一眼,“既然姑娘求情,这一次便算了,我这人最是怜香惜玉了。”

    徐锦儿悄悄看了看被压着跪在地上,满身狼狈的徐凤儿姐妹三个,心中暗暗诽谤。

    这样都算是怜香惜玉,那唐弈汝那样的算是什么?

    “贵人事多,今日到我们徐家来,定然是有事要说,咱们不如开门见山的说话,如何?”徐锦儿略微思量了一个措辞,提意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