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1章 六皇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锦儿退到一旁,六皇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直行一段,突然转过头过,问道:“小唐子在哪个院子?”

    在哪个院子啊?

    徐锦儿眨巴眨巴眼睛,她这几天大部分时候都守在唐弈汝的身旁,出来的少,还真没有注意那一座院子叫什么名儿,更何况,院子而已,取什么名字?

    她两辈子也都没有当过什么了不得的富人,不理解其中的作用。

    绣桔见徐锦儿发愣,在她身后轻声提醒,“落梅……”

    徐锦儿恍然大悟,笑道:“唐公子在落梅院呢。”

    六皇子听到此言,欲笑不笑,神情古怪地看了徐锦儿一眼,转身抬脚往别院的院落深处行去。

    此时天气正冷,别院不少地方都栽种了各个品种的梅树,倒是一点儿都不觉得枯燥乏味。

    六皇子大步走了一段儿,回头,见徐锦儿正拎了裙子一路小跑地跟着,即便是这样,与他中间也隔了不短的一段距离,丫鬟生怕她滑倒了,一路虚扶着她。

    “穿不习惯裙子?”

    徐锦儿早已经跑得气喘吁吁,心里面暗怪这个六皇子急切,冷不丁被人这么一问,想都没有想,直接答道:“这裙子太长了,走路绊脚,还是我们乡下的短打利落……”

    只是话都说出口了,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可是一个皇子,天皇贵胄,应该是不能理解她的无奈,于是纵了纵肩,坐着自我解嘲,“这衣服,平时倒不觉得有什么,就是不能着急,一着急就觉得麻烦了。”

    不过,这样说好像也不对。

    徐锦儿眼谗地看向六皇子,人家的衣裳虽是男装,却并不比自己的简便多少,可是瞧瞧人家,一路走来,龙行虎步,高贵不可方物,完美的展现出了衣服的华贵,比那t型台上的模特儿也不差多少。

    再瞧瞧自己……

    简直惨不忍睹,只走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头发也松了,衣衫也乱了,还有双手紧紧抓起的裙摆造行,算怎么回事儿?

    一遇到六皇子的眼神儿,徐锦儿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慌乱地放下手里面的裙子,低着头,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小小的鼻头上面,满满的都是汗珠儿,晶莹剔透。

    她的无措全都满在了前面六皇子的眼中。

    六皇子身旁的侍从一个个神态恭敬,眼底的神色却各不相同,有的像是看土包子一般,满眼的嘲讽,有的却微微摇头,对徐锦儿抱以深切的同情,但却都统一地认为,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姑娘要倒霉了。

    要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做为唯一一个身上宫外的皇子,他明着不敢露面儿,可是暗中可是联络了不少的人户,可是想要重新夺回京城的控制权,谈何容易?

    反正他们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原本想着,正好镇国将军府的继承人也在京外,这下好了,他们一个有皇子的身份,一个在军中有威望,这一联合起来,大事可成。

    却没有想到,一连送了许多回的贴子,都入泥牛入了大海。

    今天,六皇子本人不畏危险都亲自来了,唐大公了竟然依旧摆着架子不见,还弄出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人来应付?

    每一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被这雷霆一怒波及,同时又一个个不由自主地望向徐锦儿这个倒霉催的,含着一丝幸灾乐祸之心,期盼着六皇子的震怒。

    徐锦儿也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诡异弈化,不安了动了动脚,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前面不远处的六皇子。

    像,还真像。

    不过应该不是。

    她果断地摇头,那个人姓白,姓白,并在心里面不断强调。

    六皇子站了一会儿,突然抬起手来,向徐锦儿招了招,柔声道:“过来。”

    六皇子身边的内待心想,来了,来了,六皇子越是生气,便会越平静。

    徐锦儿依然,一步步挪了过去,慢如乌龟。

    现在知道害怕了?走这么慢,晚了。那些内待继续在心里面吐嘈,同时想像着徐锦儿会得到怎样的惩罚,会不会血溅当场。

    但是让人掉眼睛的一幕发生了,六皇子显然是有些等不急了,上前两步,走到徐锦儿的身旁,笑道:“叫你过来,慢吞吞的,又不是属蜗牛的。”说着,顺手掏出手帕,帮着姑娘把鼻尖上的汗,小心的擦去,模样温柔。

    六皇子身旁的侍从集体瞪眼儿,这是打算擦洗干净再处罚吗?

    徐锦儿也被六皇子这么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加忙抢过他手中的手帕,胡乱地在自己的脸上擦,“怎么敢劳动六皇子呢,民女自己来就行,自己来就行。”

    侍从:难道是手帕上有什么药?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等一会儿药效发作就知道历害了!

    然后,一分钟过去了。

    没事。

    两分钟过去了。

    那个人依然俏然站立。

    一刻钟过去了……

    落梅院里面,唐弈汝腾了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六皇子来了,竟然在外面公然挑戏本公子的未婚妻?”

    黑衣人跪在地上,几乎要把头埋进地里:你也没有告诉人家,那是你的未婚妻啊?再说,那样的一个女子,竟然让你们这么两个人中龙凤争成这样?值得吗?

    唐弈汝没有得到回答,心口之中气血翻腾,起身下床,穿着一身的中衣便要往外跑,却被一旁的黑衣人拉住了。

    就在这时,院子里面脚步声悉悉索索,有婢女笑着行礼,一边挑起帘子,一边习惯性的传话:“六皇子到,徐姑娘到。”

    唐弈汝神色微愣,想了一想,转身躺回床上,闭目装睡。

    黑衣人看到唐弈汝的反应,神色一怔,显然这个时候再想从窗子出去,已经不可能了,他想都未想,翻身飞到屋子当中的横梁之上,与里面的黑暗融为一体。

    就在黑衣人消失的瞬间,六皇子已经当先一脚,踏入门内。

    徐锦儿做为主人,落后一步,陪在后面,而六皇子的随从以及绣桔等全都自发的留在了外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