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女种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章 重立太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娇,你这是怎么了?”徐锦儿出声寻问,一个不小心,声音都在颤抖。

    徐娇对着徐锦儿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声音哑涩,“阿姐,阿娘,小娇没有丢徐家的脸!”

    王氏听完,已经笑中带泪,快步越过徐锦儿,走到床边,弯腰跟躺在那儿的小女儿说道:“什么丢脸不丢脸的?你真安全的回来,阿娘已经是阿弥陀佛了。快别胡思乱想,好好睡一觉,一切有我跟你阿姐呢!”

    说完,征求地看向徐锦儿,“锦儿,你说是不是?”

    徐锦儿看着徐娇头上的伤,满满的都是心疼,当初她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便是这副样子,试问一个花骨朵儿一般的小姑娘,如果不是遇上了什么万不得已的事情,谁会往这件绝路上走啊?

    再说,谁又天生就是木头脑壳,这么撞,不疼吗?

    “这身上的伤可有让人看过?”这句是问香菱的,小丫头自从她们进来,行过礼之后,便站在一旁抹眼泪儿,哭得好不可怜。

    闻听徐锦儿询问,忙摇了摇头,可能是怕表达不清楚,后又补充道:“娇儿姑娘说之前有女医看过,不碍事儿,可是奴婢瞧着伤得严重。咱们是不是再找些个老成持重的好大夫瞧瞧啊!”

    “不然,若是以后落了疤,这姑娘家家的……”可怎么办啊?

    徐锦儿重重地点了点头,“是得找人好好瞧瞧。”说着,抬脚往外走。

    王氏叫住她,问道:“锦儿,你这是去哪里?”

    徐锦儿头也不回地答道:“我去考大夫去!总得找一个靠谱的吧!”

    到了院中,看到徐三坐在竹篱旁,一副悠然自得,恨得牙根痒痒。她自己那会儿,因着她的灵魂已经不是原本那个,对这个人根本没有什么感情,所以他怎么样,自然也与自己无关。

    可是徐娇不同。

    女儿失踪,伤成这样被人送回来,当爹的竟然还能这样悠闲自得的晒着太阳……徐锦儿恨不得把他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颜色。

    转头看到巡逻过来的一队侍卫,向他们招招手儿。

    立刻有一个人从队伍当中分列了出来,小跑到徐锦儿跟前,面上带笑地问道:“徐姑娘,您这是有什么吩咐?”

    此刻徐锦儿正是唐弈汝跟前的红人,唐弈汝至今晕迷不醒,留下话来,一切听她做主,整个唐府的人,有机会还不都赶着巴结她?

    徐锦儿温和的一笑,指了指正安然享受着惬意时光的徐三,轻声说道:“侍卫大哥,你看啊,那个是我爹,他之前大病了一场,如虽然是好了,便我看着底子依然是很虚。不知道诸位大哥什么时候操练,到时候带上他一个,也不用搞什么特殊,你们怎样,他便怎么就行。”

    说着,徐锦儿又从荷包里面掏出一块大约二三两的碎银子,直接塞到了那个人的手中,再次笑道:“这些银子你们大哥拿去喝酒,就算是你们平时照料我的爹的辛苦钱了。”

    那个侍卫拿着银子,憨厚地挠挠头,有些不明白徐锦儿的意思,傻呆呆地看着她,还不时地看徐三一眼。

    在他的眼里,徐三真是太弱了,别说跟他们一样的强度训练,就是他们平时所做的十分之一都能把他累趴下。

    可是,徐姑娘竟然让他们带着徐三一起操练,而且还他们做什么,她爹就做什么,那怎么能够?

    徐锦儿笑眯眯的拍了拍那侍卫的肩膀,笑道:“反正,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回去跟兄弟们商量一下,回头拿个章程给我。”

    徐锦儿转眼之间便定下了黑徐三的计划,可怜徐三依然沉浸在美好的梦境当中不可自拔。在他看来,这儿吃得好,穿得好,不用下地干活,不用听老娘唠叨,真是好得不行,如果能三不五时的赌上一把,那就是给个神仙也不换了。

    徐锦儿安排好这边,一路小跑回到了落梅院,院子里面一片安静祥和,下人们依然安安静静、整整齐齐的站在院子里面。

    见到徐锦儿回来,绣桔率先迎了过来。

    徐锦儿冲她摆了摆手,直接冲向旁边大夫们聚集的厢房。

    最终她选了一个看上去六十多岁,须发皆白,鹤发童颜的老大夫,最主要的是,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十五六岁正值妙龄的花季少女,具说是老者的孙女,有个女医在,给徐娇看病再合适不过。

    出了门,让绣桔带着人先过去,徐锦儿忍不住正房里面看,实在是好奇,里面两个男人现在正在做什么。

    脑子中许多shǎo ér bù yí的画面闪过,徐锦儿故作镇定地轻咳一起,迈步走向正房。

    一进入房门,外面的视线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她迅速猫起了腰,脚尖点地,顺着墙根,轻轻地往里面挪。

    六皇子独自一人坐在床前,背对着她的方向,看不清楚神情。

    床上静悄悄的,显然某人还在沉睡。

    原来两个人就一直这样对坐着啊?徐锦儿顿觉无趣,错了错嘴角,又如猫儿一般退了出去。

    只是,在她走后不久,唐弈汝突然坐了起来,对着六皇子灿然一笑,然后咧嘴问道:“说吧,你堂堂一个皇子,就这么赖在臣子的房中,到底想要干什么?”然后又补充一句威胁,“小心我告你一个图谋不轨!”

    六皇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唐弈汝一会儿,也跟着笑了起来,赞道:“好个姿容无双的小公子,怪不得盛传,不光京中贵女对你情有独钟,就连那些有名的浪荡子对你都是青眼有加!这样的盖世风姿,确实值得冒险一求,金屋藏娇啊!”

    唐弈汝最恨就是别人把他当做小白脸儿看了,若不是这样,也不能明明答应了某个人不暴露功武,依然还发了狠的练功,他想的便是一旦过了那个期限,他也能好好的扬眉吐气一番。

    今天被人当着面儿这个的奚落,唐弈汝额角青筋暴起,隐去脸上的笑意,怒道:“别以为你是皇子,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